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的錯覺:為什麼人們經常高估自己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知識的錯覺:為什麼人們經常高估自己
人類建立了複雜的社會,掌握了艱深的技術,從動物中脫穎而出改造著世界,看起來人類個體應該是極其聰明的。但《知識的錯覺》這本書告訴我們,其實我們遠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聰明。

這本書的作者史蒂文·斯洛曼和菲力浦·費恩巴赫,是美國很有名的認知科學家。他們通過多年的研究和各種事實告訴我們,人類個體對世界的瞭解簡直少得可憐,沒人擁有超級大腦。讓人類稱霸世界的,不是什麼個人理性,而是集體思考能力。這既帶來了好處,也帶來了弊端。瞭解個體的無知和錯覺,認清集體的理性與非理性,可以讓你做出更聰明的決策。

下面就和你分享書裡提到的三個問題:為什麼說我們所知道的遠比自己以為的要少?人為什麼傾向於高估自己的理解力?知識到底存在於哪裡?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為什麼說我們知道的遠比自己以為的要少。

人們是怎麼發現並承認自己無知的呢?書裡介紹了一個叫做解釋性深度錯覺的測試工具,專門用來測試人們實際所知和他們自認為所知之間的差距。具體的做法是,要求被試者對某件事物進行解釋,並說明這種解釋是怎麼影響他們對自身理解力的評價的。

測試過程並不難,參加測試的人會被問到三個問題。我們用拉鍊舉個例子。第一個問題就是,請你評價一下自己對拉鍊的工作原理瞭解多少,然後給自己打一個分。第二個問題是,拉鍊到底是怎麼發揮作用的,描述一下,越詳細越好。很多人這時候才會發現,自己其實對拉鍊的工作原理一無所知。緊接著,就會被問到第三個問題,現在重新給自己對拉鍊工作原理瞭解的程度打個分。結果發現,很多人這時打的分都比最開始打的分要低。

如果你覺得拉鍊原理本身就太難了,還有另一個實驗。研究人員向參加測試的人展示了一幅車架不完整、沒有鏈條和踏板的自行車圖,然後讓大家在上面畫上車骨架、車鏈子、踏板。看起來不難,結果有將近一半的人都畫錯了。可以說,這些測試都說明, 人們經常處於一種錯覺裡,那就是覺得自己擁有知識。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錯覺呢?可能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跟我們的思維有關。作者說,人類思維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指導行為,知道什麼事會帶來什麼後果,進行因果推論,選取最佳方案。因果推理系統又被分為兩種,一個是直覺,一個叫做慎思。直覺是幾乎不需要思考就得出結論,慎思則是要辨明這個過程。

但是,直覺系統往往高估了它能縝密思考的程度,經常是給我們一個簡化的、粗略的而且通常都還不錯的分析,讓我們產生錯覺,自以為知道很多。但是當我們慎思時,才意識到事實的複雜,自己知道的只是皮毛。所以,研究也發現,傾向於抑制自己的直覺反應,在回答前深思熟慮的人,比那些直覺型的人,更少表現出解釋性深度錯覺。

第二個原因是,雖然我們平時會接觸大量的知識和資訊,但思維不會將這些資訊全部儲存起來,因為這樣我們可能就被知識淹沒了,相反,思維只挑其中的關鍵來使用。

換句話說,大量知識和資訊並不是體系化的儲存在我們的大腦中,大多數真正的知識存在於我們的外界,比如別人的大腦裡,書本上或是互聯網上。我們生活在一個分享知識的共同體中,對知識隨用隨取。但是當我們對自己的理解力進行評估時,外界的知識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被納入進來,這就造成了錯覺,這也是為什麼人們對自己的理解力的評價,會比實際更好。

德克薩斯大學的心理學者阿德里安·沃德就發現,當進行互聯網搜索時,人們對自己記憶和處理資訊的能力的感覺也隨之改善。如果人們在互聯網上搜到了之前不知道的事,然後再問他們是在哪裡找到這些資訊時,許多人甚至會忘了他們曾在網上搜過,直接將功勞歸於自己。

那麼,既然人類遠比想像中的“無知”,我們又是怎樣發展到今天的呢?答案就是,群體智慧。就像上面所說,知識大多存儲在於外界、存在於別人的大腦中。但同時,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地方,大家通力合作,把自己的知識“共用”出來,形成“知識共同體”,就能以群體智慧完成極其複雜的任務。

作者提出一個概念,叫做共用意向性,就是人們和他人分享注意力和目標的能力。作者認為,這是人類特有的,正是共用意向性使人類從眾多地球生物中脫穎而出。共用意向性是人類最重要的才能之一,人類憑藉它來儲存知識,並將知識一代代傳遞下去。

書裡說,知識的錯覺在技術、科學、政治等領域都有所表現,並且人類會因此付出一些代價。

首先說一下技術的錯覺。現在很多機械設備,比如飛機、火車,已經很少有純人工作業的了,它們的運作早就離不開技術。沒有自動飛行控制系統的輔助,現代客機根本飛不起來,自動檔汽車讓司機對車的控制都減少了。但是作者認為,這正是一種自動化悖論。什麼意思呢?就是極其有效的自動安全系統導致了人們對它的依賴,而這種依賴削弱了人工作業員的作用,反而可能導向更大的險情。

書裡舉了一個例子。2009年,法國航空公司發生了一起墜海事故,導致228人喪生。黑匣子找到以後,調查組震驚了。原來當時這家飛機發生了失速,並從空中墜落。其實讓飛機從失速中復原是有方法的,而且改變失速狀態是航空學校裡的預備飛行員應該掌握的基本技能之一,但是當時這架飛機上的副駕駛員竟然莫名其妙地選擇了相反的操作。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在2013年出具的報告認為,飛行員已經過度依賴自動飛行控制系統,缺乏基本的手動操作技能,這使他們無法應對異常情況。聽上去非常可怕。

雖然現在的自動駕駛過程中,都有人在監督,擔負著糾正差錯的作用。但我們目前面臨的最大危機在於,沒人能掌握和控制現代複雜技術的全部知識,技術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變得越來越複雜。而且有效的技術總是特別容易上手,所以,我們即使對這些日趨複雜的系統瞭解得越來越少,還是會自我感覺瞭解得很多。這也是表現在技術上的知識的錯覺潛在的危險。

其次是科學的錯覺。作者在這裡討論的是,怎麼普及科學常識,營造人人信科學、崇尚理性的社會。很多科學家試圖通過教育公眾,來培養公眾的科學素養,比如告訴大家轉基因食品沒有那麼危險等。但結果總是收效甚微,大家還是堅持原來那一套,或者保持著非常幼稚的想法。比如向柑橘作物移植一種豬的基因,能夠有效對抗黃龍病,但是種柑橘的人寧可產量下降,也不敢這樣弄,因為他們怕消費者不接受。消費者會認為經基因改造的作物會攜有供體的屬性,說白了,就是覺得這樣的柑橘可能會有豬肉的味道。聽上去很可笑,但是這種觀念竟然很難改變。導致很多科學常識、很好的科學技術難以實踐。

作者說,這是因為,人們對待科學的態度並非是基於對證據的理性衡量,而是取決於他們生活的語境和文化因素,這導致他們在很大程度上難以被撼動,所以提供更多的資訊並不會帶來改變。作者進一步解釋說,我們的信念不是相互分離的資料片段,能隨心所欲地接納或者拋棄。相反,人們的信念交織在一起,彼此之間共用文化價值觀念和身份認同。 我們的周圍,基本都是思維都在一個水準上、知識量差不多的人,我們生活在一個知識共同體中。所以,拋棄某項信條,往往意味著一整套觀念都會變,幾乎就是在挑戰我們的身份認同。 從這個角度出發,僅提供一點點關於轉基因作物的資訊,確實很難對人們的信念和態度造成影響。如果不改變整個共同體的共識,培養科學素養的嘗試就很難見效。這就是生活在知識共同體中,對於科學的代價。

最後是政治上的錯覺。我們這裡舉一個大家最熟悉的例子,那就是民主,公民投票。事實上,民主制度建立在選民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基礎上,認為大家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作者認為,社會政策很複雜,公民個人在做決策的時候,很難獲得足夠的資訊,做到全知全能。所以,把投票權交給公民,就會埋沒群體做正確判斷時所依賴的專業意見。

舉個例子,1978年,美國加州全體選民通過了第13號提案,支持整體減稅政策。減稅,乍一聽是個好主意,要求減少對住宅、商業與農業資產的徵稅。但是它也產生了很多的不公平,比如它減少了很多依賴地產數量的地區的收入,給政府造成了財政負擔,還限制了房產交易,對近期購房者造成很大的衝擊,等等。這是很多選民,尤其是受到負面影響的選民萬萬沒想到的。作者說,這就是知識的錯覺在政治中的表現,也就是民主的代價。
首先作者認為,知識的錯覺以及我們固有的思維模式,經常讓人的理解非常膚淺,以至於讓人作出一系列不怎麼明智的決策。書裡提出了一個概念,叫做“解釋的敵人”。作者認為,我們大多數人其實都是“解釋的敵人”。換句話說,我們經常不求甚解,有時候我們貌似需要進一步深入瞭解,才願意作出決策,但其實我們做出的“深入瞭解”是非常有限的。

作者舉例說,比如一個商品創口貼,當宣傳只有一句簡單的“泡沫填充物讓傷口更快癒合”,很多顧客會覺得不懂,也沒有購買的興趣。但只要多加一點說明,比如“泡沫加速了傷口周圍的空氣迴圈,由此達到滅菌的效果。這使傷口癒合更快”。有了這種簡單的說明,馬上就會提高顧客的購買欲望。但你要是再多說幾句,比如“泡沫填充物與傷口隔開,使空氣流入。空氣中的氧氣會抑制大量細菌並消滅它們”,這時候大多數人對產品的評價反而降低了。作者說,這就是解釋的敵人,大多數人其實根本不想知道太多。

但有些人正是利用了解釋的敵人,利用我們對細節的厭惡,來影響我們的決策。比如護膚品廣告會承諾,用了它們的產品,可以修復DNA,讓人年輕20歲,而不是真正告訴你有哪些臨床研究支援這個產品。但顧客反而愛買。這種誤導性宣傳就是知識共同體的產物之一,之所以能得逞,正是因為我們依賴共同體,甚至喜歡讓別人替自己思考。

這個例子說明了,知識的錯覺以及生活在知識共同體中,會給我們的決策帶來麻煩。世界太複雜了,我們沒辦法掌握全部細節,也不願意深入思考,所以很多時候我們不是在自己做決策,而是由別人來設計選項。作者說,很多時候,決策所需要的知識不僅在個人的腦袋裡,很大程度上也依賴著知識共同體。

那麼,我們怎麼才能做出明智的決策呢?作者認為,改變自己很難,但可以通過改變環境來影響我們的決策。一旦弄清了哪些奇怪的認知驅動著我們的行為,就可以通過設計環境,來讓這些怪癖為我所用,而不是深受其害。這種方法也叫做“助推法”。比如很多人都認為捐贈器官很好,但是很少有人去花時間簽字落實。助推法就會建議將法律改成預設情況下人人都是器官捐贈者,你可以不捐,但是需要手動做出選擇,讓人們選擇放棄而不是選擇加入。這個簡單的變動,讓捐贈人數大大增加。再比如,退休儲蓄很好,但因為人們的理解程度、重視程度、資訊的獲取量等有限,辦理的人很少。為了增加退休儲蓄,美國勞工部就鼓勵小企業為員工設立自動加入的退休金計畫,這樣一來受惠者就多了。知識共同體中,我們更願意聽信別人的建議,不如就利用這一點,幫助人們做出更好的決策。

具體來說,助推法有四個建議。第一,降低複雜度。由於大量知識存在於共同體,而不是個人的頭腦裡,我們在幫人做決策的時候,要降低資訊的複雜度。第二,不要試圖教育大眾,而是要給他們一些簡單易懂並且有用的決策法則。第三,雖然可以提前給人一些建議,但是人們不善於記憶細節,很多資訊在關鍵時刻就忘記了,所以作者說最好把人們做決策要用到的資訊,在他們需要的時候給到他們。

前面這前三個都是有關社會如何為個人營造環境,最後一個建議,是如何改善自我。作者建議,我們要意識到自己在理解力上的不足。所以如果一項決策非常重要,應該停下來搜集更多的資訊,以免做後悔的決策。

作者說,瞭解自己的無知,能讓你腳踏實地、避免自作聰明、做了錯誤的決策。著名對沖基金橋水投資公司的創始人瑞·達利歐曾經說過:“我的成功,取決於我如何對待未知,我如何找到問題可能出在哪裡,我樂於見到有人能夠同我意見相左,我會從他們的角度來審視和思考。這幫助我作出更好的決策。”

以上就是《知識的錯覺》這本書談到的,知識的錯覺會給人的決策帶來的影響,以及我們如何才能作出更好的決策。希望對你有啟發。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知識的錯覺》,作者: 史蒂文·斯洛曼 / 菲力浦·費恩巴赫,中信出版社出版。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