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業再也不只是零售業了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零售業再也不只是零售業了
零售

在美國,實體零售商們也在考慮如何去應對亞馬遜帶來的挑戰。《名利場》雜誌的新企業峰會期間,一些線下零售巨頭們就在一個論壇上談了這個話題,以及他們對零售業的理解。

巴尼斯紐約精品店(Barneys New York )是著名的高檔百貨連鎖店,已經有接近百年的歷史。CEO丹妮艾拉•維塔萊(Daniella Vitale)說:“我們身處的再也不只是零售業了,而是娛樂、服務、酒店、個性化服務甚至飲食……跟以往相比新體驗一定要全然不同,這是當前整個行業缺失的東西。” 維塔萊強調,實體店並沒有死,“活得好好的”,但是實體店需要更充分的理由來讓顧客邁進實體店的門。

維塔萊的觀點是,實體零售商需要變成更加依賴資料驅動的公司,利用實體店面對面的優勢,給客戶提供個性化的服務,“亞馬遜是無所不包,可我們跟客戶建立的是一對一關聯性”,這就足夠確保線下零售商活下去。比如,如果顧客剛買了一條黑色牛仔褲,正確的做法是,給顧客推薦搭配黑色牛仔褲的白T恤,而不是繼續推銷牛仔褲。

連鎖化妝品店絲芙蘭的美國公司CEO凱文·麥當勞(Calvin McDonald)贊同這種觀點。他說,如果只跟客戶維持交易的關係,亞馬遜和其他公司很容易就能吞掉你,而跟客戶建立情感聯繫,實體店就有存在的意義。

 

 

團隊建設:圖像思維更有效

職場      團隊管理

《哈佛商業評論》刊登了企業發展顧問和執行教練泰咪·普勞夫(Tammie Plouffe)的一篇文章。他認為,圖像可以迅速調動觀賞者的情感。所以在團隊建設的時候,分享照片可能比其他的交流方式更有效。

如果你想有效領導團隊,就要讓大家弄懂你的想法,提高資訊的編碼和解碼,降低接與收之間的雜訊。有研究表明,經過三天的時間,人們對親眼看到的資訊能保留60%的內容,而對聽到的資訊只能保留10%。泰咪也在自己的團隊做了一項實驗,他讓成員們用圖像傳達他們的問題和專案預期。一年後,讓成員們重新挑選哪些圖像屬於誰,他們能記得很清楚,並且還原當時參與者想要表達的意思。

文章說,從進化的的角度來看,3萬多年前原始智人就能相互溝通了,而書面交流的歷史只有幾千年而已。我們的大腦更擅長解讀的是那些視覺資訊。從生物學角度分析也是如此,大腦中90%的精力用於分析圖像,繼而產生激素,形成刺激。

這就是為什麼泰咪推薦用照片來進行團隊建設的原因。他建議,可以讓團隊中每人準備10張高品質的照片,然後展示給大家看,讓大家討論。這些照片可能是旅行見聞、大家都認識的老朋友或者某個動人的瞬間。作為活動的主持者,要有意識地讓團隊成員在天馬行空的照片中逐漸聚攏成為一個團體。比如提出一個討論的主題,讓大家表達看法;或者是針對某張照片做一些評論。在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人的形象變得更具體,大家在情感上靠的更近,基於照片彼此之間能討論的話題也能更深入詳細。

 

機器人與不平等

10月23日出版的《紐約客》雜誌,封面插圖是,未來城市的街道上,一個人類乞討者坐在地上,機器人們匆忙走過,其中一個機器人向人類乞討者施捨像螺帽一樣的機器配件。極客公園編譯了這期的封面文章。

紐約客的記者茜拉·克哈特卡爾(Sheelah Kolhatar)拜訪了經濟學家、製造業公司、工業機器人研發公司、自動化倉庫系統公司等,瞭解工業機器人的使用對人類社會的影響。雜誌的標題是“黑暗工廠”。所謂的黑暗工廠,是工業界的一種說法,因為工廠內全部使用的是自動化流水線,沒有人類參與,所以工廠內根本不需要開燈。

這篇文章的主題是,由於機器人對人類工作的替代,會擴大不平等的程度。之前經濟學家們的共識是,科技進步誠然會消滅一部分工作,但是科技同時也會創造出新的就業機會。不過,最近幾年這種判斷開始動搖。

麻省理工的經濟學家大衛·奧特爾(David Autor)正在研究自動化對就業的影響。他說:“並不是說沒什麼工作機會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部分只有較低工作技能的人,未來不能再憑藉勞動力來獲得收入,保持一定的生活水準。”

隨著自動化水準的提升,工廠裡的工作數量變少了,而且工資水準也停滯了。這個判斷有研究支持。兩位經濟學家在2017年年初發表的一篇論文裡,研究了從1990年到2007年的美國就業市場,然後發現,一個地區工業機器人的出現,直接導致工作崗位的減少和薪資的下降。

另外一個資料是,美國2015年工人的平均收入比1973年要低9個百分點,而美國經濟同時卻增長了200%。在記者採訪的著名辦公傢俱公司Steelcase,工人的工資跟1987年時一樣。

和很多經濟學家一樣,奧特爾也認為自動化會加大貧富分化。他的邏輯是,勞動力市場建立在勞動力稀缺這個基本原理上。每個人都有一定的工作能力,人們可以通過雇傭關係,把自己的勞動能力出售給雇主,換取收入。但是這個模型在被自動化改變。自動化讓勞動力不再稀缺。同時,資本的分佈比勞動力的分佈更不均勻,每個人生來都有勞動能力,雖然可能不盡相同,但是,並不是每個人生來都有資本。金錢會流向資本擁有者和創意擁有者身上。自動化起到了杠杆作用,放大了這種不平等。

自動化的過程發生在各個領域。更高效率、更低成本、更穩定的表現,讓自動化在各個行業和各個領域都在發生。

不僅僅是公司,政府也在使用自動化機器人。在丹麥南部,政府為了節省開支,使用了很多自動化機器人,還專門請了一位首席機器人管理員,負責把機器人整合到政府部門的公共交易處理過程裡。比如,醫院裡可以移動物體的小型移動機器人,可以為醫生和護士搬運手術器械,而且,不像人類工人,機器人不會抱怨或者抽煙。這能節省大量成本。首席機器人管理員說,納稅人每小時要為像清潔工這樣的非技術性工作者支付33到34美元,但用機器人的成本,每小時最多花95美分。但是,當然了,普遍使用機器人,清潔工就失業了。

自動化也不僅僅發生在製造業。麥當勞正在全面推廣自助點餐機,並且希望在2018年時,用自助點餐機取代5500家門店的人類收銀員。自動駕駛技術就更別提了。優步收購的自動駕駛公司Otto,希望能實現長途貨運的自動化。美國有將近200萬長途貨運卡車司機。他們大多數學歷不高,工資成本占到長途貨運行業7億美元行業成本的三分之一。因此,這個行業有強烈動機來引入自動駕駛技術以降低成本,但是這些並沒受過良好教育的司機,就很難再找工作了。在建築行業,一家紐約的公司已經研發出一個自動化系統,每天可以砌800到1200塊磚,是普通泥瓦匠的兩倍多。

像亞馬遜、沃爾瑪等零售公司以及大的製造公司的倉庫裡,工作也在被自動化替代。自動化倉庫系統研發公司Symbotic的首席執行官克裡斯·格哈甘(Chris Gahagan)說:“如果有人能以自動化的方式建立一個倉庫,以更低的價格銷售商品,其他人就必須跟進。消費者看價格進行選購,所以供應鏈的成本很重要。沃爾瑪製造了一個非常高效的供應鏈,這就是為什麼它能提供最低價格的商品,所以每個人都必須競爭。”

這篇報導並沒有給出解決方案。但是,記者採訪的一個機器人專家,很認同普遍基本收入的理念。普遍基本收入指的是,政府會為每一個公民提供足夠多的錢,來維持生活費用和醫療保障費用。而且,這位機器人專家也深信,藍領工人不是唯一需要政府經濟資助的人,自動化會讓包括會計師、醫生、律師、教師、記者等白領工作者也受到威脅。人類在同越來越強大的電腦競爭工作崗位。

以上就是《紐約客》雜誌關於自動化對就業和不平等影響的文章內容。希望對你有所啟發。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拜見機器主子:致我們正在消逝的勞動力資產 |《紐約客》封面》,見於微信公眾號“極客公園”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