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就像跳上跑步機不停地跑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設計就像跳上跑步機不停地跑

維吉爾•阿布隆(Virgil Abloh)在2013年創立的潮牌Off-White,如今是全球最受歡迎的品牌之一,阿布隆也被認為是美國時尚界的領軍人物。除了是著名音樂人坎耶•維斯特(Kanye West)的御用造型師,他還與許多時尚品牌聯名合作,耐克是其中一個長期合作夥伴。今年,Off-White與耐克合作了十款聯名球鞋,其中一款的價格被炒到了1萬元以上,阿布隆也因為這個系列,獲得了球鞋雜誌《Footwear News》評選的年度球鞋大獎。接受耐克採訪時,阿布隆分享了他的改編設計理念,VICE中國編譯了這篇採訪。

與其他品牌聯名合作時,阿布隆喜歡從已經存在的產品入手,重複它的設計過程並進行改編。對他來說,改編設計經典產品,歸根結底是一種自我表達。比如,他會在自己設計的每雙耐克鞋上添加一個簡單的標籤,這樣人們就能認出來他的設計,他希望自己所有的作品中都能有一條貫穿始終的線。 “這種改編會停止嗎?不會,我感興趣的是找到新的改編方法。你不可能只靠一個好的創意就能達到自己想要的地位。你需要擁有一系列的創意。這就是設計,它就像一個跑步機,你必須不斷地跳上這個跑步機,不停地跑步。”

在阿布隆看來,很多球鞋在功能方面早已經登峰造極,他更感興趣的是與人們對某雙標誌性球鞋的看法進行對話,他認為,設計的過程不是忽略或響應已經存在的東西,而是賦予東西一種風格,像是在策展,“當我給一雙球鞋添加標籤時,我只是賦予它風格,把它的精髓帶回來。我並不是從零開始設計的,我是一個設計師,我有一種設計感,但我會以一種打破規則的方式進行設計。”

 

 

觀點:日本設計風格同禪無關

設計師朱鍔對日本的設計師和設計文化非常瞭解。他在日本工作和生活過,也曾把包括原研哉在內的日本設計師的書翻譯成中文。微信公眾號“景觀周”發表了一篇朱鍔的口述文章。在其中,朱鍔說,大家對日本設計同禪之間的關係存在誤解,“日本人其實對禪沒有什麼概念,禪這個東西可能是日本以外的人強加給他的。在日本人的生活中,沒有那麼多人天天在說禪”。原研哉和深澤直人這些設計師到中國,也會很奇怪,為什麼這麼多人會問他們禪的問題。

朱鍔解釋說,其實日本的花道、茶道、劍道,風格的簡單和簡潔,不是禪,是生死,因為資源只有這麼多。在中國就不同,比如喝茶,說法會很多,講究工序和年份。在中國,所有這些都需要有資源,才玩得起。但日本沒有那麼多資源,沒有多餘的東西可以浪費,必須精緻。所以,是這種環境影響了日本的思維方式,並且最終變成了習慣。

這種思維方式和習慣自然也會影響到日本的設計風格。朱鍔說,建築師安藤忠雄不是武士,但是他的設計追求的那種俐落的感覺,“跟刀口又有什麼區別呢”?而且,不止安藤忠雄,隈研吾、老一輩的丹下健三,都是如此,只是呈現手法上有區別。服裝設計師像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川久保玲,也是同樣,非常俐落。

它也影響到了品牌。比如無印良品。無印良品真正追求的是整理和秩序,靠著這兩點,無印良品可以把商品賣到全世界。朱鍔說:“它把所有裝飾的成分減到最小,它不需要那些極具故事性的裝飾,它的哲學是,當你把裝飾去掉,還原它的原型時,東方的東西可以拿到西方賣,西方的東西也可以拿到東方來賣。”

因此,日本設計的極致和極簡,是因為可選擇的材料太少,所以必須在有限的材料裡做到極致。

朱鍔還提到,很多中國人喜歡說,日本的這個是中國的,那個也是中國的,這個說法前面必須加上“曾經”兩個字。而且,這個“曾經”已經找不回來了。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把它變成我們的思維方式和習慣,“最後你找回來的只是一個形式,就是一個古董。這些東西在日本還留著,但代代相傳之後,它的體系跟中國已經沒有關係了,所以它從根本上來說是不一樣的,它所體現出來的是浪費不起,因為浪費不起,它就做得很乾淨。”

總之,設計師朱鍔認為,日本設計風格中的極致和極簡,和大家熱衷談論的“禪”關係不大。極致和極簡,來源於日本這個國家的環境,影響到日本人的思維方式,並最終變成了習慣。

 

 

高手:先定目標“倒著想” 思維方式

11月14日,臺灣漫畫家蔡志忠在高山大學思享課上,分享了他獨特的思考方式——倒著想。具體來說,就是先考慮終極目標,然後倒推每一步該怎麼做。蔡志忠說,他對於他的人生每一步都計畫好了,他也已經考慮到了臨死那天做什麼,他在臨死前一個禮拜,就要辦一個派對。

蔡志忠在15歲時成為職業漫畫家,29歲開公司,到了36歲時,他就有了22萬人民幣的存款和三棟別墅。賺錢的事情都做過了之後,他決定要追逐自己的夢想,跑去日本當漫畫家。但那時候對於日本人來說,他已經不是什麼超級天才了,他是一個臺灣人,又是36歲的年紀。如果按照常理出牌,蔡志忠覺得自己三輩子都沒法在日本成為著名漫畫家。這時候他就倒過來思考問題:什麼樣的漫畫是日本漫畫出版社搶著要、但日本漫畫家不會畫的。後來他算了一下,大概有一百多種題材符合這樣的條件。

當時亞洲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論語》《莊子》《菜根譚》等書籍,於是蔡志忠選擇畫了故事性最強的《莊子》,然後去找日本最大的出版社。最終,情形改變了,由他求出版社變成了出版社求他。

蔡志忠也發現,不僅是人生和漫畫可以這麼想,任何領域都可以“倒著想”。靠這種想法,他拿到了一個亞洲的橋牌冠軍獎項。他介紹說,他會首先想到與對手在終局的那場比賽,對方氣急敗壞,而他氣定神閑。把這個畫面想清楚,然後打法就朝著這個畫面兌現,然後再倒推,如何讓對方氣急敗壞,而他氣定神閑。 比如,他要先贏對方三十分,後面再慢慢把一些垃圾(時間)處理好。

總之,蔡志忠對“倒著思考”看法就是,要有自己的目的和目標,而不是一味模仿別人,想成為“別人”。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