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如何正確對待自己的錯誤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方法:如何正確對待自己的錯誤
心理      同情

每個人都會犯錯,可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錯誤,也可能是大錯誤。犯錯之後,人們一般會有這樣幾種表現:一種是“自憐”,覺得自己不行,感到很羞愧。另一種是“自我放縱”,覺得犯了錯也無所謂,根本不在乎。還有一種就是“自我同情”,意思是像同情朋友一樣同情自己。Facebook首席運營官謝麗爾·桑德伯格在她的新書《另一種選擇》裡說,我們在犯錯的時候,最好用自我同情來對待自己,它能讓我們帶著關心和理解去處理自己的錯誤,而不是自責和羞愧。

桑德伯格寫這本書的緣起,是因為她的丈夫戴夫在2015年突然去世。戴夫是桑德伯格的精神支柱,所以在遭遇打擊之後,她曾經把丈夫的死歸咎於自身,並且一度覺得自己再也不會像過去那樣快樂了。在沃頓商學院心理學教授亞當·格蘭特等朋友的幫助下,桑德伯格通過一些方法,一步步從支離破碎的不幸與災難中復原。“自我同情”就是桑德伯格在復原的過程中學到的一個認知,她把這個認知寫進了書裡。

自我同情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復原力。一項關於婚姻失敗的研究發現,人們的復原力和他們的自尊程度、樂觀態度、離婚前的抑鬱狀態沒有關係,和感情不和的持續時間長短也沒有關係,真正幫人們對抗不幸、讓人們繼續向前的,正是自我同情。此外,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返回美國士兵中,有自我同情能力的士兵,他們的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狀有顯著的緩解。

要做到自我同情,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聚焦在自己的行為上,而不是人格,也就是“對事不對人”。你要意識到,做了壞事並不代表自己就成了壞人。書裡說,責怪自己的行為,會讓人感到內疚,而不是恥辱。內疚能讓人一直努力改進,讓人有動力去修正自己的錯誤,在未來做出更好的選擇。但是恥辱卻會讓人覺得自己很渺小,讓人更容易憤怒,更有攻擊性,或者變得越來越自卑自憐。研究表明,有恥辱傾向的大學生,要比有內疚傾向的大學生更容易酗酒嗑藥,而恥辱型的犯人重複犯罪的可能性,也比內疚型的犯人要高30%。有恥辱傾向的小學生和中學生的敵對情緒更強,更有攻擊性,而有內疚傾向的學生更願意主動化解衝突。

寫作是自我同情的另一個工具。在一項實驗中,研究者要求參加實驗的人回憶他們糟糕的經歷,比如在重要的考試中不及格,輸掉比賽,在臺上表演時突然忘詞等。他們要給自己寫一封信,表達他們對有同樣經歷的朋友的理解。結果表明,和那些只寫了自己積極體驗的人相比,這些自我同情的人幸福程度更高,憤怒程度更低。

心理學家早就發現,把感受變成語言能幫人們度過悲傷,並且克服悲傷帶來的影響。寫日記就是一個辦法,有超過100個實驗都證明了寫日記的治癒效果。把創傷事件寫出來,可以有效減輕焦慮、憤怒等情緒反應。即使偶爾寫幾分鐘日記,也能讓人產生變化。而且心理學家說,你不用什麼都寫,當你覺得需要寫的時候就寫,不想寫的時候就停下來。對許多人來說,在組織故事結構的過程中會產生頓悟;對不喜歡寫作的人來說,對著答錄機講故事也一樣管用。

此外,給負面情緒貼上標籤,也能讓人更容易處理負面情緒,而且標籤越具體,效果就越好。比如,“我覺得很孤獨”就比模糊的“我感覺很糟”的效果更好。把感受變成文字,更能讓人戰勝那些負面情緒。在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找了一些害怕蜘蛛的人,其中一組人只是想了一下蜘蛛是無害的,另一組人則要把對蜘蛛的恐懼寫出來。結果,當蜘蛛出現時,那些把恐懼寫出來的人的生理反應更小。

當然,桑德伯格說,這種方式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發生了悲劇之後立刻寫日記,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對有些人來說,事情剛發生,他們還來不及反應處理。寫作的確能減少孤獨感,改善情緒,但不一定能減輕悲傷或者消除抑鬱症狀。

除了把情緒寫出來,書裡還提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多關注自己的小成功和小貢獻。桑德伯格在寫日記的時候,心理學家亞當·格蘭特建議她寫下每一天做得好的三件事。有證據表明,專注於心理學家稱之為“微小成功”的事件,的確有效果。在近期的一項研究中,參加實驗的人需要每天花5~10分鐘寫下當天發生的好事以及原因。三周後,研究人員發現,這些人的壓力水準降低了,心理和身體上的不適也減少了。心理學家認為,發現這些小成功、小貢獻之所以管用,是因為貢獻是主動的,它提醒我們,“我們可以做到”,從而幫我們建立自信。

以上就是桑德伯格在新書《另一種選擇》中介紹的“自我同情”概念,希望對你有幫助。得到訂閱專欄“萬維鋼·精英日課”第一季,以及得到“每天聽本書”欄目,也解讀了這本書,如果你感興趣,可以去瞭解更多的內容。

本期文章參考內容來源:《另一種選擇:直面逆境,培養復原力,重拾快樂》,中信出版社出版。

 

 

洞察:合作的最佳狀態

管理      協作

《財富》中文網發表了一篇凱洛格商學院策略學教授本傑明•鐘斯談合作的文章。凱洛格商學院是美國最好的商學院之一,設立在西北大學中。首先,為什麼合作越來越重要?一個重要原因是,知識正在越來越細分化和專業化。鐘斯以製造飛機為例。1903年萊特兄弟兩個人就設計了一架飛機;今天一架波音787飛機,僅僅發動機一項就需要幾十人的研發專家,更別說還有操控裝置、液壓系統、飛機機體本身等其他部分。今天製造飛機不可能僅僅憑藉一兩個航空通才就完成,必須通過各種專家合作。

鐘斯談的第二個有意思的問題是,合作的最佳組合是什麼?鐘斯跟人合作研究過,在學術論文領域,什麼樣的論文能取得最大成功。結論是,“如果全篇充滿新意,效果會很差。如果極度傳統,毫無新意,效果也很差。”最成功的合作組合是大部分傳統,但加入一些出人意料的元素。這個結論也適合其他領域。鐘斯以手機的拍照功能為例,手機拍照時的哢噠聲跟相機拍照時的聲音一樣。要想把聲音改掉很容易,為什麼要沿用能?因為消費者已經習慣了這種聲音,它讓人感到舒服。

第三個問題是如何鼓勵合作。一個方法是,製造出人們經常會遇到彼此的空間。比如皮克斯的辦公樓,衛生間位於每一層樓的中間,辦公樓的中庭還有一個食物和咖啡空間,這就會讓動畫師、編劇、作曲家、技術人員等不斷地能夠碰到彼此,增加激發出合作創意的概率。當然,也不是每一次互動都能產生結果,但這也沒關係,重要的是創造出更多互動機會。

 

觀點:時尚是你和自己的關係

時尚      設計師

服裝設計師克里斯多夫·勒梅爾 (Christophe Lemaire)曾擔任過愛馬仕的女裝創意總監,如今他擁有自己的品牌“勒梅爾” ,同時也是優衣庫巴黎研發中心藝術總監,負責優衣庫U系列的設計,這個系列非常受歡迎,每次上市時都會被搶購一空。勒梅爾接受GQ採訪時,分享了他對時尚的態度,《好奇心日報》編譯了這篇文章。

勒梅爾不喜歡矯揉造作的時尚,對他來說,穩定、可靠、固定的東西更有吸引力。勒梅爾曾在巴黎的Belleville街區看到一些穿著大膽時髦的中國老年人和阿拉伯人,他被他們身上的高貴和對潮流的反抗所吸引,“現在的人面對一種壓力,好像如果你想要變酷,只有一種方式,如果你不去遵循這個潮流,就不酷。我覺得這是一個災難,這個現在不管用了,知道你是誰,並且不被潮流影響是很重要的品質。”

勒梅爾認為:“時尚並不是一個膚淺的東西,它是你最表面的自我映射,它是一種語言,是你和自己的關係,有時候還挺深刻的。你必須要瞭解你自己,可以和自己相處,如果你想要的話也可以變得古怪。它不一定是嚴肅的,但是你一定要對自我感到舒適。這就是為什麼你要去反抗體系試圖強加在人們身上的形象。”勒梅爾說,做生意時,需要純淨、誠實、尊重每一個客戶,不能在品質上欺騙他們,人們能認出來什麼是好的東西,什麼是在欺騙他們。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