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30年人類或將被AI超越 人工智慧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未來30年人類或將被AI超越 人工智慧

10月25日在沙特舉辦的未來投資計畫(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會議上,軟銀集團董事長孫正義稱,超級人工智慧即將來臨,可能比預想中更快。孫正義是著名的投資家,他早期曾經投資過雅虎和阿裡巴巴等公司,如今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因為非常看好人工智慧和機器人等科技,孫正義創辦的軟銀願景基金籌集了1000億美元規模的資金,計畫全部投向和人工智慧有關的公司。

機器與人工智慧的智商超過人類的那一時刻經常被稱為“奇點”,奇點什麼時候發生,科技界一直存在爭論。而孫正義的看法是:“奇點的概念是人腦將被超越。這是轉捩點,交叉點,人工智慧或計算機智能超越了人腦。這在本世紀肯定會發生,這無可爭議,毫無疑問。” 他激進地認為,奇點來臨會發生在“未來30年左右”。他說,人類平均智商只有100,甚至天才也只有200,而高智商俱樂部的入會門檻也只有130。但未來30年內,人工智慧的智商將達到10000。

孫正義說,人工智慧將會大大改變每個行業,他還回憶起自己首次看到智慧手機時的情形,這種設備如今已經徹底改變了世界。他說:“在iPhone問世之前,我與約伯斯相遇,他對我說,‘如果你看到我正在開發的東西,當我完成後,我會拿給你看,你會(驚訝地)尿褲子’”。看完之後他確實非常驚訝。

孫正義分析:“目前機器人已在某些領域比人類更聰明,未來30年,它們在大多數領域都會比我們更聰明。人類創造了工作,前提是人類總是比自己發明的工具更聰明。而這是首次,工具將變得比我們更聰明。” 不過,孫正義也認為,人類在某一點上將永遠勝過機器人,那就是想像力。“10年或30年後,至少某些人類的想像力會比機器人更強。因此,這並不是終結。人的大腦能力無限,我們的想像力也是無限的。因此,我們也會一直提升我們的想像力和直覺。”

 

浙商巨頭魯冠球的三個標籤 商業

10月25日,萬向集團董事長魯冠球去世,享年72歲。魯冠球是中國最早的一批民營企業家,在浙商中享有極高的聲望。魯冠球身上有三個標籤,我印象特別深刻。

第一個標籤是民企常青樹。萬向早年也是“紅帽子企業”,也就是說,雖然萬向是魯冠球一手做起來的,但其實屬於鄉鎮企業,早年產權並不屬於魯冠球。只是魯冠球很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並且在1988年低調地從當地政府手中把股權買斷,把公司變成了一家民營企業。這在當時屬於非常有遠見,也極其大膽的舉動。後來,不少早年的中國企業家就是因為產權性質而變得很尷尬。比如健力寶的李經緯、華晨汽車的仰融等巨頭。魯冠球是歷年福布斯排行榜的常客。無論宏觀經濟形勢如何變遷,他和公司都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和他同期,乃至稍晚的很多中國企業家,都經歷了起起伏伏。但魯冠球卻是常青不衰。

第二個標籤是國際化。萬向集團是中國公司中國際化做得最早也最成功的之一。從20世紀90年代初,魯冠球就提出了國際化戰略,先後進入日本、義大利、法國等市場,並且在海外進行了不少收購,比如萬向節行業的舍勒和洛克福特,納斯達克上市公司UAI、電動車公司菲斯科等。我做記者時,有一次聽人談起魯冠球,說一個連普通話都講不好、喜歡以農民自居的浙江人,卻做了一家國際化相當成功的公司。

第三個標籤是造車。萬向集團從做汽車零部件起家,但是魯冠球一直都有一個造車夢。曾經有報導說,魯冠球的辦公室始終就掛著一幅汽車的照片。只是,魯冠球一路謹慎,為造車做了種種準備,總覺得條件不成熟,而杭州同城的李書福卻很彪悍地直接從做摩托車殺到了做汽車,以“如果做車註定要失敗,請給我一次失敗的機會”開始,到後來收購了老牌汽車公司沃爾沃,如今已經是汽車業巨頭。不過,魯冠球一直沒有放棄。萬向在美國收購了電池製造商A123和豪華電動汽車廠商菲克斯,一直在位做新能源車佈局。2016年,萬向成為國內第六家拿到獨立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的公司。

這是低調的浙商巨頭魯冠球身上的三個標籤。

 

文學:石黑一雄的一次冒險 文學

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獲獎之後,參加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的秋季文學節,回憶了自己的創作歷程。FT中文網報導了他的演講。石黑一雄1954年出生在日本,但5歲時就跟父母一起搬到英國,從此就開始融入英國社會。石黑一雄的前兩部小說《遠山淡影》和《浮世畫家》都以日本為背景,但其實在這兩部小說發表之前,他從未回到過日本。但是,當時日本經濟的迅速起飛,讓整個世界都對日本文化充滿了好奇。就像今天世界對中國充滿好奇一樣。而石黑一雄無意之間,成為了“一個生活居住在西方,向西方世界解釋日本文化的闡釋者”,“好像成了一個旅居倫敦的日本駐外記者。”

日本成為石黑一雄身上的一個標籤。這給他造成了困擾。因為,身為一名作家,石黑一雄“希望自己的作品中有人性,有永恆的東西,而不是只有日本這個標籤。”

石黑一雄做了一個有些冒險的決定,他的第三本小說不會再寫跟日本有關的題材。他說:“這是有風險的,甚至可能會帶來一部分讀者的敵意,認為我離開了大家安排給我的位置——向西方闡釋東方的一個特殊位置。但我還是決定要做這件有風險的事,看看結果會怎麼樣。”

這第三本小說就是《長日留痕》,寫的是一個英國管家的故事。這是一個地道的英國故事——英格蘭才有真正的管家,也是石黑一雄最成功的作品,獲得了英語文學的最高獎項布克獎,改變後的電影也大受歡迎,獲得8項奧斯卡提名。

石黑一雄的這一次文學冒險反而讓他走上了一個更高的層次。也為他日後贏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石黑一雄對諾貝爾獎的評價是:“它大過作家本身,大過我,大過書本身,甚至大過文學本身,它是一個符號似的象徵,代表著特定的文化價值取向,這是諾獎之於今天這個躁動不安的時代最大的意義和價值。”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