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創新者的兩個創新建議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高手:創新者的兩個創新建議

創新科技

松岡容子(Yoky Matsuoka)是矽谷科技圈一個傳奇人物。她在青少年時期作為一名職業網球選手從日本到美國學習。但是因為傷病,她的運動生涯被迫終止。結果,她轉而成為機器人領域的專家,獲得過麥克亞瑟天才獎,在卡內基梅隆大學和華盛頓大學都教過書。

2009年時,松岡容子離開大學,參與創辦了穀歌內部神秘的創新實驗室Google X。我們之前也曾介紹過穀歌的這個神秘部門。之後她還加入過蘋果公司,參與蘋果和健康相關的專案。不過,2017年年初,松岡容子又回到了穀歌,擔任穀歌旗下智慧家居公司Nest的首席科技官。

在《財富》雜誌舉辦的最具影響力女性峰會上,松岡容子介紹了她對創新的一些看法。松岡容子說,雖然所有公司都需要創新,但為了顛覆而顛覆並不會起作用。她以自己聯合創立的Google X為例,這個團隊創造了“教科書式的變革”技術,但“他們賺不到錢”,“這是大多數公司所追求的嗎?”所以,“為自己的Google X許願時要小心,因為你得到的也許並不是你想要的。”

松岡容子的第二個觀點是, 儘管在回望過去時,每個人都會感慨科技改變世界的速度,但是,實際上,“創新的速度真的很慢,它不像我們想的那麼嚇人。”她的意思是,大的趨勢其實並不難看到。因此,她建議,不要去追趕潮流或者競爭對手,所有公司都應該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們都知道要出現的是這些東西,那麼我們應該集中在哪一個上面呢?”

這就是松岡容子對創新的兩個觀點:不能為了創新而創新;要懂得專注。

 

 

對沖基金教父:怎樣選擇職業

職業發展

朱利安·羅伯遜(Julian Robertson)在1980年創辦了老虎基金。老虎基金是美國最大也最著名的對沖基金公司之一。1993年時,老虎基金同索羅斯創辦的量子基金一起狙擊英鎊和里拉,獲得巨大收益,一戰成名。朱利安·羅伯遜現在已經是對沖基金行業教父級的人物。在《福布斯》雜誌的百年紀念特刊中,朱利安·羅伯遜談到自己年輕時是如何選擇工作的。騰訊新聞編譯了訪談內容。

在朱利安·羅伯遜開始工作時,也就是1950年代,大家最青睞的工作是廣告行業。當時所有的人才全都投身廣告行業。而投資業幾乎沒什麼人關注。但是,他從小就對股票感興趣,真的很想在投行工作。於是,他從一個普通的證券經紀人開始起步,最終創辦了全球最大也最知名的對沖基金之一老虎基金。

今天,投資行業成為年輕人選擇工作時最熱門的行業之一。但與此同時,也有很多人好奇, 為什麼對沖基金的業績表現不再像之前那麼搶眼。朱利安·羅伯遜的看法是,那是因為對沖基金行業競爭過於激烈了。所以,他說:“如果我是現在開始進入職場生涯,我會首先觀察一下各種不同領域的競爭情況,然後考慮那些並非炙手可熱的行業。”

 

 

向阿裡學習找人、找錢、找方向 創業阿裡巴巴

嘉禦基金創始合夥人、董事長衛哲,曾經擔任阿裡巴巴CEO。他在第六屆東沙湖杯“千人計畫”創業大賽期間,發表了主題為“創業者如何成為1%的倖存者”的演講。衛哲結合他在阿裡的經驗,從找人、找錢、找方向三個方面,給創業者提供了一些建議。

第一是找人。衛哲認為,找人在本質上是找經驗。詳細說,又分為三個方面:品質、數量和方法。

首先是找人的品質。衛哲表示,很多創業者剛創業的時候,更迷信的是經驗而不是經歷。甚至有很多做電商的創業者,一上來就讓衛哲幫忙找阿裡巴巴出來的人。衛哲卻說:“你只是知道這個人是阿裡出來的,他到底在阿裡巴巴做什麼,有什麼經驗,這些你知道嗎?” 衛哲認為,創業者需要的不是有什麼經歷的人,而是有適合的經驗的人。這樣找人才有品質。 衛哲舉例說,2000年,年紀比馬雲大很多的關明生加入了阿裡巴巴。到阿裡之後,關明生說,有組織才有公司。今天阿裡最重要的使命、願景、價值觀和高效的執行力,都是2000年由關明生確立的。所以,找人關鍵是知道自己的團隊缺什麼。衛哲說,馬雲正是知道26歲的自己缺經驗,才請來有經驗的管理者,幾年之後阿裡才能發展得好。

其次是找人的數量。人給組織帶來衝擊,不是成本,而是管理的混亂和低效。創業者一定要搞清楚人數的規劃。很多創業者有錢的時候,缺人就加,但並沒有對人的效率做出規劃,更沒有想過如何管理更多的人。最開始團隊比較小的時候,管理很容易,但是到幾百人的時候,創業團隊人數每擴大一批,就會死一批。衛哲說:“大量創業企業走向高風險的階段,叫做‘隔兩級’,意思是說,創始人和一線員工中間產生了兩層幹部,企業規模大約在1000-2000人。公司的執行力往往在這個時候產生最大的問題。”所以,創業者對員工人數的規劃,到底是按需要,還是按能力,這些都要想清楚。

最後是找人的方法。衛哲說,很多創始人一開始都是自己招人,其實效果是不錯的。但是等拿到了錢,有了人力資源總監負責招聘之後,就開始出問題了。要知道,馬雲一直堅持親自面試,直到阿裡巴巴達到500人的規模。一個行政經理招的人最後也就是行政經理,而馬雲招的前臺就有可能成為副總裁。衛哲建議,創業者在創業規模並不大的時候,不要輕易下放招聘權。

第二是找錢。在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衛哲先是分析了今天的投資環境。他說,從投資人和創始人的角度,可以用三個同樣的詞來形容。投資人的角度叫“人傻、錢多、速來”:“人傻”不是說投資人智商低,而是說很多沒有經驗的、大量行業外的人沖了進來;“錢多”指的是外資、民資、國資都湧進來了;“速來”是說投資機構對一個項目的判斷週期變得越來越快。

而從創業者角度來說,這三個詞就要倒過來念,叫“速來、錢多、人傻”:“速來”說的是創業者盲目追求速度和規模,很少談效率,而沒有效率的增長等於加速自殺;“錢多”指創業者現在拿到的錢越來越多;“人傻”是說這種情況會把聰明的創業者也弄傻了。

所以, 在找錢方面,衛哲建議創業者一定要想好要找多少錢。衛哲舉了阿裡巴巴的例子。2007年,阿裡巴巴第一塊業務在香港上市,融了17億美元。這在今天也不是小錢,在2007年更是一筆大錢。上市回來第二天,馬雲就讓蔡崇信把13億美元找個地方存起來,因為馬雲覺得阿裡當時沒有能力花好17億美元,大概只有花三四億美元能力。

衛哲說,今天很多創業團隊在拿到500萬時,公司管理得挺好的,但半年之後拿到5000萬時,就很難成長到那個能力了。“絕大部分的創業企業,不是餓死的,而是被撐死的,是被太多的錢撐死的。因為創始人和團隊還不具備花好這麼多錢的能力。”所以創業者要經常問自己,能做到多大規模,如果管理能力不到的時候融資規模太大,反而會被錢撐死。

第三是找方向。在這一點上, 衛哲認為要主動尋找不斷變化的小方向,但不要追求面面俱到。他說自己看過2001年馬雲寫給軟銀的商業計畫書,到今天為止,除了“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句話沒有變,其他的生意模式、業務戰略全變了。所以,衛哲說,成功的大方向不變,但怎麼去實現大方向的小方向是經常要變的,甚至是肯定要變的。

找方向的第二件事,是要想清楚自己的模式,到底適不適合迅速向全國甚至是全球擴張。衛哲認為,不是所有模式都需要跨城市的發展。“阿裡巴巴就犯過這樣的錯誤,融資了以後,在1999年、2000年的時候,把分公司業務擴展到了全國50多個城市,全球還加10個城市。後來又全球性收縮,到2007年上市的時候,阿裡巴巴75%的收入和85%的利潤僅來自浙江和廣東兩個省。也就是說,這兩個省的業務支持了一個250億美元的公司。”衛哲說他到了阿裡巴巴之後,用了三個月去了70個公司,他之所以能一天跑四個分公司,正是因為這種高密度的分佈。在這種情況下,公司的管理半徑很小,效率也特別高。

以上就是衛哲對找人、找錢、找方向的觀點,希望對你有啟發。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衛哲:創業者如何向阿裡巴巴學習成為1%的倖存者?》,見於科技媒體36氪。

改寫:亞平寧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