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傳志的做事方法:佈局和餘量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柳傳志的做事方法:佈局和餘量
商業

在把主業是IT的聯想集團徹底交給楊元慶為首的團隊之後,創始人柳傳志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做投資的聯想控股身上。聯想控股的戰略是財務投資加戰略投資的雙輪驅動。財務投資就像典型的風險投資和PE投資一樣,投資的最終目的是為了退出賺錢;戰略投資是指看好某些產業,並長期持有,不會在公司成熟後退出。它也可以理解為同時做產業和金融的產融結合模式。

產融結合模式不是沒有人嘗試過。一個最著名的失敗例子是曾控制過好多家上市公司的德隆系。在接受新媒體盒飯財經採訪時,柳傳志說,他曾經和德隆系實際控制人唐萬新有過交流,也調查過德隆系的情況。柳傳志認為,德隆系持有的很多實業資產非常優質,但“在大佈局上犯了錯誤”,當實業的增長需要不斷投入資金時,公司卻沒有足夠的資本可以投入,因此只能鋌而走險,通過各種方式融資,最後導致資金鏈斷裂。柳傳志的方法是,先通過財務投資去積累錢和經驗,然後再去進行戰略投資,收購持有實業資產,“做事情還是要先把大路子安排好,站得更遠點先想清楚”。

柳傳志的另一個習慣是,“做事一定要打出相當的餘量,決不能繃得很緊,如果不留餘地的話,很大的壓力可能會把企業壓折了。你得備有餘量,比如(宏觀形勢)猛地一變化,很多公司都受到了衝擊,我們還算富餘,地主家有餘糧。”用柳傳志的話說,他會為十個瓶子留十一個蓋。這個習慣會被很多人視為風格保守,但是柳傳志也的確是通過這種方式,一路走下來,而沒有被不斷變化的經濟形勢擊倒。

 

江南春反思:如何更好收購公司

並購      商業

分眾傳媒董事長江南春9月16日在企投會的課程中,反思分眾之前在公司收購兼併上的一些錯誤。江南春說,2007年時,通過收購和兼併,分眾的市值已經達到86億美金,淨利潤也有1.8億美金,“我開始有點青春期時的自我膨脹。當時感覺自己已經懂了收購、兼併的道理”。但接下來他就踩到了兩個收購兼併的坑。第一個坑是,收購來的公司業務不可持續,收購之前,每個公司都說自己的業務可持續,但分眾連續收購的二十幾個公司基本都沒做到;第二個坑是,給資本市場的故事很完美,但實際上收購來的公司很難協同。當時江南春講的故事是,把幾十家公司統一成一家公司,只要壟斷了這個行業、佔有很大市場份額就有廣告投放定價權。但事實上,儘管分眾當年代理了很大份額的互聯網廣告,投放時仍然不能對媒體指手畫腳。而收購來的公司在三年對賭期滿之後,高管紛紛離開公司再創業,成了競爭對手。“如果收購來的公司和自己公司的業務協同能力不匹配,你將要付出巨大的心血和代價。它會讓你的主業模糊,精力變分散,一旦內部人員走掉後,留下的只是空殼,最後的雷還是自己扛。”

江南春反思後得出的結論是,在收購時,發心不可不正,2006年和2007年時,因為通過收購、兼併太容易把市值抬高,結果公司反而沒有聚焦在主業上。2009年時,江南春砍掉了很多業務,重新回到最擅長的樓宇廣告、電影院,心無旁騖,聚焦主業。

然後,收購時,要收購資源型公司,或者只占小股,讓創業者收益最大。當年分眾收購來的互聯網行銷公司,其實真正有價值的是創業團隊,他們手上掌握著客戶和資源,“等收購結束,或者對賭期到期後,人都散了,留下個空殼,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是人。”

 

賈平凹的寫作課

寫作

寫作正在成為一項越來越重要的技能。也因為如此,寫作課很流行。耐克的創始人菲爾·奈特,就曾經在70多歲的時候,專門跑到大學裡上寫作課。《當代》雜誌的微信公眾號,整理了著名作家賈平凹在華中科技大學的演講。賈平凹在演講中闡述了他對文學和寫作的看法,相當於是一節大型寫作課。即使絕大部分人不是以寫作為職業,也可以從中獲得啟發。

賈平凹把寫作最基本的東西稱為寫什麼和怎麼寫,“寫什麼,關乎作家的膽識和趣味;怎麼寫,關乎作家的聰明和技巧。”兩者都重要,但賈平凹認為,目前,“當社會在追逐權力和金錢、消費和娛樂,矛盾激化、問題成堆,如陳年蜘蛛網,動哪兒都往下掉灰塵,這個時候我們強調怎麼寫,但更應該強調寫什麼。”

學習寫作首先是建立自己的文學觀。在賈平凹看來,一個好方法是學習經典名著和大作家,通過研究大作家的思維、觀念,再去思考自己對社會和生命的看法,建立起自己的文學觀。如果沒有形成自己的文學觀,人云亦云,寫作必然沒有靈魂,也必然沒有自己的色彩和聲音。賈平凹說:“能有自己的文學觀,其實也是一種個人能量的表現,文學最後比的是人的能量。”個人能量會表現在選擇題材上。“一個作家能量小的時候你得去找題材,看哪些題材好,適於你寫。一個作家能量大了之後,題材就會來找你。”

第二個問題是學會選擇題材。賈平凹的觀點是,不要聽到或看到一個故事,勾起了興趣就去寫。要先去琢磨這個故事有沒有意義,表達的是個人的意識還是集體的意識。他舉了一個例子,就好像一車人去旅遊,早上九十點鐘,你就跟司機說,把車停一下,我們去吃飯吧。這時候估計大家都不會同意,因為大家都不餓。但如果十二點的時候,你說師傅把車停下來去吃飯吧,全車人都會回應和支援你,因為你雖然表達的是個人的訴求,但其實它是集體意識。對應到寫作,如果你寫一個人的故事,這個人的命運發展和時代的命運在某一個點交集了,那麼,你寫的雖然是個人的故事,但也寫出了社會的、時代的故事,“這個故事就是一個偉大的故事”。

為此,寫作者需要十分關注社會,去瞭解和研究社會,找到有痛感的題材。賈平凹的建議是:“把國際上的事情當你們村的事情來看,把國家的事情當作你家的事情來看,要始終建立你和這個社會的新鮮感與敏感度,有敏感度的時候,你對整個社會發展的趨勢就擁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社會發展的趨勢,作品就有了一定的前瞻性,你的作品就有張力,作品與現實社會有一種緊張感,這樣的作品就不會差到哪裡去。這種自覺意識一旦成了一種習慣,你必然就能找到你所需要的題材,而你所需要的題材也必然會向你湧來。我們常常說神奇,其實幹任何事情幹久了,神就上了身。”

第三,賈平凹特別強調了對細節的觀察。他說,文學是記憶的,生活是關係的,文學要寫的是記憶中的生活,要寫出生活中的關係,深入瞭解生活就是深入瞭解關係。而要把關係寫得完整、形象、生動,就需要細節。“沒有細節一切就等於零。”細節來源於寫作者對現實生活的觀察,“在你和我不一樣、我和他不一樣的複雜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眼光,又要有芸芸眾生的眼光,你才能觀察到每個人的獨特性。”

接下來是語言。賈平凹的體會是,語言首先是和身體相關的,“一個人的呼吸如何,他的語言就如何。你是怎麼呼吸的,你就會說什麼樣的話。”因此,正如一個人不會強行改變自己的正常呼吸,也不應該隨意改變句子的長短。

小說就是正常的跟人說話的腔調,“你給讀者說一件事情,首先把事情說清楚、說準確,然後想辦法說得有趣,這就是好的語言,用很簡單、很明白、很準確、很有趣味的話表達出特定時空裡的那個人、那件事、那個物的情緒。”

所謂學生腔,就是成語連篇,使用一些華麗辭藻毫無彈性的詞。成語是從現象裡概括出來的,會寫文章的人就會想辦法把成語還原回去。善於還原成語的人,文章肯定就會生動有趣。

語言還和一個人的道德、情懷、品行有關。賈平凹說:“一個人的社會身份是先天特質和後天修養共同完成的,就如同一件器物,不同器物會發出不同的聲音。敲鐘是鐘的聲音,敲碗是碗的聲音,敲桌子是桌子的聲音。”因此,不同人,語言肯定也不同。

最後,寫作要有節奏。同樣以人來做比喻,節奏就是氣息,氣息就是呼吸,身體健康時,呼吸均勻,身體有病時,呼吸就亂,不是長就是短。賈平凹說,世界上凡是活的東西,身體都是柔軟的,而非僵硬的。作品和文章要活,一定要在字與字之間、句與句之間、段與段之間充滿小的空隙,通過小的空隙散發出氣息和味道。

此外,在保持節奏的過程中,還要“耐煩”。有些作品開頭寫得很好,到後面就亂掉,就是因為節奏不好,寫作者開始不耐煩。賈平凹說:“世上許多事情都是看你能不能耐住煩,耐住煩了你就成功了。”

以上就是著名作家賈平凹對如何寫作的一些建議,希望對你能有啟發。

本期文章內容參考來源:《賈平凹:我把一輩子文學創作秘密都公開在這裡了|寫作課》,見於微信公眾帳號“當代”。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