社交媒體為什麼會讓人上癮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社交媒體為什麼會讓人上癮

為什麼我們總是忍不住刷社交媒體?Facebook前高管肖恩•派克(Sean Parker)表示,社交網路的建立不是為了讓我們更加親密無間,而是為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衛報》(The Guardian)深度分析了社交媒體的上癮機制,微信公眾號“科研圈”翻譯了這篇文章。

去年11月,派克在費城的一場活動上表示,社交媒體關注的核心問題是:“我們怎麼樣才能盡可能多地佔用你的時間和注意力?”為了達到這一目的,社交媒體的架構師利用了“人類心理的弱點”。每當你給一篇文章或照片點贊或留言時,派克說,“這就是我們給你做的輕度多巴胺‘注射’”。Facebook 這家互聯網巨頭,就建立在這個機制上。

多巴胺是我們大腦中獎勵系統的一部分。如果人得到了獎勵,就能使行為成為一種習慣;如果沒有得到獎勵,行為就會做出相應調整。比如說,如果你把洗碗的海綿看成美味的蛋糕,上去咬了一口,發現這不是蛋糕,下次就不會再咬了。從吃不吃零食這樣的小事,到滿足賭博的想法,多巴胺激勵我們採取行動來滿足需求和欲望。

上癮也是一樣。每一種上癮的藥物,從尼古丁到酒精,都會對多巴胺系統產生影響,因為這些藥物會促使多巴胺的釋放比平常多很多倍。這些藥物的使用超出了獎賞回路和前額葉皮質之間神經環路的限度,這讓人們對多巴胺的刺激越來越麻木。癮君子使用毒品越多,就越難戒掉。

然而,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多巴胺的特質被一些科技公司利用作為“誘導技術”,後果就不那麼愉快了。2017年,《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寫了一篇名為《科技有多邪惡》的文章,他表示:“科技公司明白,是什麼原因導致大腦中的多巴胺激增,因此,他們在自己的產品上使用‘誘導技術’,誘騙我們入局並創造‘強制迴圈’。”

“誘導技術”的發明是基於美國心理學家斯金納的研究成果。斯金納通過研究發現,強化老鼠習得行為的最佳方式是隨機安排獎勵。布魯克斯說,大多數社交媒體平臺都會創建一些不規則發放的獎勵,這是老虎機製造商慣用的手段。“誘導技術”也是臉書、微信等社交媒體成功的秘訣。我們像得了強迫症一樣頻繁刷新網頁,忍不住隔幾分鐘查看一下朋友圈,就是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收到來自他人的評論和點贊。

雖然人們對多巴胺系統改變行為習慣的能力已經耳熟能詳了,但是“誘導技術”對行為的影響才剛剛進入公眾的視野。不只是社交媒體,這項技術的運用比我們想像中更普遍。舉例來說,一個跑步的應用程式,這個系統只負責給出鼓勵,比如一個拉花禮炮以隨機的時間間隔出現,但並不是每次使用者跑完全程都能拿到。這種行銷方式看起來很荒謬,畢竟老虎機的隨機獎勵是實實在在的錢,而這種程式的隨機獎勵是虛擬鼓勵。但是研究人員表示,目前這項技術在跑步類軟體上已經看到了顯著的積極成果,如果廠家能合理利用這個方法,會發現使用者跑步的頻率平均提高了 30% 。

發現多巴胺和獎賞相關的科學家舒爾茨說,癮君子之所以上癮,是因為那些不自然的獎勵不會被大腦過濾,而是直接進入大腦,過度刺激,從而導致成癮。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人就喪失了意志力,因為進化並沒有使我們的大腦對這些藥物做好準備。

對於現在“誘導技術”的應用,舒爾茨有一定的擔憂,他表示,現在我們正在濫用這種有用而且必要的信號系統。如果一個軟體不斷訓練人們釋放多巴胺的行為,有可能會導致人們再也無法離開這個系統。雖然我們有能力做到這點,但我們不應該這樣做。舒爾茨強調,他沒有指責科技公司在做壞事,這些公司可能會對這個社會有所幫助,但他對此持保留態度。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它撐起了市值千億的互聯網帝國,也可能摧毀你的正常生活》,見於微信公眾號“科研圈”。

 

 

馬斯克:人工智慧比核武器更危險

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一直以來都對人工智慧持悲觀態度。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奧斯丁舉行的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音樂節上,馬斯克再次談到了他對人工智慧的擔憂:“我覺得人工智慧的危險要遠大於核武器的危險。請再次記住我的話,AI要比這危險得多。”

馬斯克表示,他對最前沿的AI技術很瞭解,AI的能力已經遠超人們的想像,並且在以指數增長的速度進化。他拿自動駕駛舉例說,特斯拉第一代自動駕駛的測試顯示,自動駕駛將高速路上車禍率降低了45%。而特斯拉目前正在測試的第二代產品,性能上要比一代至少提高兩到三倍。馬斯克說,自己看到了人工智慧的驚人進步,所以他才認為我們要確保這些超級智慧可以跟人類和諧共存。這也是人類面臨的最大威脅。

馬斯克認為有必要建立一個針對人工智慧的監管機構,來確保AI技術能夠安全發展。他表示,“短期內,狹義的AI並不存在極大的威脅,最多就是造成人們的失業,這還沒到新物種的概念。而超級數字智慧是另一種生物,如果人類認為發展這類超級人工智慧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是未來的發展方向,那我們一定要非常非常小心。”

除了人工智慧問題,馬斯克還談到了他關心的其他問題,比如,讓人類可以去其他星球生存。馬斯克認為,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兩次世界大戰,在很久以後的未來,很有可能爆發第三次。所以我們要確保在其他星球上留下足夠的人類文明,比如火星就是個合適的選擇,因為火星離地球足夠遠,可以避免這些災難。“我們需要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之前,把人類文明的種子送出去。”

馬斯克也談了他看待世界的角度,那就是很少從商業回報的角度看問題,只看當前人類生活急需改變的那些問題。他說,如果從風險評估和經濟回報角度看的話,SpaceX和特斯拉會是最差的項目。

 

 

方法:如何走出社交舒適圈

現代社會學家已經多次證明:比起親密的小圈子,相對薄弱的社會關係更能幫助你的事業發展。那麼如何走出社交舒適圈,讓社交弱連接幫助自己成長呢?牛津大學經濟學教授蒂姆·哈福德(Tim Harford)在《混亂:如何成為失控時代的掌控者》一書中提出了三個方法。

第一個方法,創造不得不走出舒適區的環境。心理學家伯尼斯·艾杜生(Bernice Eiduson)針對40位處於職業生涯發展期的科學家做了一項研究,發現頂尖的科學家總是在不斷改變自己的課題,那些最先發表出100篇論文的學者平均換了43次課題。哈福德認為,優秀的科學家會通過進入全新的領域和不同的學者合作打開思路,我們也可以創造一些環境逼迫自己融入新的社交圈:報一個興趣學習班,報名和陌生人一起進行娛樂活動,甚至去一個陌生的城市旅遊,主動結識另一個圈子裡的人。

第二個方法,重視不同圈子間的“超級連絡人”。社會學家曾對十萬多名遊戲行業從業者進行過長達30年的跟蹤研究,發現取得巨大成功的開發團隊通常是由數個鬆散的小團隊組成的。每一個團隊的創作理念也不同,所以產生不同意見時誰都不會輕易妥協,這時就需要一些“超級連絡人”游走於小團隊之間,這些人往往是所有團隊的“自己人”,他們能夠增強團隊凝聚力、建立彼此的信任。因此,想要進入更多的小圈子,最好的辦法就是多結識一些“超級連絡人”,通過他們建立更為廣泛的社交聯繫。

第三個方法,堅信走出圈子會促成更好的結果。20世紀90年代美國股市一片繁榮,很多股民開始抱團分析股票,一起投資賺錢。不過研究發現,由朋友組成的俱樂部往往會做出更糟糕的投資決定。這些俱樂部的成員為了維護友誼會避開爭議和矛盾,而成員關係更疏遠的俱樂部就能及時否決糟糕的投資方案。因此,必須堅信強迫自己走出舒適區是能帶來積極結果的,過於看重“團隊和諧”的結果往往就是一事無成,在面對社交壓力時,要勇於從圈子外獲取新的視角,用新的知識去解決自己面臨的問題。

以上就是哈福德關於走出社交舒適圈的三個建議:創造環境,重視“超級連絡人”,以及堅信走出圈子會促成積極的結果。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