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策:手機上癮與說服技術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對策:手機上癮與說服技術
心理學      科技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人們對於智慧手機的依賴越來越嚴重。也有越來越多的學者和科技企業家開始討論這個問題,為什麼人們會這麼迷戀智慧手機?一個答案是,很多APP的開發者通過行為心理學來刻意設計出讓人沉迷的軟體和應用程式。有一個術語叫“說服技術”,就是用來解釋這種成癮性設計的。

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篇文章說,20世紀90年代末,就有學者在斯坦福大學成立了“說服技術實驗室”,而隨著智慧手機的普及和社交網路的出現,說服技術的應用更加廣泛了。

文章提到,有一家名叫“多巴胺實驗室”(Dopamine Labs)的公司就專門研究說服技術,並且給科技公司提供這類服務。所謂多巴胺,就是大腦的獎勵中心分泌出的化學物質,跟上癮行為密切相關。這家公司就是以多巴胺命名的。這家公司承認,的確可以使用一些方法來修改應用,以刺激用戶大腦釋放令人產生愉悅情緒的多巴胺,“來給每位用戶帶來驚喜,並讓其無法自拔”。

多巴胺公司的創始人拉姆齊•布朗(Ramsay Brown)說,他希望大家明白,“人們的想法和感受都被擺到桌面上,是可以被控制和設計的東西”。因此,他認為應該對“說服技術”的使用進行更廣泛的討論,“每個人都有權獲得認知自由,並建立一種自己所期望的思維狀態。”

除了幫助讓人上癮,多巴胺公司也可以幫助人抵制上癮。比如,他們開發出了一款叫Space(直譯為“空間”)的應用,這款應用可以通過技術來鼓勵人們抵制對智慧手機的上癮行為,更有效利用使用手機的時間。這是從軟體層面來解決行上癮問題。

抵制上癮行為的另一種方法,不是從軟體著手,而是從智慧手機這個硬體著手。這個主張的領軍人物,是前穀歌“設計倫理學家”特裡斯坦•哈裡斯(Tristan Harris)。哈裡斯的觀點聽上去很有道理,他是從利益角度來解釋自己的主張。任何依賴廣告收入的科技企業都在設法盡可能把用戶留在網上,時間越長越好;生產硬體的手機公司就沒有這種需求,因為他們靠賣手機賺錢,收入跟用戶的線上時間關聯性並沒有那麼強。所以,像蘋果這樣的公司,如果能意識到對智慧手機的上癮問題,就可以通過設計來解決這個問題。

當然,這兩種方法都是外力,要指望手機公司和軟體公司大發慈悲,認識到設計倫理。每個人馬上就可以做的是,增加自己的自控力,用自律來跟那些拼命想要讓你迷上各種程式的科技天才們對抗一下。

 

休息讓你的工作表現更好

休息

發現工作怎麼也做不完時,有人會選擇不休息,節省和犧牲其他時間用來加班。但其實休息有益身心健康,忽視休息最後只會傷害自己。美國新媒體網站Quartz的一篇文章說,人們之所以害怕工作表現不佳,是因為罪惡感:怕有負所托的罪惡感。於是我們在辦公桌前久坐,盯著電腦不眨眼,長期這樣,其實會影響到工作效率。職場行為心理學家邁克·格特裡奇(Michael Guttridge)對Quartz說,上班族很少會因為要散步而中斷工作,但他們卻願意一邊花時間看社交軟體,一邊自我催眠:“我這是一心多用。” 結果卻是:我們在無意間,花費了過多的時間在不必要的事情上,而這些時間拿來處理工作其實綽綽有餘。格特裡奇說,現代人習慣在辦公桌前用餐,這是不好的,大家應該在休息時間暫時離開工作場所,才能真正地休息。

另外,也要好好對待休閒時間,格特裡奇曾遇到一位看電影時會不停快進的公司總裁,理由是這樣可以節省時間,但他也犧牲了沉浸在電影劇情裡的樂趣。格特裡奇認為,浪費時間是為自己充電,重新整理思緒的機會,不要為“休息”感到罪惡,足夠的休息會讓你的工作表現更好。每天工作結束後,不管是翻翻雜誌、散散步,還是放空,只要投入其中,都是很好的休息,這絕不是浪費時間,而是善用時間。

 

建議:奧巴馬如何教育子女

教育      領導者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9月20日參加了在紐約舉辦的守夢者論壇,澎湃新聞編譯了他的演講和隨後比爾·蓋茨夫婦對他的採訪。梅琳達·蓋茨問奧巴馬,他和蜜雪兒·奧巴馬是如何教育孩子的。奧巴馬回答說,首先,“我們一直試圖讓孩子們意識到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有責任。當你小的時候,肩上的責任也很輕,頂多是舉辦幾個聚會;當你長大了,責任也就越來越重。做一個有責任心的人是最最重要的,這才是一個完整的成熟的人類的標誌。要通過努力工作來改善他人生活,這樣才能獲得影響力。友愛、關心他人、有同情心和努力刻苦,是傳遞給孩子們的價值觀,也是他們改變世界的工具。”

其次,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特長註定了孩子們會選擇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每個人都有為社會創造價值的方式。比如,如果你是個工程師,最好的創造價值的方式是做一個手機APP,而不是去演講;你的特長是照顧人,那你可以通過當老師或在醫院工作來創造價值,而不是幹別的。

第三,學會堅持。奧巴馬自己曾經在芝加哥的貧窮社區工作,這段經歷教會他很多東西。在窮人的社區內,通過建立公園、為孩子們做課後輔導專案和職業培訓專案,社區會好轉起來,但是過程中仍然有很多問題要解決。奧巴馬說:“我從中學習,不斷積累經驗,也經常會不耐煩,後來才意識到變化和進步是慢慢發生的,不像我們想得那麼快,很容易失望和受挫,我們要有耐心,要堅持。”

梅琳達·蓋茨還問奧巴馬,他如何看待世界的變化,以及人們可以從中學到什麼。奧巴馬回答說,大多數人類的進步和大的變革,都是由年輕人創造的,而年齡大一點的人,“已經進入了舒適圈或要極力維護他們的地位和行為方式,反而固步自封。”比如馬丁·路德·金在26歲時就開始發起民權運動。促使青年領袖們做出改變的動力是,他們會不斷去問“為什麼不呢”,而不是問“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除了互聯網以及公眾意識的變化之外,奧巴馬說,還有一點他認為意義很深遠的發現是,“很多的運動都起源於一個故事”。因此,想要改變世界的領導者,要學會講故事。而如果你不能理解支持你的人,比如鄰居、同事、朋友以及和你不同的人們所經歷的一切,你就沒有辦法創造出一個打動人心的故事。所以,“我們要學會傾聽,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這種理解,才能讓你把大家緊密團結在一起。”否則,如果不能講出一個普通大眾關心的故事,他們會說,我自己也在經歷很多困難,為什麼要關心別人的問題?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