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如何在壓力之下做決策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方法:如何在壓力之下做決策
每個人在做一些涉及到錢、財務相關的決策時,都焦慮過,比如擔心將來的錢不夠用,投資是不是選錯了對象,花一大筆錢買東西到底值不值等等。這種心態很正常,不過一項研究顯示,焦慮和壓力確實影響了我們做出良好決策的能力。神經科學家山姆·巴內特(Sam Barnett)做了一項研究,他以財務決策過程為研究物件,發現了大腦在做決策時的狀態。《福布斯》雜誌報導了這項研究。

巴內特說我們的大腦適合進行“是與否”的二元選項抉擇,比如面臨危險時選擇戰鬥還是逃跑。但現代生活充滿了各種選項和抉擇,而且很多選擇與大腦處理資訊的自然方式不一樣。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人類會有衝動行事和毫無作為等最終讓我們受損的選擇和表現。巴內特說:“人們做決策時如此焦慮,一個原因就是能做的選擇太多,不一定存在一個清晰、正確的答案。” 選項多了,只會讓人感到迷惑。

巴內特通過實驗發現,大腦如果在選項過多時得到一些小幫助,就會改善決策效果,也會降低自己的焦慮和壓力水準。這種幫助可以很簡單、很直接,比如讓專業顧問為決策者提供簡單的思考框架。在實驗中,研究人員利用腦電波對45名受試者的大腦進行了分析。所有研究樣本都是大學畢業生,多數人的家庭收入超過10萬美元。研究人員請他們做一系列的財務決策,比如為培訓做投資或者為退休做計畫。其中一些受試者得到了幫助,另外一些沒有得到幫助。研究發現,前者在放鬆和認知方面的神經信號比後者會增加20.8%和28.6%,而後者的注意力需求神經信號比前者要高出20%,這意味處理資訊更困難,承受的壓力更大。

制定個人財務預算有很多方法。但是假如你有了一種基本的思考框架,比如把收入分成三類,包括對日常生活開支、儲蓄、自由支配的開支,再進行比例分配,這樣你就能很容易地做出決策了。因此,你在做決策時可以向專業人士諮詢一些思考框架或思路來獲取幫助,讓自己的壓力更小,決策更好。

 

溝通:怎樣更好地與人交談

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羅賓·德里克,曾經負責過聯邦政府的行為分析專案。德里克與人合寫了《信任密碼》(The Code of Trust)一書,他在書裡把人們的溝通風格分成了四類,使用者們可以按照這個分類去判斷和自己交流的人屬於哪一類,然後用相應的知識來引導雙方的對話。新媒體《商業內幕網》(BusinessInsider)介紹了這四類溝通風格:第一,任務導向型的直接溝通者;第二,以人為導向的直接溝通者;第三,任務導向型的間接溝通者;第四,以人為導向的間接溝通者。

德里克說,辨別出對方是以人為導向還是任務導向通常會更有用。所以,第一步要先判斷對方是以人為導向還是任務導向型。如果對方以人為導向的特徵明顯,比如在談話中使用了很多擬人的修辭、代詞和一些與人有關的趣聞軼事,當你想和這樣的人打交道時,也可以採用同樣的方式,他們更關心和誰一起工作,更關心人;而側重任務導向的人,“比較關注流程、程式以及做事方法,而不是和誰一起去做。”

第二步是判斷對方是直接溝通者還是間接溝通者。直接溝通者會在說話的同時思考,書裡寫道:“直接溝通者喜歡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對別人的觀點往往持開放態度,如果有人改變了他們對某事的看法,他們會覺得自己真的從中受益了。”而間接溝通者一般會在說話前思考,“他們深信字斟句酌是對對方的尊重,而且不會在無謂的對話中浪費對方的時間。”

具體來說,如果你要與一位元任務導向型、直接溝通的上司談話,那麼你可以簡要彙報自己完成專案的步驟,假若討論具體選擇時發生了爭執,也不必覺得自己被冒犯;如果上司是以人為導向的間接溝通者,你可能得跟他們坐下來解釋,為什麼自己對某個項目充滿熱情,然後仔細地聽他們的回應。

 

矽谷投資人:技術≠教育創新

“個性化學習”是如今教育界很火的一個詞,但很多人對“個性化學習”的理解還很模糊。美國矽谷學校基金會(Silicon Schools Fund)的CEO布萊恩·格林柏格(Brian Greenberg)在接受外灘教育採訪時表示,個性化學習的核心是,不論在何種創新教育模式中,學生的需求能夠被滿足。矽谷學校基金會到目前為止,已經資助了40所創新學校,人們熟知的可汗學院(Khan Lab School)就是其中一所。這些學校雖然教學模式各不相同,但都在探索“個性化學習”。

在個性化學習中,經常會看到科技的影子。格林柏格說這就是很多人對個性化學習有誤解的地方。格林柏格認為,那些通過網上授課實現教育創新的平臺,使用的其實是混合學習模式,也就是把技術輔助納進常規的課堂學習中,但這不是個性化學習。“真正的個性化學習是,有某種需求的學生組成一組,有不同需求的學生組成另外一組,學生們獨自學習或者合作學習,然後有一位老師在小組裡進行輔導。而這個時候,技術不是他們學習中最必要的部分”。格林柏格還強調了老師的重要性。由於人是社會性動物,所以需要社會化的學習,老師可以激勵孩子,擁抱並且安慰孩子,也知道什麼時候該引導他們。至少在短期內,人工智慧很難做到這一點。而且,有了技術之後,老師和學生的互動更重要。“如果老師說,去用這個軟體學習20分鐘。學生的學習積極性一定不高”。但如果老師向學生展示一個軟體,給學生更多自主權,讓學生自己來制定一個目標,他的學習積極性就會更高。等這個目標達到之後,老師和學生一起分析學習進度,再制定新目標。

總之,格林柏格認為,真正考慮學生需求的做法,是想一想下面幾個問題:“有沒有比上課更好的傳授知識的方法?有沒有比把學生按年齡劃分更好的組織方式?是不是有比讓學生以同樣速度學習的更好的方式?”這些所有的問題組合起來,就是在構建一個“個性化學習”的圖景。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