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內容審查難題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Facebook的內容審查難題
社交網路      廣告

在美國,歷史上並不缺乏對媒體在總統大選中扮演的角色的討論。比如佛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善於利用廣播;甘迺迪總統善於利用電視。社交媒體出現後這種討論就更多了。2016年希拉蕊和特朗普的總統競選中,媒體同樣扮演著重要作用。特朗普後來被稱為Twitter總統,他自己也在採訪中大談自己對社交媒體如Twitter和Facebook的仰仗。

但是,在這一次討論中,出現了另一個聲音:是否可以通過社交媒體上的假新聞影響人們投票,從而操控選舉?Facebook的CEO馬克·紮克伯格曾經說,認為Facebook上的假新聞可能影響了大選是一個瘋狂的想法。不過,Facebook在國會壓力之下進行的調查表明,的確存在著同俄羅斯相關的虛擬帳號通過購買Facebook廣告影響選舉的情況。Facebook已經向美國國會提交了超過3000份政治廣告,都是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與俄羅斯有關的公司購買的。這些廣告的議題涵蓋種族、宗教、政治和經濟。通過Facebook的自助廣告平臺購買推廣服務後,這些帖子頁面會出現在使用者的動態消息裡。Facebook的演算法會檢測到那些對這些話題感興趣的使用者,然後推薦給他們。

Facebook暴露出的問題,引發了激烈的關於科技大公司依賴演算法向使用者推薦內容的爭論。《金融時報》的一篇文章採訪了哈佛商學院教授本•埃德爾曼(Ben Edelman)。

埃德爾曼說,200年來,人們有一種期望,媒體會審查新聞(真實性)並盡到自己的義務。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就要被追究責任,“一個小學圖書館的普通管理員接受的培訓,都比身為決策者的Facebook主管更多。矽谷的出發點是青睞高度可量化的解決方法,無需人的參與,並且認定只有工程學掌握著答案。客氣地說,這種思路正在暴露出局限性。”

哥倫比亞大學法學教授吳修銘是資訊產業的研究者,作品包括《總開關》和《注意力商人》。吳修銘說:“你或許可以想像,1950年,冷戰進入高潮的時候,蘇聯可能曾試圖秘密購買廣告來支持某個實力稍遜、或者更親蘇聯的總統候選人。但那時政治廣告受到高度監管。”

Facebook已經採取了一些補救措施。比如,公司在老牌媒體《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上購買整版廣告挽回聲譽;以及,組建一個1000人的內容審查團隊,審核平臺上的廣告。但是這些措施並不能讓它的批評者滿意。

 

頂尖高手敗于人工智慧後的心態

人工智慧      圍棋

周浩是著名紀錄片導演,他的作品《棉花》、《大同》曾分別獲得第51屆和第52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在10月12日香港舉辦的世界人文大會上,周浩公佈了自己完成的最新一部作品《7%》,這部紀錄片關注的是圍棋領域的人工智慧話題。在人工智慧棋手戰勝人類之後,周浩大量採訪了圍棋高手是怎麼看待這件事。周浩接受了新媒體36氪的採訪,談了他對圍棋選手柯潔的觀察。在今年5月的圍棋人機大戰中,柯潔敗給了人工智慧對手AlphaGo。

周浩解釋,拍這個片子,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圍棋選手們是最早因為人工智慧而影響到人生和職業規劃的一個群體。他們的這種影響,會對未來的人起到某種借鑒作用。而觀察今天圍棋選手的反應,我們可以想像未來我們該怎麼反應。

周浩說,他看到的所有圍棋選手,“當AI出現的時候,他們的喜悅甚至會大於他們的悲哀。我遇到情緒波動最大的人也許是柯潔”。周浩提到,他與柯潔談話時,柯潔曾經提到“人工智慧為什麼不晚點出來呢”。周浩這樣想柯潔的感受:當人是第一的時候,突然間別人告訴你不是第一了,那種失落感是非常強的。周浩碰到的職業選手只有柯潔一個人是這樣的心態。而對別人來說,“圍棋的勝負當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一定程度上,比如說古力,曾經在若干年前他是世界第一,現在不是了。到這個階段,就會非常冷靜地來看待勝負。”

不過周浩也說,他感覺柯潔也不是絕對的失落。“因為他也覺得AI的出現,讓他的棋藝有大幅度的增長。當柯潔突然發現,有人能夠讓先,那對他來說,原來有一個圍棋上帝是存在的。如果是一個心智特別健全的人,就會覺得我之前環視世界是沒有老師的,突然間有一個人能夠做我的老師,原來我還有這麼多的不足,我覺得是應該感謝的。”從這個角度說,“他的喜悅或者是他的驚喜,可能還略大於他的失落。”

 

朱嘯虎:創業領域的三個變化

創業      投資

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在10月13日的媒體群訪中描述了幾個創業領域的變化:

首先是創業模式的洗牌變得非常快。朱嘯虎說:“我不知道什麼叫上半場、下半場,但是,現在的創業洗牌是很快的,一般兩年就洗牌。”他舉例子說,比如直播基本上是一年之後,市場上就只有三四家公司佔據主導地位了;共用單車也是,現在兩家公司佔據了95%以上的市場份額。

創業公司成功和失敗的速度也都更快了。過去五年,在中國從創業到成為獨角獸的平均時間是4年,其中40%以上的公司只用了兩年;而在美國,成為獨角獸平均要7年,只有不到10%的公司可以在兩年左右成為獨角獸。因此,朱嘯虎說,他們一直跟創業者說,“如果你做的是消費互聯網,半年以內做不起來,那可能就起不來了。對創業者來說,你的試錯成本非常低,有沒有機會迅速成長,如果做不到這一點,說明有一些事情做錯了。”

第二個變化是風口的迅速轉向。在朱嘯虎看來,共用經濟中市場空間最大的衣食住行領域,玩家已足夠多,其他領域想像空間並不大。因此,投資人迅速轉向了新零售。朱嘯虎認為新零售受益於90後消費群體,相對價格,他們對便利性更敏感,“未來的新零售、新娛樂領域,都是以碎片化、便利性和智慧化為趨勢,相反不是那麼講究性價比。”他還說,金沙江創投打算把滴滴的每輛車都變成便利店,讓用戶可以在乘車時買飲料、零食等。

第三個變化是資本的作用越來越大。2009年,京東在融資時,大部分風險投資都很猶豫,因為京東的商業模式很重,要自己建倉庫和物流。按照朱嘯虎說的數字,京東在上市前累計融資12億美元,但是今天,滴滴累計融資已經達到150億美元。從這個對比就能看出今天資本的變化。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