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怎樣才能“掌控”快樂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方法:怎樣才能“掌控”快樂
人人都想追求快樂,但是快樂往往是短暫的,很難持久。得到訂閱專欄“精英日課”的主理人萬維鋼在專欄裡介紹了《鸚鵡螺》雜誌的一篇文章,叫《不快樂是口感清潔劑》(Unhappiness Is a Palate-Cleanser:Why it’s impossible to always be happy)。文章作者是西北大學神經生物學教授英迪拉·拉曼(Indira M. Raman),他從腦神經科學角度分析了為什麼快樂總是短暫的。

首先,我們瞭解一下大腦的機制。對神經科學家來說,大腦要做的就是三件事:接收資訊、分析資訊、採取行動。這三個步驟都是由神經元控制。

接收資訊,就是把外界傳來的聲音、光線、觸覺等實體信號變成大腦能理解的電訊號。完成這一步,靠的是“轉導蛋白質”,轉導蛋白質接收到信號之後,會形成一個“離子通道”,帶電離子的運動形成電訊號,然後大腦神經元就接收這個電訊號。這裡的關鍵在於,離子通道對外界刺激的回應,並不是由外界刺激的強度所決定的,而是由外界刺激強度的變化決定的。也就是說,哪怕這個刺激很大,只要它一直存在,離子通道也會慢慢關閉。只有當刺激發生變化時,比如突然加強,離子通道才會響應。比如,你去游泳,剛下水的時候感覺很涼,但是過一會兒就不覺得涼了。腦神經科學家把這個過程叫做“適應”。這就是快樂沒辦法一直持續的原因,因為我們對外界的刺激很容易就適應了,這是一種生理本能。

老鼠也一樣。研究人員用老鼠做實驗,讓老鼠完成任務,給老鼠食物作為獎勵。一開始,完成任務給吃的它就吃,但時間一長,給普通的食物老鼠就不吃了,必須給好吃的才行。但是研究人員又做了個改變,餓上老鼠一段時間,看它挑不挑食。結果是,只要足夠餓,老鼠什麼都吃。這個道理還是對變化做出的反應。從有食物到有更好吃的食物,這是一種變化。從不給食物到有食物,這也是一種變化。

萬維鋼總結說,感受快樂的方法一共有兩種,一種是追求多樣性,新奇的、不一樣的刺激會讓你快樂。另一種是追求間隔性,間隔一段時間,哪怕是以前經歷過的刺激,也會感到快樂。也就是說,再好吃的東西,也別一次吃太多;再好玩的遊戲,也別無限制地玩。適可而止是為了長期的享受。而且,這種間隔性的快樂還涉及到你對生活的主動權,被多樣性吸引是“被動”吸引,而間隔總是你主動。所以,間隔出來的快樂更稀缺、更寶貴。

 

新研究:獨處帶來的三個好處

很多研究都證實缺乏社交會帶來危害,比如影響人們的認知功能、運動功能和免疫系統健康。不過,有研究顯示,獨處對工作、生活和精神健康都有益處。BBC英倫網的一篇文章做了介紹。

首先,獨處可以提高創造力。格裡高利·菲斯特(Gregory Feist)是加州大學聖約瑟分校的創造力心理學專家,他對創造力的定義是:“具有原創性和有用性這兩種基本特徵的思考和行動。”他發現,與創造力有關的性格特徵包括:開放性(即願意接受新觀點和新經驗)、自信、獨立、不關注社會規範,以及喜歡獨處。

菲斯特通過研究發現,那些具有創造力的人群,最突出的特徵就是對社交活動不感興趣,他們會投入大量時間從事自己感興趣的事情,“許多藝術家高度關注自己的內心世界和內心感受,並且會嘗試通過藝術手法將其表達出來。”

第二,獨處可以令我們專注內心。獨處時,我們的大腦處於平靜休息狀態,讓思維無拘無束地自由馳騁不僅能加強長期記憶力,還能增強你對自己和他人之間關係的感受。

第三,獨處與健康。有益的獨處和危險的孤獨之間的界限很難劃定。菲斯特說:“任何事物都有可以適應和不可適應的一面,這取決於極端程度的高低。” 比如,一個人完全拒絕關心他人,並切斷所有聯繫,這意味著他對社會關係有一種病理學忽視。不過,如果沒有偶爾獨處的經歷,就不可能去內省、認識自我、並完全放鬆。另外,菲斯特還發現,性格內向者的朋友雖然較少,但友誼卻更為牢固,從而帶來更大的幸福感。

 

發現:睡得少更容易患阿爾茨海默病

我們每天早上常常感覺沒睡夠,事實上,和每天大約睡12小時的其他靈長類動物相比,人類可以說根本就沒睡夠過。新科學家網(New Scientist)發表的一項研究認為,人類睡得越來越少是進化的結果,但這可能讓我們更容易患上阿爾茨海默病。微信公眾號“科研圈”翻譯了這篇文章。

杜克大學進化人類學教授查理斯·納恩(Charles Nunn)和同事大衛·薩姆森(David Samson)收集了其他29種靈長類動物的睡眠時間的資料。他們將各種可能影響動物睡眠的因素包含在內,如飲食、腦大小以及是否群居。利用上述所有資料,研究人員建立了一個用來預測靈長類物種的睡眠時間的模型。

這個模型預測,人類每晚大約需要9.5個小時的睡眠時間。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就應該睡夠9.5個小時。在研究人員看來,人類睡得少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研究人員表示,我們靈長類祖先把原本應花在睡覺上的時間,用來做一切讓人類變得如此成功的事,比如尋找盟友、發展工具製造技能以及教育孩子。

人的睡眠可分為快速眼動睡眠和非快速眼動睡眠。研究人員發現,我們現在每天晚上睡不到7個小時,其中減少的睡眠時間,主要是犧牲了非快速眼動睡眠時間。

非快速眼動睡眠對儲存長期記憶十分重要,一個人的非快速眼動睡眠的時間關係到他是否會得阿爾茨海默病。澱粉樣蛋白的異常積累,是阿爾茨海默病的早期表現之一。有研究發現,在非快速眼動睡眠中,大腦中的澱粉樣蛋白可以得到清除。因此,研究人員擔憂,現代人缺乏睡眠,也許會更容易患上阿爾茨海默病。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教授大衛·霍茲曼(David Holtzman)表示,我們睡眠模式的改變有可能確實增加了這種風險。在非快速眼動睡眠期間,我們大腦中阿爾茨海默病的澱粉樣蛋白有所減少。霍茲曼表示:“如果你縮短非快速眼動睡眠的時間,那麼蛋白水準可能就會增高並隨著時間的推移積累起來。”

以上就是科學家的最新發現。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