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丁磊:新零售和新消費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網易丁磊:新零售和新消費
網易CEO丁磊11月6日在2017年兩岸企業家紫金山峰會上,提出了一個新概念:新消費。這個概念對應的是2017年非常火爆的“新零售”。

丁磊的觀點是,零售離不開人這個基本核心,所有零售形式的演變,都源於對用戶需求的理解,這是一切的原點。而中國大陸的消費者群體正在經歷一個變化,即從追求怎麼能買得到,到追求買得更好和更有品位。這就是“新消費”。新零售討論的是零售的不同形態和場景,新消費關注的是消費者的消費觀和消費行為的變化。

丁磊說了一個現象:這些年很多大陸遊客在國外買東西,回國發現全是中國製造。中國製造業以前都是把最好的東西賣給國外,結果又被中國遊客買了回來,製造業要先出海鍍金。但現在,製造業要轉型,就應該把最好的產品留在國內,留給國內消費者。這也是他提出的新消費的需求。網易旗下的電商網易嚴選也是為了滿足新消費需求的產物。網易嚴選的模式,是通過精選工廠生產的產品,然後採用低加價策略銷售,從而做到高性價比。

總之,丁磊提出了一個對應新零售的概念新消費,來作為網易電商的理論基礎。我們之前也提到過,阿裡巴巴和小米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京東則提出第四次零售革命。商業巨頭都想用自己的理論,來解釋正在發生的變化。

 

新CEO如何重整優步

對全世界最大的未上市公司優步而言,2017年相當艱難。優步經歷了一連串的負面醜聞,高管離職,以及董事會內部的紛爭。終於,他們在8月底時確定了接替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的新CEO人選:線上旅遊網站億客行的CEO達拉·科斯羅沙西。

新CEO科斯羅沙西在11月9日參加《紐約時報》的活動時談到他面對的局面:“勝利會在一個組織裡隱藏腐爛,優步曾經是勝利者。曾經的勝利因此成為了一些壞行為的藉口。”

對於優步董事會的紛爭,科斯羅沙西的態度是,“我不想偏袒任何一方。我對過去發生的事情沒有興趣。我對公司、員工、品牌以及我們如何前進感興趣,別告訴我已經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我們要做什麼。”

他對優步董事會的描述是,“這裡面有兩撥人,他們不會團結一心,只會互相攻擊。”他對董事會說:“如果我們要互相攻擊,至少讓我們用常規武器代替核武器進行攻擊。這不關乎一個人的權力,這關乎整個公司的存亡。”

在和創始人卡蘭尼克的關係上,科斯羅沙西開始時架空了卡蘭尼克在優步的權力。卡蘭尼克仍然是優步董事。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他發現,自己不利用卡蘭尼克的才華就太蠢了,然後他們的關係開始變得親密,“有幾個星期我們不說話,也有幾個星期我們一周就討論10次”。卡蘭尼克也開始參與到具體業務中。

當然,最重要的工作是,科斯羅沙西在推動優步在2019年的上市。

 

高盛CEO向特朗普學習發推特

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篇報導說,高盛CEO勞爾德·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正在向總統特朗普學習,積極擁抱推特,通過推特來更好地跟公眾溝通。貝蘭克梵說,他從特朗普那裡學到了3條重要經驗。第一條是,可以通過社交媒體繞過媒體,直接發表言論,像貝蘭克梵和特朗普這些覺得自己受到記者曲解和傷害的人,這點很有吸引力;第二條是,使用簡短有力的資訊,“如果有1000個詞的篇幅,寫出來的內容就會平淡無奇,如果只有140個字元,你的性格會表露出來,你被迫一句話說到點子上,這有風險,但是被迫直截了當是一件好事”;第三條是,溝通上積極主動是有好處的。高盛和華爾街很多投行一直都奉行保密文化。現在,貝蘭克梵決定主動點。

高盛和貝蘭克梵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後,曾經飽受批評。其中最有名的例子是,《滾石》雜誌的一篇文章,把高盛比喻成吸血烏賊,“它像一隻巨型吸血烏賊,無情地將觸角伸向任何帶有金錢氣息的地方。”貝蘭克梵認為這是媒體對他們的誤解,“應該有更多人認識我們,瞭解我們是誰。那時我認不出媒體對我的描繪。現在人們看到我也有個性,我也會說笑話。”

所以,此前奉行保密文化的高盛CEO,現在也開始學習特朗普,勤於發推特,希望掌握溝通的主動權。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