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合作:自己挑隊友效果更好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團隊合作:自己挑隊友效果更好
在職場上,為了完成某個專案,經常需要團隊合作。那怎麼做才能讓人與人之間合作的效果更好呢?一項發表在《美國科學院學報》的研究發現,當團隊成員有權利選擇自己的隊友時,他們的合作效果可能會更好。和熟悉的夥伴一起工作時,工作效率可能會更高。介面新聞編譯了這項研究。

研究人員把參加實驗的人進行分組,讓他們玩線上遊戲。每人剛開始的時候有1000個單位的錢幣。如果一個玩家願意給另一個玩家50個錢幣,那麼在他失去50個錢幣的情況下,另一位元玩家會獲得100個錢幣。

在分組的時候,也進行了特別的設置。一些遊戲團隊是隨機組成的,另一些遊戲團隊的成員是相互認識的。在這樣安排之後,研究者讓一些團隊的人數保持不變,也就是他們不能增加或者減少自己的隊員。而另一些團隊成員的人數是可以改變的,他們可以靈活地增減團隊成員。

此外,研究人員會提前告訴玩家,其中一些人是願意分享錢幣的,而另一些人是不願意分享的。但是研究人員發現,那些“願意分享錢幣”的人並不搶手。換句話說,人們並不像想像中那樣,更願意和這些有著好名聲的人組隊。實驗中,表現最好的團隊是那些和熟悉的人一起合作的、並且有權更換成員的團隊。

研究人員總結說,真正和合作效果有關的是,人們是否有能力去調整團隊的網路結構。此外,人際關係也會起作用,那些和熟悉的人一起合作、有著豐富人際關係網路的人,合作效果更好。總之,給相互關係融洽的人一個選擇自己隊友的機會,或許能夠給整個團隊帶來更多的成果。

 

學習能力高的人,有4個特質

學習能力已經成為越來越重要的能力。艾瑞卡·安德森(Erika Andersen)在《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介紹了學習能力高的人具有的4個特質,它們分別是志向、自省能力、好奇心和容錯能力。艾瑞卡·安德森是諮詢公司普林多斯公司(Proteus)的創始人,她也是領導力專家、暢銷書作者,出版過《學習力》一書。我們來瞭解下這4個特質:

首先是志向。當人們遇到新學習機會時,第一個路障是總會想到壞的一面,這無形中就挫敗了志向。如果我們想學習某些東西,就要多關注積極面。比如可以想想學會了它,自己能收穫什麼,設想未來獲得豐富成果時的喜悅心情。這樣做能鼓勵我們開始行動。研究者發現,把關注重點從挑戰轉移到收穫,能讓你立志於從事那些並無吸引力的活動。

第二是自省能力。在康奈爾大學心理學家大衛·鄧寧(David Dunning)進行的一項研究中,94%的大學教授說,他們的“工作水準高於一般”。顯然,幾乎半數的人都評價有誤。只有6%的參與者認為自己在成為優秀教授的路上還有很多學習空間。而那些對自己評價更准的人的思維過程是:他們承認自己的觀點經常有偏差或錯誤,然後盡可能保持客觀,因此他們更能虛心聽取他人的建議,並拿出實際行動。你也可以進行自我評價,然後估算這些評價的可靠性。

第三是好奇心。優秀的學習者保持著童年的好奇心,或是在內心獨白時重新獲得好奇心。他們不會對某個新主題缺乏興趣,因為他們會問自己一些關於這個主題的“好奇問題”,然後以實際行動跟進。心理學研究者卡洛爾·桑索內(Carol Sansone)發現,通過思考如何採用不同方法讓工作更有趣,人們會增強對某些工作的興趣。換句話說,他們把內心獨白從“這很無聊”改成了“我好奇如果我能這麼做,會如何?”下次有人讓你學新東西,或者有同事在學所以你也要學習時,不妨問自己幾個好奇問題:為什麼其他人如此興奮?這怎樣能讓我的工作更輕鬆?然後再尋找答案。你可能只需要找到一個興奮點,就足以化“無聊”為有趣。

第四是容錯能力。當我們嘗試新事物,又不太擅長時,會產生糟糕的想法:“我討厭這個;我是個笨蛋;我永遠也不可能做好這個;這太讓人挫敗了!”這些狀態佔據了大量的學習空間。一個初學者的理想心態應該是對錯誤寬容且平衡:“開始我可能做不好,因為我以前從未做過;而且我知道,時間一長我就能掌握它。”研究者羅伯特·伍德和阿爾伯特·班杜拉在20世紀80年代就發現,在獲得新技術的早期階段,如果人們被鼓勵犯錯和從錯誤中學習,就會增進他們的“興趣、耐性和表現”。

以上就是高學習能力者所具有的4個特質。

 

 

大師:行為經濟學的三個經驗

理查·塞勒(Richard Thaler)是2017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獲獎的理由是,因為他對行為經濟學理論的貢獻。

塞勒獲獎,可以說是對行為經濟學成為經濟學中主流學派之一的認可。不過,在塞勒開始進行這門學科的研究時,他一直都被經濟學界視為離經叛道者。他碩士時的導師曾經在接受採訪說,在讀書時,塞勒並沒有表現出會在學術研究上很有前途的徵兆。

而且,由於塞勒進行的研究,對傳統的經濟學的很多理論都形成了巨大挑戰,因此很多經濟學界的領軍人物都表達過對他的研究的反對意見。這些挑戰包括,市場形成的價格是否始終是最有效的;人的經濟行為是否真的理性等。因此,最初理查·塞勒的合作對象中,有很多心理學家。而行為經濟學也正是把心理學的很多研究引入到經濟學之中,從而對傳統的經濟學形成了衝擊。

在《錯誤的行為》這本書裡,理查·塞勒回顧了自己研究行為經濟學的過程。他認為,行為經濟學的研究方法,其實不僅僅適用於經濟學,對很多領域都有同樣的啟發,“從經濟學家到官員,再到老師和公司領導,所有人都應該意識到我們生活的世界是由普通人組成的,應該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採取優秀科學家所使用的、以資料為中心的問題解決方法。”

塞勒結合自己參與行為經濟學發展的全過程,總結出三個基本經驗。他認為,這三個基本經驗完全可以適用於各種情景。

第一個經驗是:細心觀察周圍世界。塞勒說,行為經濟學開始於簡單的觀察。塞勒在40多年前列出了一系列他觀察到的人們的“非理性行為清單”,然後以這個清單開始,進行行為經濟學的研究。這個清單中的行為都是日常生活中會發生的。比如:鄰居每個週末都要修剪草坪,但是修剪草坪讓他得了一種過敏性疾病枯草熱,因為對植物的花粉過敏,得這種病的人會感到眼睛癢,會連續打噴嚏等等。塞勒問他,為什麼不出10美元雇一個小孩給他剪草坪。他說,我不想花那10美元。塞勒又問:如果有人給你20美元,你會幫他剪草坪嗎?鄰居回答:當然不。這個典型的非理性行為說明,對於金錢,人其實會區別對待。塞勒說:“如果傳統觀念是錯誤的,要想顛覆這種觀點,第一步就是要看看四周,看看世界的本來面目。”

第二個經驗是:注意收集資料和記錄。故事當然會很容易讓人記住,而且也具有說服力。但是,真正能夠改變其他人做事情方式的是資料,而且是大量的資料。馬克·吐溫說過:“讓我們陷入困境的不是無知,而是看似正確的錯誤論斷。” 要想證明某一種論斷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過去大量的記錄拿出來做參考。

而且,人之所以會犯下過度自信的錯誤,也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建立起一個習慣,也就是把自己過去的錯誤預測全都記錄下來,看看自己到底錯得有多離譜。更糟糕的是,不少人還會犯下確認性偏見的錯誤,也就是,只會去尋找能夠支持自己的判斷的證據,而會下意識忽視那些不支持自己判斷的證據。想要避免過度自信,唯一的方法就是系統性地收集資料,並且把自己犯過的錯誤全部記錄下來,看自己為什麼會犯錯。這也是為什麼橋水基金創始人瑞·達利歐會要求公司建立錯誤日誌的原因。

第三個經驗是:直言不諱。塞勒說:“如果有人願意告訴老闆有些事情不大對頭,很多組織中的錯誤其實可以輕鬆避免。”

他舉了兩個例子。第一個是醫生阿圖·葛文德在《清單革命》中講的一個空難的例子。1977年時,因為荷蘭皇家航空公司一架航班上的第二副駕駛,不敢質疑機長的明顯錯誤的判斷,從而導致跑道上發生了飛機相撞,導致超過500人失去生命。

第二個例子是《進入空氣稀薄地帶》這本書中描述的早年探險家攀登珠峰過程中的災難。兩個探險隊隊長在攀登珠峰之前,用了很長時間訓練,並且反復向隊員強調,如果他們沒有在預定的時間,也就是下午1點鐘到達珠峰峰頂,那麼一定要掉頭返回,而不是堅持繼續攀登。但是,這兩個隊長都違反了自己定下的規則,以至於葬身珠峰。塞勒說,這個過程中,真正可悲的是,沒有一個隊員敢提醒隊長這條規則。當然,如果一個人會因為直言不諱而丟掉工作,那麼可以想見在工作中直言不諱的人會越來越少。

因此,真正的領導者必須創造出一種環境,鼓勵所有人“細心觀察、收集資料並且直言不諱”,“能夠創造出這種環境的老闆只會面臨一種風險:可能傷害他們自己的自尊心,但與層出不窮的好點子和降低災難發生概率相比,這只是很小的代價。”

以上就是行為經濟學之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理查·塞勒結合行為經濟學的發展過程,總結出的三條經驗,希望對你有所啟發。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錯誤的行為》,作者:理查·塞勒,中信出版社出版。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