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進化悖論和現代疾病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生活方式、進化悖論和現代疾病
現代人的死因,和傳統時代過著傳統生活的人的死因相比,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

以美國為例,最突出的變化是,兩百年前,導致美國人死亡的主要疾病是傳染性疾病,也就是如天花、麻疹、肺結核、瘧疾、霍亂等;今天,導致美國人死亡的最主要原因是非傳染性疾病。這些疾病包括糖尿病、可以導致中風的高血壓病、心臟病、癌症、腎臟疾病、痛風等。兩種疾病最大的不同是,非傳染性疾病不會通過病毒或細菌在人群中傳染。

非傳染性疾病更多的是由人的基因、生活環境和生活方式導致的。在這些因素中間,影響巨大,而我們個人又可以改變的,是我們的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的變化會對疾病產生很大影響。

中東地區生產石油的阿拉伯國家,在幾代人之前還很貧窮,人們生活都很簡樸,幾乎沒有糖尿病,但是今天阿拉伯產油國中,患有糖尿病的人口比例在15%~25%之間。那些從貧窮國家移民到歐美的第一代移民中,也出現了糖尿病等非傳染性疾病。甚至在一個國家內,從農村遷徙到城市中的人,在經過了一段生活方式的改變後,人群中也開始出現非傳染性疾病。

導致非傳染性疾病的生活方式最初是從西方開始的。因此,戴蒙德稱之為西方生活方式。這些不好的西方生活方式包括:久坐不動且缺乏足夠鍛煉;每天攝入過高的卡路里;肥胖和超重;鹽、糖和酒精的攝入量過大;抽煙等。

現代化之前,人們過著傳統生活方式。那時,食鹽的攝入量從每天50毫克到最高2克之間。相比之下,現代美國人每天平均的食鹽攝入量是10克。一份巨無霸漢堡中含有1.5克鹽,相當於傳統的新幾內亞人一個月的食鹽攝入量。食鹽攝入量過高是導致高血壓的主要原因之一。高血壓可以導致中風並且致人死亡。在現代社會各種導致死亡的因素中,中風居於第四位,排在糖尿病、心臟病和癌症後面。

當然,高血壓也同遺傳因素有關。醫生把高血壓分為鹽敏感高血壓病和非鹽敏感高血壓病。特殊的遺傳因素讓一些人更容易患上跟食鹽有關的高血壓病。這些遺傳因素可以促使腎臟重新吸收我們體內的鹽。

既然鹽在體內積累到一定程度,會讓人更容易死於高血壓病和中風,為什麼基因還會安排讓我們的腎臟重新吸收鹽呢?為什麼這些促使腎臟重新吸收鹽的基因,沒有在進化和自然選擇的過程中被淘汰掉呢?

答案是,因為我們生活方式的變化速度,遠遠快于我們基因的自然選擇過程。

在過去,腎臟對於鹽的吸收是有利人類身體的。因為對於從前生活在傳統環境中的人而言,他們面對的更主要的問題是缺乏食鹽。如果身體不能得到並保存足夠的食鹽,就會產生疼痛性痙攣,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抽筋。抽筋就是由於大量出汗或者腹瀉導致的體內的鹽分流失。因此,對於很久以前的人類而言,腎臟能有效地保存人類體內的鹽分,是一項優勢,所以促使腎臟吸收鹽分的遺傳基因也就為自然選擇青睞,在進化中保留了下來。

但是,隨著人類社會的進步和經濟的繁榮,現在人們隨處可以獲取食鹽,吃飯時想加多少就加多少。人類對食鹽的渴望卻不是馬上就會消除的。這種情況下,保存體內鹽分的腎臟功能反而變成了對人的健康不利的因素。

戴蒙德說,這就是進化的悖論,“腎臟起到保存我們體內鹽分的作用,曾經有助於我們的生存;現在,有著保存我們體內鹽分作用的腎臟卻成了使我們喪失生命的幫兇。這是因為我們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確切地說,是因為我們改變了我們的食鹽攝入量。”

在目前的情況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改變生活方式,降低食鹽攝入量。不過,有些地方是個人並沒有辦法做到的。因為現代社會大量的食物中,已經添加了過多的鹽。比如,很多穀物製品如麵包、早餐麥片中添加的鹽,是美國人攝入食鹽最大的源頭;市場上購買的肉中也注入了含有微量鹽的水,占肉類重量的20%,這是因為,一方面這可以讓肉的味道更鮮美,另一方面,還可以為肉類加工商製造更多利潤,畢竟,10斤肉加2斤鹽水比12斤肉成本要低。而且,吃了加鹽的食物,也會讓人更渴,因此需要喝更多飲料。

一些國家的政府正在向食品製造商施加壓力,讓他們減少食品中的食鹽含量。比如,芬蘭政府就用這種方式減少了國內死於中風人數的75%,把國民預期壽命延長了5年。

在糖尿病中也存在著同樣的進化悖論。高血壓病屬於鹽代謝疾病,糖尿病則屬於糖代謝疾病。糖尿病患者在用餐後,體內的血糖濃度會上升到異常高的水準。超高的血糖濃度會損害我們的神經和血管。

糖尿病同人體內釋放的荷爾蒙胰島素有關。荷爾蒙胰島素能夠讓人在大餐之後,把過量的卡路里以脂肪的形式儲存下來。同樣,在很久之前的過去,人類只是偶爾才能吃上一頓大餐,比如在特殊的日子某個家庭決定殺豬搞一次豬肉大宴,請人參加。在其他時候生活都很簡樸。因此,荷爾蒙胰島素是對人類有利的生理機制。

同樣,隨著社會發展和經濟進步,人類已經能夠持續不斷地享受大餐。生活就像是一場永遠在進行的盛宴。這時候,荷爾蒙胰島素把卡路里以脂肪形式儲存下來的習慣,只能導致人類不斷變得肥胖,並患上糖尿病。

總之,我們生活方式的變化速度,遠遠快于人類基因進化的速度,結果就導致,原本有助於人類生存的一些生理機制,變得容易引發像中風和高血壓等非傳染性疾病。而最好的應對方法,是注意我們的生活方式。

本期內容改寫自:《為什麼有的國家富裕,有的國家貧窮:比較人類社會》;作者:賈雷德·戴蒙德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團

 

教育的黃金學習法則 教育

得到訂閱專欄“Dr.魏的家庭教育寶典”的主理人Dr.魏在專欄裡,提到了STEM教育。STEM是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數學(Mathematics)的英文縮寫。在美國,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是提高國家科技發展的重要競爭力。

Dr.魏說,STEM教育重視的是思維能力和學習方法。研究發現,如果在STEM項目中,學生學會邏輯推理、假設驗證等方法,那麼他們會深入探索學科知識,成為更好的問題解決者。有關STEM教育怎麼教,Dr.魏給了家長三個建議。

第一,從孩子的角度出發,像孩子一樣教孩子,鼓勵他們自己去實踐,找解決問題的方法。比如,美國兒童教育節目芝麻街,在對孩子進行STEM教育的時候,沒有用老師的形象,而是選了一個很傻的、有些冒冒失失的、總是失敗的角色,但是它對任何事都很好奇,而且從來不怕犯錯,是不是和小孩子很像?這個角色也確實成了最適合教孩子科學的老師,一方面孩子從它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另一方面它也教會了孩子一個基本學習方式,就是保持好奇,在不斷試錯中學習。

第二,沿著學習路徑教孩子。認知心理學家羅歇爾·格爾曼(Rochel Gelman)認為,完全陌生的概念學起來比較困難,已經熟悉的概念學起來容易得多。因為這些舊概念就像已經開闢的小路一樣,從這些“學習路徑”出發,能帶我們走得更深。比如,學習生物的生長和週期變化的時候,可以帶孩子養蠶,觀察蠶的生長發育,等等。

第三,注意學習的深度,而不是廣度。格爾曼認為,最好的方式不是讓孩子一次性把所有概念全部學一遍,而是圍繞一兩個核心概念深度學習幾個月,讓孩子沉浸在相同的主題下,然後換一個概念再學幾個月。研究發現,孩子需要更長的時間週期去思考同一個概念,這樣他們更能學到東西。比如你想讓孩子學習“生物的生長和週期變化”這個概念,除了觀察蠶,還可以觀察其他動物,甚至還可以觀察植物。

最後Dr.魏說,這些學習路徑不是唯一的,可能有的孩子對這方面感興趣,有的孩子對那方面感興趣,只要你支持孩子的探索活動,他們都能掌握科學的學習方法。

 

 

一位矽谷企業家的高中時光 教育

裡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是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網站領英(LinkedIn)的聯合創始人。2016年時,微軟以265億美元的現金收購了領英。裡德·霍夫曼也是矽谷的知名投資人。他曾經是Facebook的早期投資人。他在矽谷擁有深厚的人際關係網路,有人稱他是矽谷的人脈王。

新媒體商業內幕網刊登的一篇文章,介紹裡德·霍夫曼的高中生活。裡德·霍夫曼出生在矽谷的帕羅奧圖,不過,小時候他們家經常搬家。選擇要讀什麼高中時,裡德·霍夫曼決定去一所寄宿學校普特尼。霍夫曼這麼選的原因是,普特尼的特色是,允許學生學習打鐵手藝和木工手藝,學生可以在農場幹活或者做藝術活動。在其他學校,學生可能得不到這樣的機會。

裡德·霍夫曼在接受採訪時說,在普特尼學校,“人們有一種非常務實的精神,即’致力於解決問題’,而不是’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學校教給學生這樣的道理:你可以“將企業家的專注應用到個人生活中”,以及不必把自己的未來與某個頭銜綁定在一起,例如“產品經理”、“藝術家”或“律師”。

霍夫曼說:“我想,正是這樣的學校生活讓我建立了這樣的信念:你可以設計自己的人生之路,因為你有很多選擇。”

普特尼的高中畢業生可以自己裝飾自己的畢業證。霍夫曼在自己的畢業證上畫的是:越野滑雪板、足球、圖書和《龍與地下城》遊戲畫面。

中國有越來越多的人在呼籲,在中學教育階段,應該更加鼓勵孩子的動手能力和藝術教育,這樣看來,裡德·霍夫曼這名矽谷企業家和投資人的高中時光,正是這樣度過的。

 

城市治理和社會生態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在他的個人微信公眾帳號“孫立平社會觀察”裡,記錄了自己在財新年會上的演講內容,演講的主題是,城市的社會生態。

社會生態系統的理念,首先意味著,人們在城市裡比較容易找到生存和發展的機會。就像一棵樹或一朵花,能夠在肥沃的土壤裡茁壯成長。其次,生態意味著它是一種多樣性的、互惠共生的系統。因此,孫立平提醒,現在的城市治理整治,正在越來越多地消滅城市的多樣性,要警惕在追求城市的高端化和改造過程當中,對社會生態系統的破壞,使得社會生態系統不斷惡化。

孫立平教授說:“大家居住在這個城市當中,當然都願意這個城市能夠漂亮一點、整齊一點,這沒錯。但是,城市是一個多樣性的社會生態系統。像老北京,一條街上既有達官貴人,也有拉洋車賣豆漿的,他們互相需要,互相依存。這樣才構成一種生態。我們希望城市漂亮、整齊、越來越現代化,但是不能讓這個追求走向極端。”

總之,社會學家孫立平提醒我們,不要為了追求城市的高端化和整潔化,而破壞了城市的社會生態系統。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