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的油田枯竭了嗎?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創新的油田枯竭了嗎?
《財富》雜誌在一篇文章中說,科技領域的創新難度正在增加。財富引用了麻省理工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以及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論文說,創意的難度在變大,而且成本也大幅提升。不僅科技行業如此,農業、癌症研究等領域都出現了同樣情況。比如,農業領域,1960-2015年間,農作物的平均產量提高了一倍,但用於提高產量的投資在剔除通貨膨脹因素後至少上升了三倍,某些年份某些農作物,在研究上的投資增加了25倍。也就是說,投資越來越多,成果越來越少。

研究者還發現,如果要讓經濟增速達到30年前的水準,所有上市公司的研發支出需要提高到原來的15倍。“重大創意,也就是真的能促進經濟增長或改善生活水準的創意變得更難發現了,原因是其成本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發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兩個:第一是,基礎知識的規模不斷擴大,因此,對於科學和工業領域專業人才的培養成本大大提高;第二是,純研究成本也在上升,設備價格更貴,也更專業化。

因此,“我們也許,甚至很有可能在某些領域走到了繁榮期的末尾。從發明電腦到IT和互聯網的崛起,摩爾定律一直暗流湧動。如今,這股暗流的速度正在放慢。”

不過,《財富》並沒有那麼悲觀。文章引用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博士邁克爾·韋伯的話說,對這種情況的描述,並不是“因為遇上了困難,所以創意就見頂了”。更好的看法類似於石油勘探,在既定的油田中,人們已經把大部分石油開採出來了,要開採剩下的石油,成本會非常高,“我們在IT這塊油田裡已經開採了很長時間,但還有一大塊我們尚未發現的新油田。”

新油田包括基因組學,在這個領域,人類仍然處在非常早期的探索階段,這些探索有可能發現醫學和經濟上的大油田,能夠以低成本的方式説明人類降低醫療成本並且延長壽命。此外還有虛擬實境,虛擬實境在未來可能會成為首選媒介。

文章的建議是,最好的為未來創意做準備的方式是:擴大人才群體。只有讓更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增加解決複雜問題的人數,擴大人才群體,才能降低創意的成本。

麻省理工的經濟學家約翰·范瑞恩研究發現,收入前1%的家庭生下的小孩成為發明者的幾率,是收入排在後50%的家庭所生小孩的10倍。男性成為發明者的可能性更高,少數族裔成為發明者的可能性較低。這也就意味著,在人才培養方面,我們還有更大空間。範瑞恩說,在一個越發以知識為動力的經濟中,“這就是那些低垂的果實”。因此,相比於建造昂貴的研究所,給缺錢的公立學校提供更多資金,在創新成本上更有效也更便宜。

總之,目前的科技創新就像一塊已經被過度開採的油田,繼續創新的成本很高。更好的方法是,通過推動教育公平,來擴大創新人才的群體。更多的創新人才會在開採如基因組學等新的創新油田方面發揮作用。

產品高手的三個產品認知

阿芙精油與河狸家的創始人雕爺,在自己的公眾號寫了一篇文章,分享了他在湖畔大學上課時,從滴滴產品高級副總裁俞軍那裡學到的三個做產品的認知。俞軍曾經擔任過百度產品副總裁和產品首席架構師,是中國第一代互聯網產品經理。

雕爺介紹說,首先,俞軍對產品的認知有一個核心的公式:“用戶價值=(新體驗-舊體驗)-替換成本”。這也是俞軍對用戶價值的具體解釋。很多人動不動就把“顛覆性創新”掛在嘴邊,但俞軍認為,先要把使用者原先用的產品(舊體驗),定義好,然後再減去“替換成本”。如果算出來的是負數,你的項目必死無疑;如果數字很小,你的項目恐怕做起來也很難;只有這個數字很大,才是你最應該做的項目。

比如,百度當年和穀歌競爭,其實不是靠產品做得比穀歌好而取勝的。因為那時候,大量用戶突然發現,像新浪這樣的門戶網站,沒辦法滿足對海量網站的選擇了,搜索自然就成了主流的尋找方式。如果這時候百度和穀歌搶用戶,等於百度把谷歌定義為“舊體驗”,而百度的“新體驗”必須高很多分才行,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所以,百度的做法是購買“hao123”這樣的導航網站,拼命搶奪第一次用搜索的用戶,因為這些人的“舊體驗”是零分,不管做成什麼樣,他們都覺得功能挺贊的。也就是說,一款靠譜的“新體驗”不需要做到99分、100分,只要到了60分,就能佔領消費者的心智了。

而騰訊當年搶奪使用者的方式,不是依靠新體驗比舊體驗好哪裡去,而是靠“替換成本”幾乎為零做到。那時候任何一家創業公司做出個有新意的產品,騰訊都學一下,然後在QQ面板上加上一個小按鈕就夠了。不需要比原創那家更炫,而是用戶“替換”起來太方便、太簡單。

其次,俞軍在湖畔大學的課堂上,用了一句話來總結產品經理,那就是“理解使用者,定義產品”。雖然只有八個字,但真正做好這八個字的人並不多。而且,在“理解用戶”這件事上,還分為微觀理解和宏觀理解兩個層次。

先說微觀理解,當年百度和穀歌有個很小的不同之處,搜索之後點選連結時,穀歌是在當前頁打開,而百度是新開一個視窗。俞軍說,美國人習慣在當前頁打開,然後靠“返回鍵”回到搜尋網頁。而中國這邊,因為新浪搜狐網易等網站的習慣都是新視窗,所以應該延續這種習慣。為什麼中國人喜歡這麼操作呢?因為那時候的Windows關閉視窗的按鈕是紅色的“X”,更容易發現。而“返回鍵”是灰色的,很多人不太會用。很多人聽到這裡的第一反應是,這怎麼可能,但事實就是這樣。如果你沒理解這一點,就很難成為偉大的產品經理。

雕爺說,當時湖畔大學還有人提問,為什麼張小龍喜歡極簡主義,用極簡主義來設計app是不是天然正確?俞軍回答說,極簡主義的設計沒有對不對,要看你服務的目標人群有多大。你想要設計成很酷炫的風格不是不可以,而且那些潮流人士肯定喜歡,但中國有沒有一億的潮流人士呢?而每天有8億人用微信,這就意味著,你要讓8億人不看說明書也能用微信,這時候設計的時候能不極簡嗎?哪怕在你看來最微小的一點點兒差別,都有可能意味著3000萬人會用或者不會用。如果是3000萬的65歲以上的老年人,一個按鈕沒有標紅弄得鮮豔些,可能真的決定了他們的取捨。

俞軍還舉了個例子。搜索圖片的時候,穀歌是點擊之後預設打開圖片所在的網站,而百度是把圖片抓取過來,在百度上打開。這麼做是因為那時候的網路環境不是很好,經常點進去一個陌生網站,就給你電腦裝上一堆病毒。

說完了“微觀理解”用戶,那什麼是“宏觀理解”用戶呢?就是超越用戶的思維框架來理解他。你肯定聽過亨利·福特的那句名言:“如果你問人們需要什麼,他們只會告訴你他們需要一匹更快的馬車。”但其實人們需要的是更快。產品經理的偉大之處在于,他們超越了微觀的雕琢,站在更宏大視野上,定義了新的產品該是什麼樣,然後消費者看到產品之後,就會反應過來,這就是他們想要的。

最後,俞軍在湖畔大學還分享了一個觀點,那就是“結論可以錯,邏輯不能錯”。俞軍說他在用產品經理的時候,重點看產品經理的“理科邏輯”水準。結論是可以錯的,畢竟我們不是生活在純理性世界裡。在真實世界裡,你會受到各種干擾,你獲取的資訊也是有限的,而且,小邏輯往往是被大邏輯管轄的,你的有限幾種方法論,也不可能概括所有的領域。但是,邏輯無論如何是不能錯的,一個具體而微觀的環境下,如果你的邏輯有漏洞,意味著你以後會不斷犯錯,即使這次“結論對了”,可能也是誤打誤撞得來的,人不能一輩子都依靠好運氣。

以上就是俞軍在湖畔大學分享的三個有關產品的認知,希望對你有啟發。

本期文章內容改寫自《湖畔三十六:<俞軍產品論>》,作者:雕爺,見於公眾號“雕爺”。

 

趨勢:住宿行業的3個消費需求

羅軍是民宿預訂平臺途家網的創始人兼CEO。在接受《財經天下》週刊的採訪時,羅軍談了他對民宿行業的看法。

羅軍表示,如今住宿行業出現了三個消費需求。第一個是滿足多人的出行需求,“現在越來越多是家庭出遊,或者一群朋友一起出去,一棟擁有幾個房間的房子顯然更適合他們。在旅遊的同時,還能夠有聚會的感覺。”

第二個是滿足多天居住的需求。羅軍舉例說,如果是家裡裝修,一下子裝兩三個月,這時候一家人要住在哪裡?很少有房子的租期這麼短。如果是去酒店,不僅成本高,還會面臨不能做飯這樣的生活問題。這時候,民宿產品就成為滿足這個需求的選擇。

第三個是個性化。羅軍表示,現在越有個性的房子越受歡迎。比如羅軍他們做過一個星空屋,外牆都是透明的,晚上可以看到滿天繁星。這個房子的價格不便宜,但是非常受歡迎,就是因為它很獨特。所以,羅軍當初在做途家網的時候,想的就是要讓消費者住進房子的時候,覺得這個房間真不錯。

羅軍表示,民宿其實應該更關注體驗上的滿足,很多人選擇民宿,是想要去體驗當地人的生活和歷史文化的,而不僅僅只是住宿。這是民宿目前需要改進的地方。此外就是目前這個行業面臨很多複雜的問題,衛生、安全、流程、訂單收益管理、個性化需求,每個方面對於經營者的考驗都很大。羅軍認為,運營管理將會是這個行業的大瓶頸,但同時未來的機會也在這裡。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