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生目標的3個誤解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對人生目標的3個誤解
約翰·科爾曼(John Coleman)是《目標與激情:來自最優秀、最聰明的年輕商業領袖的故事》這本書的作者之一,很多讀者看完之後都會問他同一個問題,“我該如何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呢?”不管是年輕人還是年長者,這些提問者都處在沒有找到人生目標的焦慮中。約翰·科爾曼認為這些焦慮的人對人生目標有3個基本誤解,只有瞭解了這些誤解,才能建立起對人生目標的多維視角。他在《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進行了分析。

第一個誤解是,人生目標是你能找到的唯一的事情。這也許會發生在一些人身上,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很難。“對於大多數正讀大學的20歲的年輕人或者工作不如意的40歲中年人來說,尋找人生的目標更像是為了終結挫敗感而不是為了實現人生價值。”科爾曼建議,要想取得事業目標,大多數人就得讓自己的工作變得有意義,這與從工作中找到意義同樣重要。也就是說,你需要建立人生目標,而不是找到人生目標。基本上所有工作都會有自身標誌性的目標。

第二個誤解是,人生目標是單一的。其實大多數人都可以從生活中各式各樣的位置找到人生目標,比如從孩子、婚姻、工作、社團中找到目標。價值的多樣化源泉可以幫助所有人找到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意義,瞭解人生目標多樣化的來源可以減輕我們尋找人生意義單一目標的壓力。

第三個誤解是,人生目標一直不變。實際上,大部分人都會經歷人生意義來源改變的階段,比如童年、青年、為人父母後、空巢期,我們會從不同的地方尋找不同的人生意義,人生意義的來源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你在20歲時關注點和目標,也許與現在的大相徑庭。

文章的最後,約翰·科爾曼說:“你該如何找到自己的目標?這是個錯誤的問題。我們應該賦予我們所做每件事以目標意義,允許生命的意義來源多樣化,這種意義會自然生成於我們生活中,並會不斷地視情況而變。拆開所謂的‘人生目標’,可以讓我們更好地理解它在我們生活中的存在和作用。”
 

自主權和逆反心理

在《上癮》一書中,兩位作者尼爾·埃亞爾和里安·胡佛提到一個關於自主權的研究。在這項研究中,研究者想知道,當一個陌生人用經過設計的特定話術向人們索要車費時,人們給出的金額是否會有所不同。結果證明,他們設計的這個特定話術雖然簡單,但極其有效,人們給出的金額是平時的兩倍。在慈善捐款中也是。在推動更多人參與社會調查時同樣起了作用。在向人們提出要求後,追加上這句話,人們會更容易說是。

這句話就是:你有權接受,也有權拒絕。

為什麼這句話讓人們更容易被說服?原因是這句話進一步肯定了人們的選擇權。那句簡單的“你有權”,卸去了人們的本能的防禦之心,讓我們不再有聽命與人的不適感。

在自主權受到挑戰時,我們會感到自己失去了選擇的自由,通常會對某種新的行為習慣產生排斥。心理學家稱之為逆反心理。因此,保障用戶的自主權是吸引他們的關鍵。

 

關於身份認同的實驗

沃頓商學院教授亞當·格蘭特介紹了一個關於身份認同的實驗。在這項試驗中,英國心理學家招募了一些曼聯球隊的球迷來參加。這些球迷從一棟建築走向另一棟建築時,看到一個跑步的人滑到在地上,抱著膝蓋尖叫。當這個滑倒的人穿一件普通T恤時,會有33%的人幫忙;當他穿一件曼聯T恤時,有92%的人會幫忙;當穿著對手利物浦的T恤,有30%的人提供了幫助。

在下一個研究開始之前,研究者請球迷們先寫下自己為什麼熱愛足球,足球對他們意味著什麼,他們與其他球隊球迷有什麼共同點。這時,同樣的場景發生,滑倒的人穿曼聯T恤時,會有80%的曼聯球迷會提供幫助;當他穿普通T恤時,是22%;穿利物浦球衣時,數字上升到了70%。因為曼聯球迷把這個滑倒的人視為“足球迷”,而非“利物浦球迷”。

這項實驗說明了兩件事情:第一,如果我們可以啟動某種共同身份的認同,人們就更願意伸出援手去幫助他人,因為人們認為這是在幫助自己人;第二,許多時候,我們沒有對別人產生身份認同,是因為我們思考他們或自己的方式太過具體和狹隘。如果我們超越一點去看,會發現更多共同點,也就更願意去提供幫助。在這項實驗中,它就取決於我們是把跌倒的人視作是敵對球隊的球迷,還是跟我們一樣,是足球迷。

 

自動駕駛時代,人才不可被信任

創新工廠CEO李開複在2017年未來論壇的演講中說,他對無人駕駛的看法是必須一次到位,不存在所謂的人機協作駕駛系統作為過渡。

李開複引用了穀歌做過的一次實驗作證。穀歌在內部招募了一批志願者,給每個人一輛自動駕駛汽車,並且告訴他們,這是用於測試的自動駕駛汽車,並不完善,需要志願者坐在駕駛位上,以便隨時應對突發情況。結果,穀歌發現,志願者幾乎很少聽從建議坐在駕駛位上,以應對突發情況。當他們發現自動駕駛表現得很好,完全可以應對路面上的各種情況時,幾乎每個志願者都把駕駛權完全交給了無人駕駛汽車,自己則去幹別的事情了,比如看視頻、睡覺。

基於這個實驗,穀歌明白了一個道理:一旦自動駕駛汽車達到了足夠高的水準,人就會想當然地把駕駛權交給汽車,要保證自動駕駛的絕對安全,就一定不能依賴於人的參與。在這種情況下,人其實是不能被信任的。無人駕駛必須能夠應對所有情況。

李開複還說,無人駕駛的最大阻礙其實正是人類。大部分交通事故正是人引起的,因為人會有情緒,會心情不好,會走神,會犯錯。人還會有固化思想。當無人駕駛汽車和人類駕駛的汽車同時上路時,顯然人類才是威脅。他也舉了紅旗法案的例子,汽車剛出現時,英國的一項法規要求汽車前必須有人拿著紅旗引路。

總之,在處理交通這件事情上,人工智慧會比人類更加可靠。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