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性妄想狂和風險評估 心理學思維方式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建設性妄想狂和風險評估 心理學思維方式

不同的人對風險的評估是不同的。因為不同的人的經歷和背景不同,有時候,一個人眼中的風險,在另一個人看來,可能顯得可笑。

演化生物學家賈雷德·戴蒙德教授年輕時,曾經到新幾內亞去做鳥類調查研究。他請了幾個當地的新幾內亞人作為嚮導和助手和他一起工作。有一天,在完成對低海拔地區的鳥類觀察後,他們爬到一處海拔比較高的地方,因為已經臨近傍晚,所以,他和這幾個新幾內亞人準備就在叢林裡搭帳篷過夜。

戴蒙德自己選中了一塊露營地。這塊露營地在一棵看上去很高大很筆直的大樹之下。那裡剛好有一塊空地,空地下可以搭帳篷。這塊空地也足夠大,可以讓他轉一轉觀察鳥類。而且,這個地方還靠近一處懸崖,風景很好,站在那裡可以看到空曠的山谷,以及天空中飛來飛去的各種鳥類。

但是跟他一起工作的新幾內亞人,卻堅決反對在這棵大樹下露營。他們的理由是,這棵樹已經枯死了,因此很有可能會倒下來,把大家都砸死。所以,他們寧肯選擇在百米開外露天的地上睡覺,也不要睡在大樹下。

戴蒙德再觀察了下那棵樹,發現樹的確枯死了,但是,那棵樹絲毫沒有要倒下的意思,非常挺拔,而且可能還會繼續這樣好幾年,看上去非常安全。

他們互相難以說服對方。於是,戴蒙德自己睡在樹下的帳篷裡,新幾內亞人睡在另外一個地方。

戴蒙德當時認為,這些當地人對這種低概率的危險,過於謹慎了,幾乎到了心理學上說的妄想狂的程度。他在那棵樹下睡了一星期,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因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他也就更加堅信自己的想法,也就是他的朋友過於謹慎了。

後來,在新幾內亞叢林裡常年累月的工作,幾乎每天,他都能聽到森林裡某個地方有某棵樹因為枯死而轟然倒地。於是,他開始想,那天那棵樹如果恰好倒下,他肯定也就沒命了。戴蒙德計算了下概率,那棵樹倒下的幾率是千分之一。也就是說,如果他每天晚上都睡在一棵枯死的大樹下,連續3年,也就是1095個夜晚之後,他就已經死了。

為什麼新幾內亞人這麼謹慎,不願意睡在枯死的樹下,而外來的生物學家卻毫不在乎,並且認為這種謹慎是過於誇大了呢?答案是,新幾內亞人在叢林裡生活、睡覺是常態,幾乎算是每天的日常生活,而對於戴蒙德卻只是偶然。所以,新幾內亞人就養成了對於他們而言非常良好的習慣,那就是堅決不能睡在枯死的大樹下面。從幾率計算來看,他們的謹慎是完全有道理的。

於是,戴蒙德修正了自己的觀點。他把新幾內亞人堅決不睡在枯死的大樹下的謹慎,稱為“建設性妄想狂”。

戴蒙德說,這是他在新幾內亞工作期間學到的最重要的經驗,那就是如何正確處理風險的態度:“只做一次風險係數很小的事情並不要緊,不過假如你需要重複做這件事情,那麼風險就會累積。一旦你做的次數足夠多,這種風險最終會落到你頭上,讓你送命。”

回到現代社會中的城市,無論是在歐洲、美國還是在中國,“危險”本身已經發生了變化。現代城市裡的人,絕對不需要考慮睡在大樹下。我們面對的危險種類已經發生了變化。不是獅子的襲擊,或者大樹的倒下,而是車禍、心臟病等。

而且,現代文明也讓人類對突發事件建立起了系統性地應對機制,比如,如果你家裡失火了,可以打電話叫消防車來,如果你發現有人不慎摔倒受傷嚴重,可以打電話叫救護車把他送到醫院。

這讓現代人對危險的態度也變化了。用戴蒙德的話說,我們常常為不值一提的風險所煩惱,過於擔心那些事實上不太可能降臨在我們頭上的危險,對極有可能發生的危險卻不夠重視。

比如,人對飛機失事很恐懼,但死於飛機墜毀的人其實很少。因為在樓梯上或者路面上滑倒而死去的人其實更多。

美國人對危險的排序是:恐怖分子、客機失事、核能事故、轉基因技術等。但是,酒精、機動車、香煙、滑倒、家用電器事故才是導致更多人死亡的危險。

戴蒙德的觀點是:有些危險被高估了,而有些真正的危險卻被低估了。 人會高估那些自己無法控制的災害帶來的危險,那些一次性會造成眾多傷亡人數的災難性事件,以及讓自己感到陌生的風險。但是,像開車、抽煙、喝酒、家用電器使用不當這些風險,是我們每天會遇到的,我們很熟悉,我們感覺自己有選擇,這些風險因此被低估了。

因此,戴蒙德建議,即使是在現代城市中,我們對待危險的態度,也需要引入新幾內亞人的那種“建設性妄想狂”。舉個例子,現代人當然不用在叢林中過夜,因此要謹慎避開睡在枯死的大樹下。但是,現代人尤其是上了年紀的人每天都要淋浴。對於老人來說,摔倒是最常見的導致癱瘓甚至死亡的原因之一。在淋浴時摔倒的風險的確也只有千分之一,但是,一個人可是每天都要淋浴啊!是不是很像那些要經常在叢林中過夜的新幾內亞人?

當然,戴蒙德教授的意思並不是說不要淋浴,不要過馬路,不要開車。他的意思是,要更謹慎地去對待這些日常的危險,要更加小心。

本期文章參考內容來源:《為什麼有的國家富裕,有的國家貧窮:比較人類社會》;作者:賈雷德·戴蒙德,中信出版社出版。

 

方法:如何有話直說又不傷人 職場溝通

在工作中,誠實地表達意見是解決問題的關鍵。但是很多人在表達意見,尤其是表達反對意見的時候,經常會擔心引起衝突,或者冒犯了同事,傷了感情,所以大多數人都是心裡有想法,但不願意提出來。《華爾街日報》“工作與家庭”的專欄作家蘇·席蘭伯格(Sue Shellenbarger)在一篇文章裡,綜合了多位決策專家的看法,總結了幾條講真話的方法。

第一,給出有建設性的回饋前,最好先問問對方的意見。美國佛羅里達州好萊塢市的高管教練阿西姆·諾瓦克(Achim Nowak)表示:“不要一開口就攻擊別人,最好先說‘我有一些想法想跟你分享,現在合適嗎?’”此外,他還提到,在表達意見之前,最好先加一句“你肯定已經考慮過這些了”,這樣會顯得比較謙遜。

第二,不要將對事情的意見變成對人的攻擊。暢銷書《徹底坦白》(Radical Candor)的作者金·斯科特提出,可以遵循“情境、行為、影響”的法則:描述有問題的行為出現的情境,對方具體的行為,以及影響。比如,不要說“你太馬虎了”,而應該說“你週末和晚上都在為這件事加班,有些當局者迷,很難從自己的角度發現錯誤。”

最後,要瞭解別人,能預見對方的反應。“你要想好,誰能接受一針見血的批評,誰只能婉言相勸。”

 

 

數學家:奧數與數學研究 數學

1981年出生的許晨陽是中國最好的數學家之一。他在2016年獲得了數學領域的重要獎項拉馬努金獎,2017年獲得“未來科學大獎-數學與電腦科學獎”。在未來科學大獎的頒獎現場,許晨陽說,中國的奧數是世界一流水準,但數學研究並不是世界一流水準,世界一流水準仍然是美國、法國和俄羅斯這樣的國家。

在許晨陽看來,學奧數就像練短跑一樣,並不是每個人都需要練短跑。因此,奧數不見得是全民數學教育的基礎一環。他認為,如果孩子不喜歡奧數,不一定非要強迫孩子去學。不過,家長一定要給孩子提供這個選擇,因為奧數可以讓喜歡數學、有數學天賦的孩子參加,並且互相交流。相比之下,數學研究更像是長跑甚至馬拉松,它需要幾代人的積累。因為歷史上數學研究停止的原因,中國現在還不是世界一流水準。

許晨陽還解釋了數學和未來的關係。 許晨陽說:“數學跟未來關係很奇妙,數學有的時候像是人類在開拓未知邊界,跟實際生活什麼時候聯繫上,這是很難講的事情。”他舉了一個例子:1854年德國數學家黎曼提出了一種新的幾何學理論黎曼幾何,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只是數學理論。但是,等到1915年愛因斯坦發現廣義相對論的時候,愛因斯坦發現,他需要的數學理論,正好是黎曼在60年前準備好的數學理論。愛因斯坦的強項不是數學,如果沒有黎曼幾何,可能就沒有廣義相對論。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