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會投資什麼樣的公司 投資商業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馬雲會投資什麼樣的公司 投資商業

除了是阿裡巴巴集團的創始人之外,馬雲還參與了很多事情。比如,他是推廣太極拳的運動專案功守道的聯合創始人,還拍了一部有很多功夫明星出演的網路短片。他也是投資機構雲鋒基金的聯合創始人,另一位聯合創始人是虞鋒。除了阿裡巴巴系的很多公司外,雲鋒基金還投資了像小米科技、華大基因這樣的公司。

11月初雲鋒基金在香港開了2017年(美元)投資人大會,會上馬雲和虞鋒做了一場對談。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的一篇文章介紹了兩人的談話內容。其中馬雲談變化和選人這兩點的內容很值得分享給大家。

對於變化,馬雲的觀點是:“現在才是顛覆性重新洗牌的真正開始。接下來的技術革命是完全顛覆性的,幾乎會在各個領域發生,而且從書上找不到答案。”以製造業為例,未來,製造業會採用人工智慧、大資料和無人化。因此,製造業不會再是創造就業的重點行業。

資本也發生了變化。馬雲開玩笑說,阿裡巴巴剛開始時,融到了500萬美元,他就激動得三個月沒睡著覺。現在,“一兩個億,都不好意思說我融到了錢”,未來,資本和產業的融合,都是“加速度、大買賣”。

在選擇被投企業上,馬雲和虞鋒都相信,最關鍵的是看人。虞鋒強調要看人,看人的根本是看格局,尤其是長遠的理想和品行。在變化很快的狀況下,最終企業之間拼的還是團隊的信念和自我進化能力。

馬雲的說法更形象:“人對了,機會自然來。有錢了,人奔著錢而來沒有用,有了正確的人,正確的錢就會來。2000多年來,人類的知識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但人性沒有變化,比如貪嗔癡的弱點,想佔便宜,想快速成功。要找既有理想又腳踏實地的人。人靠譜,模式不靠譜,他可能會將模式調靠譜;人不靠譜,模式靠譜,或者兩樣都不靠譜,死掉只是時間問題。”

對於模式不靠譜,人靠譜這個說法,馬雲舉了亞馬遜的例子,馬雲曾經很不看好亞馬遜的模式,“當年很爛的公司,但貝佐斯很厲害,他不斷修不斷修,硬是把亞馬遜修成了這樣子,我是很服氣。”

總之,馬雲認為,真正的顛覆性變化剛開始,技術和資本都在變。而在選擇被投公司上,他更看重的是人靠譜,因為即使模式不靠譜,一個靠譜的人卻可以把模式修正過來。

 

創業:如何找到定位和打法

熊貓資本是2015年成立的一支新基金。熊貓資本一筆著名的投資,是2016年在B輪領投了摩拜單車。熊貓資本創始人李論在接受科技媒體36氪採訪時談到了一個問題:一家冷開機的新基金,該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打法?

首先,在投資策略上,他們會去研究那些大牌的投資機構,比如紅杉資本。李論說:“從賽道到輪次,他們(紅杉資本)可以做到密不透風,如同古墓派那套武功,打出來,連麻雀都飛不出去。”回到熊貓資本自己,李論和幾位合夥人想到的策略是田忌賽馬,“只在某幾個重點關注的賽道死死按住。別人每天81招,練八卦掌,套路複雜,那熊貓只練6個招數。像練拳擊,只有直拳、擺拳、勾拳,平勾,直線來回,但要大量投入實戰演練。在大量體系化、科學化訓練後,強化直覺。”

李論在大二就拿到GRE滿分,並兼職教過GRE、GMAT的老師,所以他特別看重“思維正常”以及“體系科學”,在採訪中他也反復強調“思維”“體系”這兩個詞。李論說:“考滿分是有竅門的。首先你要去揣測老外這個篩選體系,目的是什麼?線索是什麼?”當你明白了“它考察的不是你的知識,而是你的思維是否正常”時,你要把自己放到他們那套文化體系中。“比如GRE會考類比反義詞,那你不要去背,而是要去理解”。思維轉變了之後,問題就解決了一大半。

做投資的時候,李論也是先去看各種案例,等到零散的學習積累到一定程度之後,再開始著手搭建體系。“把一個商業計畫,基於不同假設,在腦子裡構建出四五套模型出來,然後把已知、未知的變數放進去跑,正向反向推,再把人性的各種樣本的變數放進去推。”

每投一個項目,李論都覺得自己經歷了一種人生。“有些事,儘管你沒有直接去做,但你推動,實現了它。你把你的觀點放進去、又抽出來,大量的基因,思維在一起碰撞,這種快樂是極大的。最後你的模型會越來越抽象,但越來越接近這個世界現實的樣子,人的樣子。”

以上就是熊貓資本合夥人李論對創業和投資的理解。

 

中國消費者的複雜程度在提高 消費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投資學教授陶迅(Jeffrey Towson)在財富中文網的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他對中國消費不同看法。陶迅認為,中國消費群體正在崛起,但其變化更迅速,更複雜,而且正打亂原本有序的局面。

陶迅把中國比喻成一個發達經濟和發展中經濟的混合體,“中國有可與紐約、倫敦相媲美的城市,從很多方面來說中國都是發達經濟體。但是中國也有與南亞、拉丁美洲城市相似的城市,仍屬於發展中國家。比如,就醫學而言,中國有肥胖、糖尿病等常見於發達經濟體的疾病,也有霍亂等常見於發展中經濟體的疾病。總而言之,中國是一個發達經濟和發展中經濟的混合體。乘火車離開北京或上海,基本上每隔一個小時的路程,就能感覺經濟發展倒退一段時間。”這些因素,導致了中國消費者行為的複雜程度呈爆炸式增長,“有數以百萬見多識廣的中國遊客在巴黎、紐約度假,也有越來越多的內地消費者仍以廉價商品為主要消費對象”。

在這種情況下,把“中國消費者”當成一個研究群體是不現實的。陶迅建議採用以小見大的研究方法,從大群體中選出一部分小群體,比如針對重慶的千禧一代進行研究。此外,消費者行為變化很快,也就意味著研究物件是動態變化的。

總之,陶迅認為,中國消費者的複雜程度呈爆炸式增長,瞬息萬變。這種複雜度和變化對中國乃至世界的影響越來越大。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