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怎樣將明星員工的作用最大化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管理:怎樣將明星員工的作用最大化
傳統的管理研究中曾假設:企業和團隊的產出由大多數人的貢獻決定。不過,一項新研究發現,在大多數行業中絕大多數的績效產出,其實是由少數精英員工貢獻的。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的波義耳(O’Boyle)教授和喬治城大學的阿吉尼斯(Aguinis)教授通過這項研究發現:1%的員工貢獻了總績效產出的10%;5%的員工可以產出26%的績效。

在此基礎上,美國愛荷華大學蒂皮(Tippie)商學院副教授李甯與香港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趙海臨,提出了一個新發現:如果高績效產出的明星員工,正好處在團隊工作流程網路的中心位置,他們的建議和協作,可以極大地促進協作效率,提升生產效率;如果中心位置的員工展現出負面行為,則會破壞團隊的協作氛圍。如何最大化明星員工的作用呢?兩位教授在《中歐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3個建議。

首先,管理者要善於找出企業中那些影響他人的明星員工。兩位元教授認為,在任何的協作網路中都會有“核心”和“橋樑”類的員工,“核心”是指那些大量頻繁地和其他同事互動、協作的員工,“橋樑”就是處於連接不同資訊關鍵節點上的員工。管理者還要用開放的態度思考團隊成員的不同特質,比如,當你想要團隊氛圍更加互助合作,就要發掘和培養協作能力最強的人。

第二,管理者要充分發揮明星員工在公司裡的積極作用。同樣一個人,放在社會網路的不同位置會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公司管理者可以考慮將部分任務分解,讓明星員工處理,提高他們的網路中心度,也可以通過協作訓練、領導力訓練來培養和提升明星員工。

最後,警惕那些在協作中佔據主導作用的“負面”員工。因為處在網路中心位置的員工,他們的某些消極行為(例如負面情緒)帶來的影響,往往可以超過高績效帶來的貢獻。管理者要注意疏導明星員工的負面行為,或者讓他們從事相對獨立的工作。

 

洞察:單身人群的消費特點

如今選擇單身的人越來越多,這已經成了一種普遍的社會現象,根據《中國統計年鑒2017》資料統計,2016年中國單身人口規模已達到2.4億,這個數字超過了俄羅斯與英國的總人口之和。而伴隨著單身人群的增加,“單身經濟”也越來越有規模。那麼這些單身族的消費呈現出什麼特點呢?蘇甯金融研究院研究員付一夫總結了單身人群的消費畫像。

單身族的消費結構與傳統家庭消費結構不同,總體上說,單身人群的儲蓄傾向低於非單身人群,而消費傾向卻遠高於非單身人群。單身人士主要集中于白領和中產人群中,他們除了精神上的消費顧慮較弱外,物質上具備較強的消費能力。義大利曾經做過一項家庭平均消費的調查,一個義大利2人至5人的普通家庭,每人每月吃喝的平均消費是187歐元,而單身人士能達到每月320歐元,多出了71%。《新週刊》雜誌也曾經發佈過一份《中國單身報告》,最後發現,不經考慮就購買奢侈品的單身消費者占28.6%;16%的人至少每週去一次酒吧、KTV等娛樂場所;31.6%的人每月最大開銷為自我娛樂或聚會等社交消費;為未來儲蓄保險的僅有5.4%。

總結起來,單身人群消費上有三個明顯特點:

第一,消費休閒化。單身群體的一大特徵是可支配時間較多,更願意把時間花在滿足其休閒化需求的消費上,尤其是娛樂性消費和飲食性消費。一方面他們會把大量時間花在網路上,滿足休閒、社交、購物的需求,其中最為典型的娛樂活動是網路遊戲,根據陌陌提供的資料顯示,在較為活躍的網遊玩家中,約75%的人是“單身族”。另一方面,單身人群往往作息時間相對不規律,由此也導致他們進食頻率低,時間點更隨性,更偏好於隨時隨地吃東西,尤其是喜歡休閒零食。在單身群體的排序上,他們更看重食品的口味,其次是趣味和價格,健康排在最後。

第二,熱衷於網路社交。單身群體也需要朋友的陪伴和關愛,在主觀上他們也有動力去尋找“脫單”的途徑。一方面單身群體常常積極通過各類社交媒體進行網路化、互動化社交,增進溝通頻率,擴大交流群體;另一方面也在通過健身、進補等方式來增強社交魅力。

第三,追求個性化。從消費者結構看,80後與90後正逐漸成為消費主力軍,這其中包含了大量適婚年齡的單身人士。相比已婚人群,單身人群的消費行為更加感性化,對價格的敏感度也相對較低。

以上就是單身人群的一些消費特點。

 

決策方式:只給演算法,不給答案

雖然我們在做事情的時候,很希望能保持理性,但絕對的理性是很難做到的。莉莉絲遊戲的CEO王信文在公眾號寫文章說,為了避免情緒對決策的影響,他試著儘量把所有業務決策過程“演算法”化。莉莉絲遊戲是中國領先的移動遊戲開發商,它製作的遊戲《刀塔傳奇》(現改名為《小冰冰傳奇》)和《劍與家園》都很成功。

王信文拿市場預算舉例說,經過討論,公司把市場預算定為每個月預期收入的固定百分比。隨著收入變化,市場預算會自然變化,就不需要王信文人為干預了。也就是說,王信文需要做的是,花大量時間來研究正確的演算法應該是怎樣的,演算法研究出來之後,不需要輕易變動,也不再需要CEO拍腦袋,決策的準確性也大幅提升。

後來,王信文在讀橋水基金創始人瑞·達利歐寫的《原則》時,發現達利歐也是這麼做的。達利歐把所有投資的原則,全部寫到了電腦程式裡,所有交易過程不需要人工干預。這種做法讓橋水基金成為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達利歐甚至說,要把公司做成一台執行各種演算法的機器,CEO是這台機器的設計者和優化師。

美團點評CEO王興在接受《財經》採訪時就提到過,當員工問他一個事情怎麼解決的時候,他會傾向於給員工思考的方法,而不是直接給答案。因為他的速度再快、決策品質再高,能做的事情也是有限的。

王信文說,這種“只給演算法,不給答案”對大部分領導者來說是很難的。因為直接給答案的誘惑太大了。每次直接給答案,都是一次權力行使,會讓人很有掌控感和成就感。但王信文認為,要想做成一家偉大的公司,就要靠演算法來解決問題。他也建議每個人在做決定的時候,不要先思考決策本身,而是要找到正確的“決策演算法”。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