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幫你提升幸福感的小事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四件幫你提升幸福感的小事
《紐約時報》推出了一份幸福指南,分享了四件現在去做就可以提高幸福感的事。

第一,克服消極想法。當生活中有壞事發生時,人們往往會過度分析,很難不去想它。這是因為人類在演化中形成了對負面的關注,對某個糟糕情況進行詳細分析後,以後就會避開同類情況,或者更快地作出反應。《紐約時報》建議,面對消極想法時,與其把它藏在心裡,不如去掌控這些念頭,可以問自己一些問題,比如“這個想法的證據在哪?”“我是在憑事實說話,還是光憑感情?”這類自我審查能幫助我們克服這些想法。

第二,原諒自己。“如果你能對他人懷有同理心,能給予他人支援,為什麼不給自己同樣的待遇呢?”《紐約時報》建議給自己寫一封寬慰信,就像你會給一位經歷困難的鄰居或朋友寫的那樣,主旨是一樣的,只不過收信人是你自己。

第三,“錢雖然有用,但作用有限”。《紐約時報》引用了三個與金錢和幸福有關的研究,曾有一個研究發現,能使人幸福感達到巔峰所需的金額是每年7.5萬美元,之後另一個研究把這個金額推到了1億美元,但同時也有一個研究指出,那些中了大獎的並不比普通人更幸福。文章建議,人們總是會被自己心心念念的“下一個”東西所困,應去找到工作的目的和意義,“與其只把工作看做掙錢的途徑,不妨試著在工作中找到真正的滿足和目標。”

第四,買回更多的時間。在購買物品和能替你節省時間的服務之間做選擇時,你或許可以考慮能節省時間的。在“幸福指南”引用的兩個調查裡,研究人員發現,把錢花在服務上的人,比如晚餐會定外賣、會打車的人,比不這麼做的人更幸福

 

大師:如何“聽懂”古典音樂 古典音樂

很多人都會時常聽音樂。不過,在聽音樂尤其是在聽一些古典音樂和交響樂時,很多人可能都會有這個問題:怎麼樣才算“聽懂了”音樂呢?

美國作曲家艾倫•科普蘭(Aaron Copland)寫了一本書《怎樣聽懂音樂》來回答這個問題。艾倫·科普蘭是1967年奧斯卡最佳配樂獎獲得者,他同時還是指揮家和鋼琴家。

科普蘭觀察,對於很多人來說,聽音樂的狀態首先就是去感受一個曲子好聽不好聽,然後是想這個音樂在表達什麼含義,含義越具體,自己越喜歡,就會越覺得“聽懂了”。

的確有一些音樂能讓聽眾在腦海裡展現出一幅幅的畫面出來。但是,科普蘭說, 能讓聽眾聯想到畫面的經典音樂作品其實並不多。而且,哪怕是能夠讓聽眾腦海裡產生畫面的作品,作曲家在創作時,其實也不希望聽眾按照標準答案去聽。比如聽到某一段時,就必須想到葬禮。更多時候,聽音樂其實是在體驗某種心理和情緒的感應過程,平靜或者激昂,憤怒還是高興,失望還是得意等等。

如果不是以好聽不好聽,是否能聯想到具體場景來作為聽懂音樂的標準,那麼該如何去聽音樂呢?

科普蘭把“聽音樂”分為三個層面,按照這三個層面去聽,就能“欣賞”而不僅僅是“聽見”音樂了。

首先,第一層次是感官層次。

最簡單的聽音樂的方式,是純粹為了聲音悅耳。在這個層次聽音樂,不用做任何思考。把音響打開,手上做著其他的事情,便可以心不在焉地沉浸在音樂中了。此時單憑音樂的感染力,就可以把我們帶入一種不必動腦筋又引人入勝的境界。

你可以設想眼下這個時候,你正坐在屋子裡讀書,正好有人在鋼琴上彈奏出了一個音符,那麼一下子音符就可以改變房間裡的氛圍。所以,音樂的確是一種強大而神秘的力量,感染力不言而喻。

不過,科普蘭說,我們不能一味沉溺於“不思考,只聽”的這第一個層次,而要開始對不同的作曲家使用的不同音響素材變得更為敏感。

第二個層次是表達層次。

科普蘭認為,所有的音樂都有表達能力,只不過有的強些有的弱些。所有的音符背後都有某種意義,這些構成了作品想要表達的內涵。

科普蘭建議我們多聽聽巴赫的《平均律鋼琴曲集》中的四十八個賦格主題,一個主題接著一個主題去聽。你很快就會意識到,其實每一個主題都反映著一種不同的情感世界。而且,越是優美的主題,似乎越難找出一個讓人完全滿意的詞彙去描述。但大體上,我們還是可以把握這個主題究竟是快活的還是悲哀的,然後圍繞這個主題,我們在自己的頭腦中勾勒一個情感的框架。另外,每個聽眾都對一個主題或者整首樂曲表達的特性有自己的理解。如果那是一首經典作品,你會發現,不但不同人理解不同,即使是自己,每當重聽時,它所表達的意思都有可能與你上次聽到的也不一樣。

第三層次是純音樂層次。

除了讓人愉快的樂音和表達的情感之外,音樂確實存在於音符自身和對音符的處理方式中。

科普蘭最初寫作這本書的初衷也是希望聽眾們能在這個層面上認識音樂。在這個層次,理解能力強的音樂愛好者必須強化自己對音樂素材的意識,知道它們是怎麼發展推進的;必須更有意識地去聽音樂裡的旋律、節奏、和聲和音色。為了跟上作曲家的思想脈絡,還必須懂得一些音樂結構形式的原理,這一點尤其重要。這就好比電影愛好者看電影到一定階段,他會關注電影裡的燈光、鏡頭運用以及敘事結構和固定的一些橋段。在音樂中,當我們能聽出旋律、節奏等要素的時候,我們慢慢就會在純音樂的層次上聽出門道。

科普蘭之所以把聽音樂分成三個層次是為了便於分析介紹。實際上,聽懂音樂是在這三個層面同時欣賞的,而且,聽懂音樂也沒有什麼標準答案。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理想的聽眾在同一時刻既能進入音樂也能超脫音樂,既可以品評音樂也可以欣賞音樂。

以上就是作曲家艾倫•科普蘭對怎樣才算聽懂音樂的介紹,希望對你有所啟發。

本文參考來源:《如何聽懂音樂》;作者:艾倫•科普蘭;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

 

 

普通人怎樣欣賞一幅畫

今年已經83歲的徐小虎(Joan Stanley-Baker)是著名的書畫鑒賞家。她生於南京,有中德雙重血統,曾經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和英國牛津大學研修藝術。徐小虎在接受“介面文化”採訪時,談到了普通人應該怎樣欣賞一幅畫這個話題。

徐小虎表示,普通人在看一幅畫的時候,先不要管這幅畫是不是大師畫的,這和懂不懂沒關係,而是感覺如何的問題。就好像我們去餐廳吃飯,不用知道菜是怎麼做的,只要嘗嘗它好不好吃。如果好吃,你才會想去瞭解這道菜是怎麼做的。“看畫也是一個道理,只有在真正體驗過一幅作品後,才能去認識它。如果你對一張畫沒有真的興趣,就別管什麼大師不大師。”

那普通人應該怎樣觀賞一幅畫呢?徐小虎介紹了一種方法:“可以在博物館或者在照片裡把一幅畫放大,研究筆鋒的動法。我們要把自己的皮膚當成紙,把畫家的筆當成一個刷子,在我們皮膚上來回走動,這樣我們就會感覺到一個字是怎麼寫的,一幅畫是怎麼畫的。如此一來,這些知識就變成我們生命的一部分了,用不著買畫,我們自然會感覺到那種用筆的方法、那種形態、那種速度、那種重量、那種平衡,這些都是形而上的東西。這些感受都是不同的,那是不同人各自在畫裡的表現,清清楚楚的,沒有任何東西是秘密的。”

總之,徐小虎認為,理論其實不是很重要,看畫首先要自己用心,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一個作品,這是最重要的。不要去管畫的作者以及年代,直接去看,“就好像在火車站碰到一個陌生人,跟他說話,你馬上會感覺到他的靈魂”。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