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軍:諾獎得主解讀全球化困局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吳軍:諾獎得主解讀全球化困局
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全球化遭遇了很大的困局。《經濟學人》和一家互聯網全球民調機構在2016年底做過一個調查,在美國、法國和英國,反對全球化的人超過了一半,其中不僅有丟掉工作的藍領工人,以及像特朗普這樣比較極端的人,甚至還包括了很多精英階層的人士。全球化究竟遇到了什麼問題?得到訂閱專欄“矽谷來信”的主理人吳軍在斯坦福大學旁聽了邁克爾·斯賓塞(Michael Spence)教授關於全球化困局的講座,並且在專欄裡介紹了這次講座的主要內容。

斯賓塞教授是斯坦福商學院名義院長,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賓塞出生於馬來西亞,在英國接受的本科教育,在美國從事研究。他說自己就是一個全球化的受益者。

首先,斯賓塞教授簡要地回顧了全球化的起源,一共有三點。

一是工業革命以來,特別是二戰後,資本、商品、服務和勞動力在全球的自由流動的本能需求。全球化不是像一般人想的那樣,大家互相進行交易,互利互惠。如果是這樣,國與國之間的貿易逆差就不會存在了。之所以會有貿易逆差,就是因為資本、商品、服務和勞動力在全球的自由流動的本能,這種動力比國家意志還強。

二是技術和資料(資訊)本能的傳播。過去發明技術的人,只希望自己用,這樣他就能獲利。但今天,發明者希望全世界都用,這樣全世界都要向他交智慧財產權費。而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全球化。

三是人員的自由流動的需求。一般人們關注全球化的時候,大多數集中在商業上,但是其實人員的自由流動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如,很多國家之間互免簽證,特別是像歐洲大部分國家之間開放邊界,這種開發帶來了很多便利。

其次,斯賓塞教授介紹了全球化的現狀,也可以概括成三點。

第一,歐洲一體化以及中國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這是二戰後全球化的主要成果。這讓全球經濟能夠穩定的增長,以及不少國家擺脫了貧困。這是好的一面。

第二,發達國家為了吸引發展中國家加入到全球化,允許發展中國家在一段時間裡保護自己弱小的產業,這其實是發達國家需要為全球化支付的成本。按照協定,發展中國家會逐漸開放相應的市場。但是,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也就是說,一些發達的經濟體在國家層面的付出,從來沒有獲得預想的回報,這是現實,也是矛盾的一面。

第三,全球化造成了發達國家內部中產階級的消失,兩極開始分化。一方面,全球化讓發達國家內部產業發生巨變,比如美國失去了幾百萬個製造業的工作。而且由於發展中國家廉價商品的進入,通貨膨脹率非常低,所以低收入人群的工資幾乎沒有提高。另一方面,由於資本、資訊和技術可以從全球賺錢,華爾街、矽谷等地的從業人員收入劇增。這一點可以說是全球化帶來的負面結果。今天歐美很多人反對全球化,也是由於這些原因。

那全球化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呢?斯賓塞教授認為,問題之一,是歐美很多國家的人開始反對全球化,主要原因是全球化帶來的社會問題讓大家措手不及。另外,自由流動也帶來了一些問題。比如,人員的自由流動本來是件好事,結果發生了中東的難民問題,歐美國家對此毫無準備,而且開放的邊界很難重新關閉。再比如,知識和資料自由流動帶來了智慧財產權的問題,由於各國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水準相差很大,全球化資訊開始自由流動後,導致了偷盜智慧財產權比開發智慧財產權更有利可圖。此外,資本的自由流動導致跨國公司在全球範圍逃稅。這些都是流動帶來的問題。

作為經濟學家,斯賓塞教授是贊同全球化的。但他認為,如果很多問題得不到解決,全球化就要進入寒冬。對於全球化的前景,斯賓塞教授也說了自己看法。他表示,全球化是不可逆的,只能想辦法補救。雖然斯賓塞不同意特朗普的很多做法,但有一些政策他覺得是往好的方向努力,比如降低企業稅率,在拉平世界各地的稅率後,資本的流向可以比較均衡。

斯賓塞也專門對中國的角色進行了說明。有人問他,中國能不能代替美國來主導全球化?他回答說,不太可能。這倒不完全是因為中國經濟總量還不夠大,更重要的是,主導全球化付出的代價非常高。斯賓塞認為,“在歷史上中國從來沒有付出過那麼大的義務。如果它不承擔巨大的義務,不會有國家跟它走,如果承擔了巨大的義務,比如開放自己的市場讓交易夥伴們能夠獲益,那麼國內企業界和民眾是否願意為此犧牲,就是個大問題”。

斯賓塞教授還提到,由於智慧化時代的到來,讓情況變得更複雜了。按照現行的稅收政策,經濟上進一步的兩極分化是無法避免的,但是收重稅不是解決辦法。斯賓塞教授認為各國必須要重視對失業者的職業培訓,政府扶助的對象應該是弱勢群體,而不是大企業。

總之,斯賓塞教授認為全球化的問題,不是因為它不好,而是發展太快,加上之前我們過多地看到它的好處,而低估了它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任何事情,哪怕再好,也有壞的一面。

吳軍說,從斯賓塞教授的講座裡,我們除了對全球化有了更系統的瞭解,還要學習他廣而深地思考問題的角度和研究問題的方法。我們能否全面、完整地看問題,思考答案,決定了我們能有多大成就。

參考來源:得到訂閱專欄“吳軍·矽谷來信”(第328封信丨諾貝爾獎獲得者斯賓塞教授解讀為什麼全球化停滯了)

 

馬雲:基礎設施要用重資產戰略

阿裡巴巴      戰略

阿裡巴巴由電子商務起家,如今已經進入了諸多線下領域,涉及金融服務、物流和傳統零售業等等。阿裡巴巴董事長馬雲在接受彭博社的採訪中,談論了阿裡巴巴與對手競爭的策略以及公司所面臨的挑戰。他也強調,阿裡發展到現在的規模,不能一味採用輕資產的模式。

馬雲說,“在公司創辦之初,規模還小時,輕資產策略是正確的。當公司規模足夠大、業務足夠強時,就需要轉向重資產策略。不存在重資產好還是輕資產好的問題,混合策略才是好的。為了提高效率,我們需要把輕資產和重資產策略融合在一起。但是,以阿裡巴巴目前的規模,一味抵制重資產策略是不對的。我們必須採用重資產策略,因為我們在打造基礎設施,我們必須投資。”

馬雲也用爬山來比喻阿裡巴巴發展到現在,在探索新模式時的心態。“在爬到1000米高時,我們的感覺很好,爬到4000米高時,就感覺到空氣不夠用了,周圍的同伴也少了,你甚至不知道該與誰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擔憂。我們目前的狀態相當於已經爬到5000或6000米的高度,因此我們很孤獨。”

在支付、雲計算和金融服務等業務領域,阿裡巴巴與騰訊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雙方都希望能開拓海外市場,進行全球化。馬雲說,“我曾經不止一次地說過,阿裡巴巴開拓海外市場不是將公司全球化,而是將電子商務基礎設施全球化。我們在努力打造線上支付、物流和雲計算服務的基礎設施。”在競爭方面 ,馬雲點評了競爭對手,“我認為,在開拓海外市場方面,甚至馬化騰也沒有我們有經驗。至於亞馬遜,電子商務在20-25年前才問世,因此大家都不是專家,尤其是在海外市場開展業務。我們是新手。更應當關注的競爭對手是本地廠商。”在阿裡巴巴有優勢的領域,馬雲認為騰訊相關業務的國際化還無法趕超。“我們感興趣的是跨境貿易和電子商務,我認為騰訊做不到這一點,因為我們從事這一行業已經15年了。騰訊或許能做好支付,尤其是在使用者使用微信的情況下。但是,由於印度人不使用微信,騰訊就會面臨一些限制。”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