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創業者最容易犯的6個錯誤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投資人:創業者最容易犯的6個錯誤

矽谷投資人、創業者蓋伊·川崎(Guy Kawasaki),曾經擔任過蘋果公司的首席宣傳官(Chief Evangelist)。他在混沌大學的課程上,分享了創業者最容易犯的6個錯誤,以及正確的做法。

第一,只關心融資。川崎認為,一個公司的目標是吸引顧客,而不是籌錢,創業者應把重心放在產品開發上,因為你吸引顧客的方式是你能帶給他們的東西,“90% 的精力放在產品開發上,10% 放在融資推介上”。

第二,用大數字乘以 1%。很多創業者在估算市場時,會從上往下算,比如美國的狗罐頭市場每天可能賣出一億五千萬個罐頭,佔有1%的市場份額,就能賣一百五十萬個,這樣聽上去並不難,但實際上很難做到。川崎建議創業者應該自下往上計算,“你會發現從0開始,要達到1%的市場份額都是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第三,過於注重合作關係。川崎認為,大多數合作都是公關活動,浪費時間,除非它能改變你的財務報表。創業者應該專心銷售,“只要你有銷售額,你就有一席之地;當你沒有銷售額的時候,你就出局了”。

第四,使用了太多PPT。川崎說:“如果需要用五十張幻燈片才能給出你的觀點的話,那你的觀點就是有問題的。”他建議,使用PPT應遵循 10/20/30 原則:最佳的幻燈片數量是10,你應該能在20分鐘內講完,最理想的字體大小是30磅。

第五,保持數位上的控制權。這類創始人經常試圖將估值最大化,賣出盡可能少的股權。對此,川崎認為,創業者賺錢的關鍵不是你擁有多少股份,而是這個創業公司的市值有多少,擁有一個優質創業公司1%的股份,也遠好過擁有垃圾公司51%的股份。

第六,想和投資人成為朋友。川崎說,創業者只是投資人達成目標的一個手段,他們給出一百萬,是想要賺回兩百萬。同樣,他們對於創業者而言也是一種手段,他們在這個過程中給了錢。他認為,創業者的任務是創造超越預期的銷售額,“從投資人那兒籌錢,用好這錢,然後再以十倍於他們的投資額來償還”。

 

 

紐約時報擴展版圖的3個戰略

2015年,《紐約時報》訂了個“小目標”:2020年盈利要達到8億美元。如今,賽程過半,《紐約時報》的盈利已突破5億大關,它的國際數字廣告業務在過去兩年中幾乎翻了一番。Digiday網站採訪了《紐約時報》廣告業務負責人塞巴斯蒂安·托米奇(Sebastian Tomich),總結分享了之前的成功經驗以及接下來的3個戰略調整。微信公眾號“全媒派”翻譯了這篇報導。

第一,警惕音訊商品化陷阱。《紐約時報》最受歡迎的播客“The Daily”已有2億次下載量。“The Daily”有廣告商支援,可以免費收聽。儘管托米奇看好播客,看好《紐約時報》國際新聞播客的發展,但他警告說,播客的發展必須以可持續的方式進行。

托米奇表示,對於媒體而言,所有東西都被商業化是如今最大的挑戰。媒體有什麼產品,所有人都會聞風而動打聽最低制作價,不斷拉低行業標準。恐怕下一個被盯上的就是語音產品,這也是《紐約時報》不願在語音播客上下重注的原因。未來,《紐約時報》會抵制粗製濫造更多播客內容來獲得短期廣告收益的風氣。托米奇強調,《紐約時報》將專注於做更少的播客,做只有《紐約時報》才有能力生產的好內容。

第二,成為資料洞察引擎。《紐約時報》專注于利用使用者資料説明客戶實現廣告定位,起到產品建設的目的。今年2月份,《紐約時報》組建了一支由來自資料、產品、設計、技術和廣告領域的行家組成的新團隊,主要目標是通過使用者行為和喜好為廣告商設計產品,實現精准定位。團隊雖然在美國,但會為全球廣告主提供相同的資料洞察服務。

近幾年,很多媒體把注意力放在AR(增強現實)、VR(虛擬實境)等技術上,托米奇認為,資料和資料定位比新技術的使用更加重要。他表示,在美國,人們急著發展新技術,事實上,消費者的習慣變化並沒有那麼快。尤其在歐洲,人們還是更多關注受眾群體定位。所以,美國市場促使他們開發更多廣告創新形式,國際市場促使他們更關注媒介表現。

第三,不做地方新聞報導。雖然《紐約時報》是享譽全球的品牌,有220萬全球數字訂閱量,但是地方新聞讀者並沒有足夠的理由放棄之前看的當地報紙而選擇《紐約時報》。隨著去年媒體行業對媒體品牌安全的擔憂加劇,那些受眾相對較少、但與受眾聯繫更深切的媒體現在變得更受歡迎。《紐約時報》把自己定義為一家專注國際事件的媒體品牌,為了和國外的地方媒體區分開來。托米奇表示,《紐約時報》不會進軍地方新聞市場,和當地媒體競爭,《紐約時報》希望有全球化的視野,連接所有的讀者,性別和身份認同等議題才是全球性的故事。

以上,是《紐約時報》“劍指2020”的三個戰略調整,希望對你有所啟發。

 

 

如何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下做決策

安妮·杜克(Annie Duke)是全球最頂尖的女性撲克牌手之一,數次拿下世界冠軍。後來杜克進入商業世界,成為了一名成功的諮詢專家。在她看來,不論是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還是普通的老百姓,如果能夠學習一些撲克牌的技巧和思路,對於解決生活中的難題和事業上的困難,都有很大的幫助。因為不管是打牌還是現實生活,都需要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下,快速做出判斷,儘量做出正確的決定。

杜克在她的英文新書《像打牌一樣思考:如何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下做出更明智的決定》(Thinking in Bets: Making Smarter Decisions When You don’t Have All the Facts)裡,分享了自己是如何在生活和工作中運用牌桌上的智慧的。其中有三點頗有啟發。

首先,要分清楚是運氣,還是實力。

杜克表示,真正頂級的撲克牌高手非常清楚自己今天贏下賭局,究竟是因為走運,還是技高一籌。能夠清楚地把運氣和技術區分開,是長期致勝的關鍵。但是在真實的生活中,能夠保持頭腦清晰的人非常少。

杜克在書裡問了一個問題:你可以想一下,過去一年你做的最好的決定和最差的決定是什麼?絕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以最終的結果來判斷決定的好壞。

比如有人中了彩票,他就覺得去買彩票這件事情就是過去一年做得最好的決定;再比如,有一位CEO制定了非常好的戰略決策,但最後因為欠缺運氣導致效果並不好,所以他可能會認為自己做了一個最差的決定。

但是,撲克牌高手會在每場賭局結束之後進行複盤,分清楚哪些策略和技術是有效的,而哪些是靠運氣險勝的,他們不會因為偶爾靠走運獲勝而沾沾自喜,更不會因為輸掉比賽就全盤否定自己的技術和策略,他們能客觀地分析過程,理智地看待結果。這是撲克牌手成為頂級高手的唯一途徑,對我們提高決策能力也有參考價值。

其次,學會觀察別人。

撲克牌手在賭場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不是打牌、也不是下賭注,而是等別人出牌。比如德州撲克,很多時候都是好幾個人一起玩,意味著大部分時間你都在等待別人出牌。這在普通人看來,簡直就是浪費時間,但是對於高手來說,這絕對是最好的學習和調整自己的過程。所以他們在剛上場的時候,都會很少出手,更多的時間是在觀察,從別人的教訓中總結經驗。

在真實的生活裡,我們每個人也像是上了牌桌的撲克牌手,我們不需要每局都押注,而是可以在別人交學費的時候,認真學習他們的經驗。事實上,這樣的免費機會非常多,但是很多人都浪費了。比如公司開會,別人在發言的時候你可能在開小差,這樣你就錯過了總結他發言的經驗和教訓的時機,下一次,你可能會犯跟他一樣的錯誤。

最後,敢於擁抱不確定性。

杜克在書裡說,“我不確定”“我不知道”這樣的回答顯得很軟弱無力,我們在學校、工作上不鼓勵這樣的回答,因為這是失敗者的答案。即便是我們真的不確定某件事情,我們也會努力找到確定的答案。但事實上,真實的生活中沒有那麼多的確定答案,一切都是不確定的。

撲克牌高手和優秀的決策者的過人之處,就是能夠把不確定轉化為自己的優勢。他們不會糾結於某一個特定的答案,而是去關注可能出現的情況,他們的重點是預測這些情況出現的可能性,以及根據即時的、不斷更新的資訊來調整應對辦法。即便是最頂級的撲克牌高手,也沒有辦法準確預測下一張牌究竟是什麼,但是他們可以大概率地猜測,然後在對自己有利的時候下重注,在對自己不利的時候不下注。

任何一個領域的高手比其他人高明的地方,就在於他對不確定性的把握,以及對幾種可能的結果的預測能力。所以,遇到任何問題,不要只是想著去找到終極的解決辦法,而是分析不同的可能結果,進行預測和應對。多試幾次,你也能找到撲克牌高手在牌桌上的感覺。

以上就是頂級撲克牌手安妮·杜克的決策心法,希望對你有啟發。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Thinking in Bets: Making Smarter Decisions When You don’t Have All the Facts》

改寫:戈小羊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