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投資人的試錯和失敗哲學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明星投資人的試錯和失敗哲學
投資人

晨星資本創始合夥人劉芹是中國最成功的早期投資人之一。他最著名的投資專案是小米科技。此外,劉芹還投資過包括歡聚時代、UC優視、拉卡拉等今天看來很成功的公司。在中歐創業營第六期的開學典禮上,劉芹分享了他對創業和投資的看法。其中,他對於失敗和試錯的觀點尤其讓人印象深刻。

劉芹對優秀創業者的判斷標準正是,試錯效率。

他的邏輯是,對於創業公司而言,外部的融資市場是不可控的,唯一可控的是手中的資源如何分配。最直接的就是人才和錢花在哪些地方。成功的創業者,在資源配置上浪費的一定要少於同類公司。但是,浪費卻是必須的。因為創業就是一個試錯的過程。如果不浪費,根本就不知道路在哪裡,不知道哪些機會可行。所以,創業公司真正拼的是試錯效率,優秀創業者的優勢在於試錯的效率高。

劉芹從兩個方面來理解公司的試錯。一個方面是方向,試錯可以,但大方向不能出錯。如果用打仗來形容創業過程中的試錯,打仗一定會有犧牲,犧牲掉的就是分配過來的資源。創業者要考慮的是,如果犧牲了這些資源,公司能得到什麼。大方向如果出錯,就是主帥無能累死三軍,資源會被毫無效率地犧牲掉。劉芹說: “只有戰略級的思考,才有一級部署和戰鬥性的結果。如果沒有戰略級的思考,就是在犧牲士兵的信任。”

另一個方面是回饋機制。劉芹建議,好公司的回饋一定要短,要能迅速知道自己是對是錯。回饋得越快,創業者越能冷靜客觀,糾正錯誤。

劉芹對失敗的態度是,創業失敗非常正常,成功本身是一個低概率事件。因為創業是要從零開始做一件事,涉及到團隊、資金、戰略等方方面面。如果想明白了這件事情,那麼,在其他約束條件不變的情況下,提高概率的唯一辦法就是增加次數。

對於投資人而言,這個道理也成立。劉芹的方法是,識別出來稀缺的優秀創業者之後,他會投三把。第一次創業失敗了,那麼他第二次創業成功的概率會是第一次的10倍;第二次再失敗,第三次創業成功的概率又會是第二次的十倍。每一次的失敗都會讓這個創業者的能力變強,他創業成功的概率也會隨之增加。

投三把就是給這個優秀的創業者三次機會。劉芹說:“一個人的創業黃金期在8年左右,找到一個優秀創業者,連投三把,就是跟他合作十年,從零開始一路規劃,把一個願景變成可行方案,總結失敗,如果三把都不行,就認帳。就是用時間把運氣成本降到最低,將能力權重拉到最高,用次數來過濾運氣。但是得承認要有運氣,不行就心安理得地認輸。”

要想不失敗,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對時機的考慮。在劉芹看來,最好的時機就是領先市場0.5步。如果過於領先,反而熬不到市場起來的時候,享受不到領先帶來的紅利。過去20年很多人對科技浪潮的預測,之所以最終沒有變成現實,原因是,大部分人都只是從技術角度考慮,但卻缺乏對市場的考慮。對市場的考慮中,最重要的是消費者洞察,也就是消費者是否能夠接受新產品和新技術。創新的最後檢驗者一定是消費者。

劉芹說,創業者對大勢和時機,要有自己的判斷和理解,同時對自己也有一個清醒的認知,“大環境發生重大變化時,應該首先搞明白你對在何處、錯在何處,你是誰,什麼是在大勢裡裹挾,什麼是你應該堅持的,並想辦法管理環境變化帶來的不利一面。”一方面要學會利用新的工具放大自己的優勢;另一方面,又要堅持不為了迎合市場而傷害核心競爭力。

站在投資人的角度,在創業公司瀕臨失敗時,劉芹會判斷,創業者遇到的困難是什麼。首先看產品,如果產品是對的,那麼他會考慮在控制風險的情況下繼續追加投資;然後看經濟大趨勢,是不是適合長跑,也就是在持續虧損的情況下堅持到盈利的一天;以及看人,是不是創業者本身能力等原因。

劉芹說,他個人一直有一個觀點,一個公司最終能夠做成功,是因為乘法原理,假設做一個公司有十幾個環節,每一個環節都比別人厲害10%,比如戰略勝出10%、資源配置比別人好10%、執行比別人好10%,最終結果就會好很多。

以上就是投資人劉芹對試錯、失敗和成功的觀點。希望對你有啟發。

本期內容參考來源:《晨星觀點|劉芹:優秀創業者的優勢在於試錯效率》,見於微信公眾號“晨星資本”。

 

商業中的兩個四字基本原理

創業

10月12日,嘉禦基金創始合夥人兼董事長衛哲在第六屆東沙湖杯“千人計畫”創業大賽上發表了演講,他向創業者分享了自己總結的創業心得。他用兩個四字詞彙來總結,就是“廣深高速”和“多快好省”。前者是指企業的戰略方向,而後者則是用戶體驗上的方向。其實這兩個心得不僅適用于創業公司,也適用於各個階段的公司發展。

在戰略方向上,衛哲認為,如果“廣深高速”這四個字都要做,那肯定公司會死掉。做廣度的同時深度一定做不好,這時候需要你反問自己的業務模式,到底是必須先做深度還是先做廣度?而“高”是指使命,比如阿裡巴巴的使命就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而不是掙快錢。而“速”指的是速度。在企業的不同階段,或者根據業務模式,企業對“廣深高速”的選擇是不一樣的。

同樣“多快好省”在起步的時候要面面俱到也很難做到,也很難活下來。因為四個字有時候是有衝突有矛盾的。衛哲舉例說,便利店做的是“快”和“好”,美國的Costco(美國最大的會員制連鎖倉儲超市)做的是“省”和“好”,便利店犧牲了“省”,Costco犧牲了“多”和“快”。電商也類似,淘寶靠“多”和“省”取勝,至於好不好?看你運氣吧。到了京東,怎麼辦?既然你占了“多和省”,那我就從“好”和“快”做文章。京東第一個提出“三日達”、“次日達”、“當日達”。所以,“多快好省”中把一個字做到極致,能不敗;能做兩個字,能贏;想做三個字,就快死了;四個字想一步到位,那就死定了。

 

俞敏洪:我信仰通透的奮鬥

新東方

新東方創始人兼董事長俞敏洪接受了《上海證券報》的採訪,在採訪中他也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態度,以及他對奮鬥與失敗的心得。

俞敏洪說,到現在他還是會天天感到絕望,但也不斷從絕望中尋找希望。比如當下他非常關心海外上市的VIE架構公司怎樣回歸A股,以及人工智慧對教育與學習領域的影響。“從絕望中尋找希望”不僅是俞敏洪的人生態度,他也曾經以此為題寫過一本書,並且也一直通過新東方的教學把這種態度傳遞給學生。這也讓俞敏洪和新東方的教育帶上了“勵志”的色彩。他說:“我的信念就是任何一個人出生就是受苦的,人生總會有各種各樣的苦難。有的人在這個過程中消沉了,有的人會奮發努力往前走。事實證明,凡是奮發向前的人生永遠比消沉放棄、因循守舊的人生要更加好。人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命運,但能部分掌控自己的命運。”

在失敗後怎樣去調節自己的心態,俞敏洪認為:“人需要接受兩個狀態,人是有局限性的,人是會犯錯誤的。在這兩個狀態下,不管你是被局限了還是犯錯誤了,你都不能放棄。我比較信仰通透的奮鬥,就是你已經想清楚了,可以承受過程中的失敗。”在多年前,俞敏洪也曾經後悔讓新東方在海外上市,因為上市後公司就要以業績為目標,但是教育本身是以品質立本的,需要時間,二者間會有天然的矛盾。經歷了一段痛苦時期、新東方找到了平衡點,俞敏洪總結說:“當一件事已經不可避免地到達一個拐點之後,你就必須站在這個新的立場角度把這件事做得更好。對新東方來說,就是怎樣利用上市公司這個優勢,把教育做得更好。現在,新東方可以利用資本力量,跟全球的教育研發機構強強合作,並且引入高新技術,再加上自身對教育的理解,發揮更大的教育能量和貢獻。”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