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優秀企業文化的6種性格特質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塑造優秀企業文化的6種性格特質
對於企業裡的道德缺失問題,不僅需要建立制度規範,也需要道德高尚、勇於應對和行動的員工幫忙塑造企業文化。大衛·德克萊默 (David De Cremer)是劍橋大學賈吉商學院畢馬威管理學研究教授,他在《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介紹,這樣的員工具有6個特質:

首先,員工需要具備責任心和道德專注力,才能注意到企業裡正在發生的道德問題。有責任心的人,通常細緻、善於反思和可靠,也有研究表明,責任心與道德倫理水準呈正相關關係,具有高度責任心的人很少會產生反社會、不道德甚至犯罪的行為;道德專注力可以展現出員工對周圍道德困境的認知程度,“一個高道德要求的人會注意到他人不易察覺的道德問題。”

其次,意識到道德問題之後,擁有責任導向和顧客導向的人會嚴肅對待這些問題。有研究表明,員工的高度責任感會驅使其迅速對自己關心的問題發聲;顧客導向的員工往往道德水準更高,因為他們把顧客的需求看得和自己一樣重要,也不會和他人產生過多的利益衝突,他們更可能注意到那些違反道德規範與需求的問題,並提出質疑應對挑戰。

最後,意識到了道德問題並勇於應對時,具有魄力和主動性的員工會採取行動。在組織中,人們有時會被要求保持一致,不要質疑決定。但有魄力的人會擺脫群體思維,跳脫出來提出質疑,即使這樣做會承擔風險;主動性強的人,遇到道德問題時,會主動地遵從道德標準。有研究顯示,主動性強的人往往更加頻繁、迅速地檢舉揭發不道德的事件。

總之,德克萊默教授認為,根據以上6種特質篩選求職者,可以説明公司找到自己需要的員工,塑造優秀的企業文化。

 

方法:怎樣挑出值得聽的建議

傑生·弗裡德(Jason Fried)是Basecamp的聯合創始人,Basecamp是美國知名創業公司,它也是一款專案管理軟體。傑生·弗裡德在《中歐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分享了他是怎樣挑選外界建議,過濾資訊的。

每當有人給弗裡德提建議時,弗裡德首先要看對方是否曾經這麼幹過。弗裡德認為,很多“領袖人物”都會告訴他該如何創業,然而事實上,這些人從未自己創過業,比如一些做學術研究的商學院教授,他們沒有親自幹過。大多數情況下,弗裡德想要的是實戰經驗,而不是理論。

其次,如果他們幹過,弗裡德會問對方是在什麼時候幹過的,現在是否仍然在做。弗裡德相信,經驗也是有有效期的,他認為創業者也不應該向他尋求創業方面的建議,因為弗裡德已經18年沒有再創過業了,他創建公司的經驗也許並不適用於當下。他建議,這個問題最好問一年前剛剛開始創業的人。弗裡德比較重視那些對方會長期踐行的建議。

第三,考慮他人提供建議的動機。弗裡德說,如果某個人試圖出售給你某款產品或某項服務,當他向你提供建議時,請直接忽視。如果是為了分享並給予指導,且沒有售賣企圖,那麼可以納入考慮範圍之內。

最後,看看這個人給出建議的頻率有多高。弗裡德認為,如果是專業的建議提供者,比如他接二連三地出書,就要對他的建議持保留態度。擅長一件事本已實屬不易,更不必說幾十件事了。

弗裡德說,過濾建議時,最重要的是要考慮相關性,以及應用情景。人們喜歡分享成功故事,建議你跟隨他們的腳步。但多數人其實並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成功的,他們會回憶,還可能並不存在的點串聯到一起,描述給你聽,並鼓勵你按照他們所說的去做。

所以,弗裡德認為,你應該學會如何忽略建議而不是採納建議,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

傅盛:商業的生物進化論思維

傅盛是獵豹移動的創始人和 CEO 。獵豹移動2014年在美國紐交所上市,在全球有近 6 億月度活躍用戶,是中國互聯網企業在海外市場的佼佼者。2017 年對傅盛來說是艱難和蛻變的一年,這一年裡,獵豹移動在美國股市遭遇機構做空,股價一度大幅下跌。這讓他很焦慮:自己的工作還是一樣的努力,可為什麼得不到市場的認可?傅盛也懷疑原來自己思考商業的邏輯錯了嗎?

通過重新學習,把認識商業的視角從物理學思維轉向了生物進化論思維之後,傅盛覺得豁然開朗了。他以前受物理學思維影響,覺得可以在商業中找到像物理學定律一樣的確定性。比如,他曾經認為只要想清楚,全力以赴就能贏。這其實還是以人為中心的幻像。而生物學的進化論思維認為,在商業世界裡,公司就像一個生命或物種,能否生存下來要看它是否進化出適應環境的能力。

他引用哲學家丹尼特的一句話說,“如果要我選擇一個最偉大的思想家,不是牛頓,不是愛因斯坦,而是達爾文”。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傅盛認為生物學思維比物理學更能解釋世界運作的底層規律,包含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

在牛頓的物理學世界裡,世界是可預測的,規律也是確定的。而生物學思維模式就是講進化,認為世界本質上是不可預測的。進化論給我們展現了一個冰冷殘酷但生機勃勃的真實世界,對理解複雜的、快速變化的商業環境更有啟發意義。

傅盛把自己對進化論的理解總結成了四個關鍵字,分別是:混沌、理性、過程和反脆弱。

第一個詞是混沌。混沌說的是外部環境的非連續性和生命系統的複雜性,都讓精確預測變得不可能。2017年以前傅盛認為,有些事情無法預測,只是因為資訊收集得不夠。在經營企業的過程中,他逐漸認識到這種想法是有問題的。現在獵豹遇到的最大困難並不是自身能力不夠,而是產品非常容易受到 Google 和 Facebook 這些企業政策的影響。獵豹旗下的 App 需要借助這些巨頭的應用商店供用戶下載,因此,公司收入來源也就是廣告業務就會受到這些大企業政策的影響。比如 Google 說,這個地方可以做廣告,那麼下個季度收入就能漲 800%;下個月發一個政策說這裡不能做廣告,一天就可能減少幾十萬美元的收入。然而,這些巨頭的政策是無法精確預測的。

如果外部環境是難以精確預測的,那應該怎樣行動呢?在混沌的世界中,唯有堅信概率,坦然面對失敗,才有機會成功。就像擲骰子,不斷嘗試總有機會得到想要的數字。他認為芒格和巴菲特投資的兩條原則非常值得借鑒,應用了概率思維,第一條就是確定一些最基本的原則,第二條就是依照這些原則,不斷地重複認真執行。

那獵豹是怎麼應對不可預測的環境呢?當過去兩年 Google 和 Facebook 發佈的政策讓他們每天減少大概60萬美金的收入時,他們想各種辦法,通過做直播、做遊戲把減少的收入補上了,還實現了整體業績的增長。他還在別的演講場合中提到電視劇《亮劍》中李雲龍被敵人包圍時採取的策略:分頭出擊,趕快多搞隊伍,自顧自先跑。實際上,獵豹移動也做了一堆東西突圍,比如做直播、遊戲、AI、機器人等,這些舉措都增大了適應環境的概率。

第二個詞是理性。與理性相反的就是受情緒控制。創業中遇到挫折時,要從情緒本身中解脫出來,理性地看待問題。首先是用進化論看公司的外部困難,對大自然來說,就算很多種群滅絕了也沒有什麼好悲傷的,自然界依然生機勃勃。你覺得自己很牛很重要,其實在生物進化史中微不足道。其次是用進化論看公司內部改革,人員流動也是新陳代謝的必然。傅盛認為自己是很感性的人,一些老員工不適應變化而離開曾經讓他受到很大的心理影響。只有理性看待這些內部管理問題,他才能大刀闊斧地改革,拆分事業部,鼓勵內部創業和競爭,推進隊伍新陳代謝。
第三個詞是過程,這說的就是要重視過程,或者說享受過程。他覺得《三體》裡有一句話特別震撼,“死神是永恆的燈塔,只有死神永生”。這句話並不是宣揚人生虛無感。他從這句話中得到的啟發是,既然這樣,就要重視過程,享受過程,而不是追求終點。

過程的本質是什麼?簡單地說,就是尋找自己的使命感。用生物學來看,個體死亡可以為新生帶來更好的力量。雖然生命體會消失,但是堅持的使命、給世界的改變可以留下來。

第四個詞是“反脆弱”,“反脆弱”說的並不是堅強,而是說,要有從變化和波動中受益的能力。這種能力需要認識到外部環境的混沌,用理性來處理事情,享受追尋使命感的過程,這樣才能鍛煉出“反脆弱”的能力。

獵豹移動在美國被投資機構做空,股價下跌時,開始的衝擊是非常大的。但因為公司沒有造假,內部流程也很嚴謹,傅盛對公司最終會得到市場認可還是有信心的。放棄了一些市值方面的幻想後,他更認真地思考事物的本質。這一次外部環境的巨大變化,反而給獵豹移動提供了一次成長受益的機會,對他個人的認知升級也有很大幫助,這就是反脆弱。

以上是傅盛學習生物進化論思維悟出的四個關鍵字。總之,由於外部環境是混沌的,不可預測的,企業要做的就是增大被選中能活下去的概率。這需要保持理性,享受追尋使命的過程,錘煉在變動中受益的反脆弱能力。

希望對你思考商業的角度有啟發。

本文參考來源:《傅盛:生物學思維給我的四個啟示》,見於公眾號“傅盛”。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