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和富人的思維有何不同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窮人和富人的思維有何不同
思維方式

唐納德·特朗普在2016年擊敗希拉蕊·克林頓當選美國總統,是那一年最讓美國和歐洲的精英階層瞠目結舌的事。在像《紐約時報》和《金融時報》這樣的主流媒體看來,特朗普幾乎一無是處。但是選民卻投票選舉他為美國總統,以此證明紐約、華盛頓和矽谷的精英們對美國的瞭解是多麼脫離現實。

在這種背景下,J.D.萬斯的回憶錄《鄉下人的悲歌》在美國能引起轟動和巨大的討論,也就不足為奇了。《紐約時報》的書評說,萬斯的這本書“講述了社會底層的白人如何驅動政治反抗,推動唐納德·特朗普的崛起”。包括矽谷著名投資人彼得·蒂爾和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在內的科技精英們,也對這本書推崇有加。比爾·蓋茨2017年的夏季書單中推薦了這本書。蓋茨認為,《鄉下人的悲歌》展露了美國巨大的文化差異,這個話題現在已經越來越重要,遠超萬斯開始寫這本書時的情況。《鄉下人的悲歌》“不僅是一本重要的書,也是一本偉大的書”。

這本書能獲得如此高的讚譽,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萬斯在這本書裡描述了一個精英們很少會去主動接觸、更說不上瞭解的階層。精英對貧窮的認知其實是想像出來的。他們能意識到貧窮的存在,但是窮人為什麼會陷入貧窮的狀態,以及能有什麼方法來解決貧窮問題,精英階層給出的答案其實一直都不是很奏效。這也造成了所謂的對精英的反抗。在美國,最突出的事件就是貧窮白人們投票給特朗普。

J.D.萬斯畢業于耶魯大學法學院,如今在矽谷的一家投資公司工作。他和妻子住在三藩市,還養著兩條狗。如果只看出版社網站上的這一行介紹,你會以為這就是一個美國白人精英的簡介。

但真實的情況是,J.D.萬斯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都生活在美國俄亥俄州的米德爾敦。那是一座不斷在衰落的工業城市,很多人沒有工作。他的外公是一名鋼鐵工人,他的父母,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是一個被我幾乎不認識的父親拋棄的孩子,我的母親是一個我寧願不認識的人”。也就是說,他成長于美國下層白人群體之中。這部分群體幾乎也都是支援特朗普的選民。

萬斯自己說,他寫這本書的目的是:“我想讓人們知道那種對自己瀕臨放棄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以及為什麼會有人放棄自己。我想讓人們瞭解窮人的生活到底發生了什麼,以及精神和物質上的貧窮會對窮人家的孩子造成什麼樣的心理影響。”

比爾·蓋茨說,萬斯的一大優點是,他沒有假裝自己是一個專家,能夠提供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來解決美國底層人民的問題。萬斯在這本書裡的確沒有提供什麼解決方案,他只是平靜地講述了自己親身經歷和親眼目睹的底層人們的生活。他不認為這種狀況僅僅是跟錢有關。他說,美國的白人工人階級是美國最悲觀的群體,比拉美裔移民和黑人還要悲觀,但是他們的經濟狀況其實好於後兩者,所以,肯定是金錢之外的某些地方出了問題。

對窮人來說,不僅僅是錢的問題——這是萬斯這本書要傳遞出的最核心的一個觀點。

萬斯仍然把自己視為這個階層中的一員。他說:“我們從未如此地脫離社會,而我們還將這種孤立傳遞給我們的孩子,我們的信仰也發生了變化,更多地依賴情緒化的修辭,而不是那種可以幫助貧苦孩子進步的必要社會支持。我們文化中的某些特性帶來了特有的危機。這種危機使得我們的男性形成了某些劣根性,難以在這個變化的世界中取得成功……多年以後我才明白,我們的悲歌無疑是一個社會學上的問題,但同時也與心理學有關,與社區有關,與文化有關,與信仰有關。”

他冒著被視為叛徒的危險,用“消費主義、與世隔絕、憤怒、不信任他人”來形容這個群體。顯然,他現在事實上所處的階層,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都不是這樣的。這是一個不僅僅依靠錢就能解決的問題。

從他的這本書裡,我試著總結出一些萬斯認為導致這種糟糕狀況的原因。這些原因,對於理解人們為何陷入貧窮,以及為什麼階層流動變難,都有啟發。

首先是對成功的認識。萬斯說,在他生活的群體中,人們會把成功的人分成兩類。第一類靠的運氣,這些人出身好,含著金鑰匙出生,因此註定要成功;第二類人靠天才,生下來就特別聰明,因此也很容易成功。這種認識,讓大家認為,辛勤的努力不如天生的才能重要。

萬斯回憶,自己家那時有一個鄰居,經常抱怨說,利用現有體制的人太多了,那些勤勞的人根本得不到需要的説明。她認為其他成功的人都靠的是招搖撞騙,但是她自己一輩子都沒有工作過,靠的是政府救濟。而在米德爾敦這個城市,30%的年輕人一星期工作時間加起來不超過20個小時,但沒有一個人意識到自己的懶惰。要知道,在矽谷和紐約這些地方,經常會有人誇耀自己一天就可以工作20個小時。

然後,在這種認識論的主導下,小孩子有時會分不清楚知識和智力。他們輕易的就會放棄努力,以為是自己太笨了,但事實上這都可以通過學習來彌補。

萬斯舉了一個例子,在他一年級時,學校會玩一個遊戲,老師宣佈一個數字,然後列出正確數學方程式的孩子會得到獎勵。有一天,老師宣佈的數字是30,孩子們紛紛列出29加1,15加15這樣的方程式。萬斯得意洋洋列出了50減20。老師馬上對他讚不絕口,因為他第一個列出了減法。但是下一個孩子說:10乘3。萬斯當時的反應是,他連乘法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他以為是因為天生太笨了,所以才不知道。“對於一個想在學校好好表現的孩子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我那尚未成熟的大腦並不明白智力和知識之間的區別。我認為自己是個笨蛋。”好在,他的外公説明他認識到這一點,還幫助他補習數學。但是還有很多像他一樣的小孩,出身單親家庭,母親忙著工作可能還吸毒,不停換男朋友,根本沒人管。

萬斯說,當時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長大了如何才能成為一名律師、銀行家。更不知道,在其他地方,其他的孩子早就開始了對將來出人頭地的競爭。

第三是家庭和生活方式。萬斯的一個姨媽嫁給了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出身的人。萬斯的外婆說,姨媽和姨夫之間從來不吵架,也不相互大喊大叫,原因是,姨夫是個聖人。這是萬斯第一次發現,原來家庭成員說話是很和氣的,而不是一言不合就吵架大鬧。後來,他慢慢瞭解到姨夫的整個家庭,發現其實人家整個家裡的人都這樣,在公眾場合從來不會對彼此大喊大叫,而且,在私下場合也都是和顏悅色,有事情好好商量。

萬斯在外婆的堅持下,在一個雜貨店找了份兼職工作,做收銀員。這份工作也讓他瞭解到更多。他發現,有些人來雜貨店匆匆忙忙,拿到東西就走,有些人是很放鬆地在貨架之間穿行,仔細地劃掉購物清單的每項物品。有些顧客買一大堆灌裝和冷凍食品。有的人推到收銀台的購物車裡滿是新鮮食物。越是匆忙的顧客,越有可能購買熟食和冷凍食物,也越有可能是窮人。怎麼判斷出是窮人呢?一個方法當然是看衣著;另一個方法是,買單的時候付款的方式,窮人會用美國政府發放的作為救濟窮人福利的食品券。

過了幾個月,有一天,萬斯回家後問他的外婆,為什麼只有窮人會買嬰幼兒奶粉。“難道富人家就沒有嬰兒嗎?”外婆回答不上來。他過了很多年之後才知道,中產階層和有錢人家庭,更傾向於用母乳餵養孩子。

萬斯還看到了窮人是怎麼揩福利制度的油的。食品券只能用來買飲料跟食物,於是,就有人用食品券買很多汽水,買單時再減價賣給雜貨店換現金,然後,把要買的東西分開結算,用食品券買食物,用現金買啤酒、紅酒還有香煙。然後他就開始懷疑自己的階層。這個階層裡,有人努力工作,想要往上走,但也有人寧肯就靠失業救濟金工作,還發明出了生存技巧。

所以,萬斯總結說,社會流動不只是財富多寡等經濟學問題,還關乎生活方式的變化。和窮人相比,中產階層有一套完全不同的生活準則。

第四是不再相信自己可以改變什麼。萬斯為了交大學學費,曾經在一個地磚工廠打工。這份工作報酬其實還可以,就是有些辛苦。老闆一直苦惱的問題就是,工人流動性特別大,年輕人經常是幹幾天就不幹了。萬斯就看到自己同時期工作的一個年輕人,很隨意就放棄了這份工作。儘管這個年輕人有各種需要工作的理由,比如要供養未來的妻子還有即將出生的孩子,但他卻丟掉一份不錯的有著很好醫療保險的工作。而且,萬斯說:“更令人不安的是,當丟掉自己工作的時候,他還認為自己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他身上缺少一種主觀能動作用,他認為自己對自己的生活掌控很少,總是想要責怪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萬斯認為,什麼都不信的人,當然就沒有辦法有效參與到社會運作和社會協作裡,“如果你相信天道酬勤,你就會努力;如果你認為即使你嘗試了也很難取得進步,那麼你會覺得幹嘛還要嘗試呢?”

這就是在美國引發轟動的書《鄉下人的悲歌》能給我們的啟發,窮人和中產階層以及富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的不同,才是最致命的,絕不僅僅是錢多錢少的問題。

本期文章內容評論的書籍:《鄉下人的悲歌》,作者J.D萬斯,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參考文章:《比爾·蓋茨2017夏季書單:這5本書讓我重新思考人生目標》,澎湃新聞編譯。
作者:李翔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