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如何管理你的網路社交形象?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方法:如何管理你的網路社交形象?

 

很多人認為,無論是微信朋友圈還是微博,都是自己的私人空間,可以隨心所欲地更新。但是在得到精品課《如何成為社交高手·女性篇》主理人林特特看來,公之於眾的一切都是行銷,是你社交形象的一部分。3月26號,林特特做客得到直播間,和廣大使用者分享了管理網路社交形象的3個原則。

第一,管好網名、頭像、簽名檔。林特特認為,每個人都要把自己當作一個品牌來管理。網名,就是你的商標名,頭像是商標最直觀的展現,簽名檔是你的用戶說明,不要有明顯的惡趣味,也不要隨意變化。設想一下有這樣一名求職者,她加上了應聘企業老闆本人的微信,應聘的是辦公室文員的工作。她的簡歷原本無懈可擊,但她的網名是“王思聰是我老公”,頭像中的她,面容姣好,但頭髮五顏六色。這樣的形象,用於向所有人公開的網路平臺上,是減分的。

第二,有策略地更新公共空間。儘管微博、朋友圈、QQ空間是每個人的自留地,但每一則更新,都是你為自己社交形象增加的細節,是別人瞭解你的入口。因此,不要在公共空間洩露像隱私一樣的機密,發洩你個人的負面情緒。

第三,向精准社交目標每天投放一份簡報。一個人就是自己的媒體,你要有意識地向精准的社交物件投放一份簡報,最好能做到每天出版。比如說,你要經常想像自己是一個陌生人,第一次打開你的公共空間,用完全陌生的眼光打量自己,根據你公共空間裡所有資訊匯總得出的形象,是不是你自己理想的個人形象。別虛偽,但一定要懂技巧,用技巧來更新對自己的說明,把那些不能擺在檯面上的話,藏在技巧中,讓對方舒服地懂,是管理網路社交形象的目的。

 

 

張首晟:“少數派”的資料更有價值

 

3月25日,在2018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上,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物理學家張首晟發表演講,分享了他對人工智慧的最新看法。

很多人可能聽說過圖靈測試。圖靈測試指的是,人跟機器進行對話,但是我們不知道和人對話的到底是人還是機器。在整個對話的過程中,如果人感覺不出來對面是機器還是人,就意味著機器人已經達到了人的水準。張首晟並不贊同這種判斷依據。他說:“人的很多情感並不是理性的情感,要讓一個理性的機器學一個非理性的人的大腦,可能並不是那麼容易,比如你可能故意激怒機器人,說不定它也不怎麼會理你。”

張首晟表示,人最偉大的一點就是可以做科學的發現,所以他提出,判斷機器人真正超越人的智力的最好的依據,就是機器人能夠做科學的發現,能更好地知道科學發現。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機器就超過人了。

此外,張首晟還談到了區塊鏈和資料的共生關係。他認為,人工智慧最缺的是資料,而今天資料是處在完全中心壟斷的狀態,不能説明機器合理地學習。

張首晟說:“當今,個人會產生出很多的資料,個人的基因資料、醫療資料、教育資料、行為資料等,但是這些資料大部分都掌握在中心機構裡面,沒有達到真正的去中心化。但是有了區塊鏈,能夠產生一個資料市場。”所以,張首晟覺得理想的世界,是未來每個人都掌握自己所有的資料,這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儲存,這樣駭客也不可能黑每個人的資料,然後用一些加密的演算法在區塊鏈上真正做到既保護個人隱私,又能夠做出良好的計算。這種去中心化的資料市場,也能讓社會變得更加公平。

最後,張首晟表示,機器學習最需要的是那些“少數派”擁有的資料。如果今天機器學習的精准率達到90%了,要使90%達到99%,它需要的不是已經學過的資料,而是跟以前最不一樣的資料。所以,“少數派”擁有的資料對機器學習最有價值。

 

 

人人在說的科學教育究竟是什麼

 

如今,科學已經成了中國家長教育孩子的重點內容。很多家長都十分關心,科學教育究竟是什麼?王立銘是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著名科普作者,也是一位科學家奶爸。他在公眾號“WePlan童行計畫”寫了一篇文章,談了他對科學教育的理解。王立銘認為,科學教育至少有四個遞進的內涵:技能、知識、方法論和價值觀。

第一是技能。王立銘說,這是科學教育中最直接的。學會用手機支付,搞清楚家裡的電器怎麼用,都屬於技能。但他認為,技能是最沒必要專門學的,或者說,對孩子進行科學教育時,不需要重視具體的技能。

比如,有家長認為,要從小給孩子買個iPad,讓孩子玩玩遊戲,學學怎麼操作,因為未來我們生活中會越來越多地用到平板觸摸設備。但這種未雨綢繆其實是沒必要的。首先,如今科技產品的發展趨勢越來越友好,iPad上的應用和遊戲已經設計的對用戶非常友好了,大多數時候,任何人上手試試就會用,沒必要專門學。而且,科技的反覆運算速度非常快,今天我們覺得生活中必備的技能,等孩子長大之後,有可能就用不上了。

第二是知識。現在一提到科學教育,人們想到最多的可能是這個層面的內容。一本講人體知識的科學繪本,基本上就是告訴你,人有皮膚、骨骼、肌肉,分別長什麼樣子,等等。和技能相比,科學知識的反覆運算速度慢多了,學的時候至少不用擔心過時。

比如,著名的神奇校車系列產品(The Magic School Bus),最早的書誕生於1986年,動畫片誕生於1994年,已經有30多年了,而它裡面絕大多數的內容今天看起來都仍然成立。

但是,王立銘對這種停留在知識層面的科學教育不是很滿意。他覺得,對孩子們來說,這些內容只是一些必須記住的知識點。他們不知道這些知識是怎麼發現的,也沒有機會判斷這些知識到底對不對,因此只能先記住再說。當然,王立銘也承認,作為一個現代人,應該對自己和自己所處的世界有一些基本的理解。他真正想表達的是,孩子們用這種方法學習科學知識,是不是最好、最有效的。

第三是方法論。王立銘表示,我們希望孩子懂一點兒科學,除了因為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已經離不開科學之外,可能還隱含著這樣一個想法:用科學的邏輯思考,用科學的方法驗證。這樣的科學“方法論”本身就是一種非常有力量的生活方式。這才是科學教育的核心要素。

在《人類簡史》這本書裡,作者尤瓦爾·赫拉利用認知革命(出現人類智慧)、農業革命(人類開始定居、形成穩定的社會)和科學革命這三個里程碑,概括了人類歷史的發展進程。王立銘說,科學革命指的不是某個特定的科學突破或者技術發明,而是一整套認識世界的方法論——利用觀察形成理論,在觀察和實驗中核對總和修正理論,再利用理論積極地預測和改變世界。

王立銘認為,如果只是簡單地學一些正確的科學知識,其實是很難幫孩子形成這樣一套科學方法論的。畢竟孩子在學的過程中,不是發自內心地提問,也不是很迫切地想知道答案,更不用說觀察驗證和總結了。但是,如果我們從具體的知識點出發,多問一個問題,從“是什麼”走到“為什麼”,比如問一句“為什麼說地球繞著太陽轉”,就立刻進入了科學方法論的範疇。“為什麼”非常重要,它代表著科學思想是怎樣認識世界的。這一整套方法論的教育,才是科學教育最核心的要素。

第四是價值觀。王立銘說,科學價值觀的核心,就是如何回答“為什麼”,也就是說,要相信我們自己和我們所處的客觀世界,從根本上是可以被認識、被理解、被改變的。這是科學教育最高級的層面,也是王立銘最想傳遞給孩子的。

王立銘舉例說,一百多年前,照相機傳入中國,當時照相機體積很大,中國人非常害怕,甚至覺得照相機能帶走人的靈魂。有人可能會覺得可笑,但在當時是很自然的。因為相機雖然看上去很簡單,它背後其實代表著歐洲科學數百年復興的成就,比如光學、生物學和化學。那時候的中國人對科學一無所知,當然會覺得害怕。

而在今天,如果你把一個普通人帶到大亞灣核電站的反應堆面前,他肯定也不理解裡面的結構和零件都是幹什麼的。但他不會用陰謀論理解他看到的一切,因為他從中學的課本裡學到了原子核結構,知道了一點兒核裂變知識,等等。雖然理解了這些,普通人也沒辦法理解核反應爐的原理,但他可以從這些基本知識出發,進行一些合理的推測,不會對人類製造出這樣的機器感到奇怪。王立銘覺得,這種信念就是科學的價值觀,而它建立在具體的科學知識和科學方法論之上。

王立銘說,對於一部分孩子來說,他們將來可能會從事科技事業,這種方法論和價值觀是他們推進科學和技術的邊界、改變世界的基礎。對大部分不會直接從事科技事業的孩子來說,也需要這樣的方法論和價值觀,更好地理解、認同和欣賞當今這個科技時代。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科學家奶爸解讀:人人都在說的科學教育,核心究竟是什麼?》,見於公眾號“WePlan童行計畫”。

改寫:寶利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