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Uber新CEO上任後都做了什麼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商業:Uber新CEO上任後都做了什麼

從2017年8月底到現在,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擔任Uber首席執行官(CEO)已經7個多月了。他取得了哪些成果?《紐約客》雜誌詳實記錄了科斯羅薩西加入Uber之後的情況,36氪編譯了這篇報導。

去年夏天,一群投資者把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 Travis Kalanick )從首席執行官的位置上趕了下來。8月,科斯羅薩西成為Uber新任首席執行官,這也意味著他接管了矽谷最成功而且醜聞最嚴重的公司。卡蘭尼克讓Uber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在他的領導下,Uber也獲得了可怕的名聲。目前,Uber正在接受來自五個不同方面的聯邦調查,還面臨著多起民事訴訟,涉及性別歧視、司機投訴,以及公司對2016年出現的大規模資料洩露事件的隱瞞。

科斯羅薩西之所以被Uber董事會選中,部分原因在於他的個性:和藹可親、沒有威脅、擅長發表讓投資者感到放心的企業言論。Uber董事會希望科斯羅薩西能夠修復公司的形象。上任之後,科斯羅薩西主要做了以下4件事。

首先,作為首席執行官,科斯羅薩西做的第一個決定,就是為Uber創建新的文化價值觀。這些價值觀,是他徵求員工意見的結果。Uber之前常用的一個詞是“fierce”,代表狂熱和猛烈。Uber也確實是這麼做的,在過去的八年裡迅速擴張。現在新價值觀第4條寫著:“我們做正確的事。”科斯羅薩西宣佈,2018年公司將集中精力改善司機和乘客的安全。為此,他聘請了經驗豐富的高管,包括前司法部官員、百事可樂首席法律官托尼·韋斯特( Tony West )。

第二,由於之前Uber醜聞纏身,上任後,科斯羅薩西不得不做很多道歉。去年9月,他向倫敦公開道歉,倫敦發現該公司“不適合”經營計程車服務後,拒絕續簽牌照。去年11月,他向公眾道歉,因為他透露 Uber 沒有披露2016年的駭客行為,這使5700萬乘客和司機的個人資訊受到了損害。

第三,科斯羅薩西在試圖推動Uber上市。3月下旬,Uber同意將其在東南亞的業務出售給當地的競爭對手Grab,以便為Uber其他部門騰出資源。這個消息在公司的某些角落並不受歡迎,員工擔心科斯羅薩西可能缺乏實現Uber雄心所需要的動力。如果科斯羅薩西達到預期目標,包括推動Uber在2019年以1200億美元的估值上市,他將獲得1.2億美元的收入。一位Uber前員工表示,科斯羅薩西的績效指標包括解決董事會問題、通過IPO獲取資金、為投資者帶來流動性以及發展公司;這聽起來已經很艱難了,但如果是卡蘭尼克,他會說:“讓我們打造一個市值5000億美元的公司,讓我們改變人們的飲食習慣,讓我們改變人們的出行方式。”這些聽起來很像,但是完全不一樣。

第四,科斯羅薩西保留了Uber自動駕駛項目。Uber的自動駕駛專案耗資數十億美元,科斯羅薩西原本考慮關閉這個項目,最後決定把它繼續下去。在Uber的長期計畫中,司機的作用將會被減少,這樣一來,相應的成本和複雜性將會大大降低,因此自動駕駛項目非常重要。Uber原本計畫在今年年底提供無人駕駛汽車服務,然而3月19日,亞利桑那發生的測試車撞死行人事故,讓Uber整個自動駕駛汽車試點計畫被擱置。

自從加入Uber以來,科斯羅薩西一直扮演著奉承者、外交官、談判者和推銷員的角色。目前,科斯羅薩西面臨的挑戰是,在不犧牲Uber最初取得成功的特性的前提下,將這個笨重、雄心勃勃的公司轉變為一個更傳統的公司。然而一位前Uber高管指出,經過8年的發展,Facebook已經殺死了大多數其他的社交媒體,穀歌已經在網路搜索方面建立了近乎壟斷的地位,可是,Uber在推出8年後還沒贏。

這位前高管憂心忡忡地表示,Uber處在一個競爭激烈的行業,現在還不是改變文化的時候,而是應該繼續進行侵略。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紐約客〉長文:Uber 新 CEO 正在肅清卡拉尼克“餘毒”》,見於36氪網站。

 

彈性:動盪時代裡的靈活思維

列納德·蒙洛迪諾(Leonard Mlodinow)是美國著名的理論物理學家,《時間簡史》普及版和科學著作《大設計》,就是他和霍金一起完成的。得到訂閱專欄“馬徐駿·世界名刊速讀”介紹了蒙洛迪諾在《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寫的一篇文章,叫《動盪時代裡的彈性思維》,這也是他的新書《彈性:動盪時代裡的靈活思維》(ELASTIC: Flexible Thinking in a Time of Chang)裡的內容。蒙洛迪諾認為,想要跟上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需要培養一點兒彈性思維。

彈性思維的意思是說,不要被傳統的思維框架限制住,要跳出來看問題。文章舉了大衛·沃勒斯坦的例子。沃勒斯坦在20世紀60年代為一家連鎖電影院工作,當時電影的收入主要不是靠票房,而是靠賣爆米花和可樂。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增加爆米花和可樂的銷量。最開始,沃勒斯坦用的都是一些很常規的方法,買一送一、提供優惠券等,但都沒什麼效果。後來他靈光一現,覺得是不是人們想吃更多的爆米花,但是不好意思買兩袋,因為這樣顯得自己特別貪吃。貪吃是西方文化的禁忌,是七宗罪之一。最後,沃勒斯坦想了個辦法,提供大桶裝的爆米花,結果爆米花銷量暴增,可樂的銷量也上去了,吃得多,自然喝得也多了。

想要培養彈性思維,可以用下面兩個方法。

第一個方法是放空。文章說,我們的大腦有兩種思維狀態,一種負責集中注意力,處在這個狀態下的大腦模式叫執行網路,比如你在聽得到的音訊內容時,用的就是執行網路,但是這個執行網路只能説明你完成任務,不能讓你產生創意。還有一種叫預設網路,這時候大腦處於放空的狀態,幫我們理解學過的內容,產生創意和新想法。

放空能培養彈性思維,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蒙洛迪諾說,他和霍金合作交流的時候,霍金因為身體的原因,打字慢,回復的時間長,所以他在等霍金回復的時候,大腦就處於放空的狀態,這反而給了他更多的靈感,他跟霍金的合作也很成功。類似散步、冥想、休息這樣的活動,都可以幫我們放空大腦。

另一個方法是先做費腦子的活,把大腦幹累了再說。因為執行網路和預設網路是輪流工作的,一個工作,另一個就要休息,所以,先讓執行網路幹活,消耗它的能量,它累了,預設網路就有機會了。也就是說,在安排任務時,把累腦子的活放前面,需要創意的活放後面,效果會更好。

 

建議:怎樣減少開工前的焦慮

在假期即將結束,工作日就快到來的時刻,我們有時會感到焦慮,覺得假期還沒有被充分利用,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這種焦慮影響了我們享受假期,甚至會降低開工時的效率。產生這種焦慮的原因,不是因為事情太多,而是決策太少。

就像時間管理專家大衛·艾倫(David Allen)所說,資訊爆炸其實是一個假命題,人們覺得信息量超載,不是因為資訊太多,是我們沒有及時思考與決策而積累的壓力。大衛·艾倫是時間管理暢銷書《儘管去做:無壓工作的藝術》的作者。大衛·艾倫以大自然為例,當我們走在自然環境中,會接受許多外在的資訊,比如大自然的各種聲音,這時候你會覺得有壓力嗎?不會。因為這些資訊沒有要求我們去做決策。但郵件、社交媒體消息、新聞事件,和大部分瑣事任務,都需要我們思考與決策。如果累積大量這類資訊卻沒有思考與決策,就會感受到資訊爆炸的壓力。

假期中的焦慮,是因為積累了很多“未做決策的煩惱”,讓人想要逃避。怎樣減少開工前的焦慮感呢?《經理人月刊》網站的一篇文章介紹了一個方法。在假期最後幾天,把煩惱從大腦清空,花一個小時的時間列出一個清單,給每個煩惱你的事項想好下一步決策和行動,然後把這個清單當作假期最後幾天、開工後的行動指南。接下來,你只需要依照這個清單行動就好。

文章作者說,放下焦慮,不一定是很麻煩的事情,最麻煩的是什麼都沒有做,讓煩惱持續在腦中變成爆炸般的焦慮。除了假期,這個方法也適合平時練習,減少你的焦慮。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