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機會不平等的4個因素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造成機會不平等的4個因素
羅伯特·派特南(Robert Putnam)是美國當代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和社會學者之一。他的代表作包括《使民主運轉起來》,研究的是義大利在二戰之後如何建立起現代政府,《獨自打保齡》研究美國社區的衰落。這兩本書都是過去半個世紀被引用非常多的社會科學著作。他也擔任過多屆美國總統、英國首相、法國總統等政府首腦的顧問,在西方的學術界和政治領域都擁有很大的影響力。

派特南最新的一部作品是《我們的孩子》。這本書要討論的問題同樣宏大而且切中現實:美國社會中的不平等和階層流動機會的變化。

我們在談論不平等時,首先要區分兩個概念,收入平等和機會平等。

收入平等指的是大家最常談論的財富分配的不平等問題,也就是貧富差距的擴大。機會平等指的是,無論你出身如何,都能在一個大致相同的起點上開始奮鬥,也都能得到大致平等的機會。所謂美國夢,指的其實就是機會平等,一無所有的窮小子可以白手起家,靠個人奮鬥成功。也正是因為美國社會過去在機會平等上做得很好,所以,美國人一直對收入不平等的容忍度也很高。

派特南在《我們的孩子》中研究的是後者,美國下一代的機會平等在遭受威脅。這本書的副標題也表明了這一點:危機中的美國夢。

派特南和他的研究夥伴一起,從家庭結構、父母、學校條件、鄰里社區四個方面,調查和訪問不同階層的孩子和他們的父母,來說明這一點。這是四個造成機會不平等的因素。

家庭結構上,受過大學教育、經濟收入在前三分之一的上層階級家庭,出現了一種“新傳統”婚姻的模式。這種模式是指,夫妻雙方都外出工作,等到事業走上正軌,才開始考慮生孩子的問題。但是,僅受過高中教育,經濟收入落在後三分之一的下層家庭,出現的是“一種新的、更雜亂多變的家庭模式”。有的社會學家稱之為“脆弱的家庭”,在這種家庭中,性伴侶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短暫,孩子的養育也逐漸同婚姻脫鉤,孩子的父母可能根本沒結過婚,即使處在婚姻關係,這種婚姻也很脆弱。

派特南說:“上一代人的貧窮造成了及家庭的解體,而家庭解體又造成了下一代人的貧窮。但無論如何,家庭都是事關全域的重要因素。單親父母越多,也就意味著社會流動性越低,雖然不是絕無例外,但相關性也很強。”

家庭結構必然會影響到父母對孩子的學前教育。這是機會不平等的起點。派特南引用最新的神經學研究說,嬰兒的大腦天生具有從經驗中學習的能力,因此,成長環境從一開始就影響到他們的大腦組織發育。尤其是在”非認知性技藝“,比如勇敢、樂觀、責任心、自控力等方面。“兒童的大腦並不是一台可孤立運轉的電腦,而是一種社會性的器官和機制。”

而且,派特南指出,絕大多數的研究都表明,在培養孩子上,不同階層的父母已經表現出了明顯的差異。“高知父母致力於培養自主、獨立、有自我反思能力的下一代,要讓孩子自尊自強,有能力做出積極向上的選擇;教育程度不高的家長往往把目光投向幾率和服從,要求孩子嚴格遵守家長定下的各種規矩”。上層家庭在培養孩子上採用的是“推進式策略”,父母會鼓勵孩子在舒適的環境中開發潛能;窮人家培養孩子的策略卻是防備式的策略,也就是以保護孩子安全為首要考量。

兩類父母在對孩子的時間投入上也表現出很大差異。最典型的就是“睡前故事時間”和“共進晚餐時間”。因此,出生在父母受教育程度高的家庭的孩子可以享受兩種成長紅利,更多的金錢和投資,更多的時間投資。而下層家庭的孩子承受的是兩種成長的困境。

第三個會造成機會不平等影響的因素存在於學校之中。但是,並不像並不像很多人認為的那樣,窮人學校和富人學校之間的分化,是因為公共資源配置的偏差。政府對所有公立學校的資源投入差別並不大。也就是說,差學校之所以差,不是因為窮。

派特南的研究表明,更合理的解釋是,學生群體從校外帶入學校內的資源和習氣。也就是說,“你的同學是誰,你和哪些人一起上學,這是大問題。”起決定作用的是學生在校外的生活。真正的差距發生在學校之外。然後,有的孩子會把家庭對學校的鼓勵和資源帶入學校,有的學生會把麻煩和挑戰帶入學校。好學校存在著同輩壓力,學生們互相競爭以取得更好成績;壞學校的氛圍讓學生並不在乎學習。

其實,這和跟派特南說的第四個造成機會不平等的要素相關:鄰里社區。鄰里社區就是社會關係網。派特南用了一個比喻,它就像是汽車的安全氣囊。在遇到事故時,安全氣囊會自動張開保護車內的人,社會關係網路會在孩子出現麻煩時保護他們。

但是,派特南說,由於美國各地的社區,無論是富有的還是貧窮的,社會關係網路都在衰落。因此,這就讓窮人和富人的下一代在機會平等上加大了差距。因為,富人擁有更多的社會資源,可以用私人的資源來彌補衰敗的公共關係網。

這是知名學者羅伯特·派特南指出的四個會造成機會不平等的因素。雖然他的研究主要是針對美國社會,但我相信大多數人也能在中國社會中找到對應。

本期文章參考內容來源:《我們的孩子》,作者羅伯特·派特南

 

 

為什麼你要花的錢越來越多

消費

當你的朋友和鄰居的消費開支增多時,你也會花更多的錢,很多人把這看作是攀比,但暢銷書《牛奶可樂經濟學》作者羅伯特·弗蘭克不喜歡這個說法,他認為除去嫉妒和羡慕的成分,朋友和鄰居的影響也同樣強大。弗蘭克在新作《成功與運氣》用新概念“支出瀑布”來解釋這種現象,第一財經刊載了這本書的部分內容,萬維鋼也在他的專欄和得到《每天聽本書》中都做瞭解讀。

弗蘭克說,美國如今實際平均收入與1980年相比僅僅略有增長,但新住房的平均面積卻比1980年大了50%。房子擴大的速度比中等收入家庭的收入增長速度快,這個過程就是“支出瀑布”。支出瀑布的原理是,最高收入群體有了更多的錢,於是開始建造更大的房子,他們可能習慣在家籌備婚宴,所以必須要有個宴會廳才算“夠用”。他們的房子改變了周圍人的參考框架,於是同一個社交圈內的人也開始建造更大的房子。也就是說,最高收入群體隨著自己收入的急速增加,產生了一些額外的開支,低一層收入群體就會效仿,這樣一路向下一層傳導後,就導致支出瀑布現象出現。

弗蘭克說:“(人們)開始減少儲蓄、增加借貸,以跟上周圍人的節奏。如此這般,沿著收入階梯一路向下。頂層人群的更多開支最終造成了底部人群的壓力,對於後者而言,每一筆額外支出都會讓生活更加捉襟見肘。”

當然,人們也可以不加入仿效的隊伍,但退出競爭會造成嚴重的後果,比如,跟不上同一階層的住房消費不近意味著你的房子更小,還意味著你的孩子只能上不太好的學校。因為“好”學校是一個相對概念,更好的學校幾乎總是在房價更貴的社區,要讓孩子進入一所品質還過得去的學校,中等收入者必須購買所在地區中等價位的房子。

弗蘭克說:“對相對地位的關注是人性中根深蒂固的成分。那些不關心自己相對地位的人,在人類進化的競爭環境中就會處於劣勢。審慎的家長是不會希望自己孩子的相對地位低下的。”

 

建築:人性化的高密度城市

建築      城市設計

馬岩松是中國最知名的建築師之一,他的代表作包括加拿大的夢露大廈,以及為《星球大戰》導演喬治·盧卡斯建造的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

馬岩松說,經常有人會問他,你老說老北京的四合院好,那你為什麼設計那麼多高樓呀?馬岩松回答,按現在中國的人口規模和增長速度,如果每家一套四合院,中國的四合院都得鋪到海裡去了,“密度和集約化是中國能夠保護自然資源和農田的出路,也是我們談未來生存狀態的前提”。

馬岩松甚至認為生活在高密度城市中的人是高尚的。城市是人類聚集地,分享思想和資源,實現多種文化和價值觀共存,“在這個與以前任何歷史時期都不同的大環境下,佔有自然,建造低密度的、風景優美的住宅,是奢侈的,也是對資源的浪費。” 不過,馬岩松同時也認為:“城市機能要圍繞如何理想地生活去建立,而不是反過來,讓人們無休止地去適應一個冰冷抽象的機器,使城市充滿抱怨和危機。建立在個人感情上的城市便會是人性和開放的城市。”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