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蘋果不只給富人生產產品 蘋果科技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庫克:蘋果不只給富人生產產品 蘋果科技

北京時間9月13日淩晨1點,蘋果舉行了自己的新品發佈會。這也是iPhone面世十周年,因此大家對這一次蘋果發佈會期待更高。在這次發佈會之前,蘋果CEO蒂姆·庫克接受了《財富》雜誌執行主編亞當·蘭辛斯基的採訪。亞當·蘭辛斯基曾在約伯斯去世後寫過一本蘋果公司的傳記,他也是最早預測庫克會成為蘋果CEO的記者。在訪問中,庫克回應了一系列對蘋果的疑問。

1.蘋果公司是一家生產高利潤的高端產品的公司嗎?iPhone的售價一向昂貴,更有傳言說,這一次新款iPhone會是蘋果最貴的手機。

蒂姆·庫克的回答是:“高利潤這個詞用的不太準確,有很多公司利潤比蘋果高多了,我們的產品是物有所值。蘋果一直在努力打造最棒的產品,好產品當然不便宜。我們雖然不做平價產品,但我們也不貶損做這些產品的公司,這是個很棒的商業模式,只不過蘋果沒有走這條路而已。”

然後,庫克說,蘋果的產品線中,有300美元(不到2000人民幣)就能買到的iPad,也有同運營商合作的合約版iPhone,“這些都不是專門為富人打造的。如果蘋果只給富人生產商品,又哪來數十億台的巨大產品保有量呢?”

2.蘋果為什麼不成立一個公益基金會?這也是從約伯斯在世時蘋果就被人非議的一點。

庫克的回答是,2012年他決定不搞基金會,理由是,基金會可能會有完全不同的董事會,行事風格會和蘋果不同;基金會要做好要求全身心投入,但蘋果沒那麼多精力;蘋果希望所有人都能參與公益,而不只是把公益壓在基金會員工身上。庫克說:“確實有許多人勸我設立基金會,但我不想因為別人都在做這樣的理由而去做。雖然創建基金會能拿到稅收優惠,但我還是覺得,如果你想做好事,就儘量發動大家讓更多人受益。”

3.現代人沉迷數位產品的問題。

庫克說:“我們打造產品的前提就是要讓它符合人性。”蘋果手錶可以在有資訊進來時通知使用者,“使用者只需獲取需要的資訊,無需沉浸其中”,不需要頻繁拿起手機看有沒有新消息。作業系統iOS11中有一項設置,當用戶坐在駕駛席上,手機通知就會自動關閉。庫克說:“ 我認為所有公司都需要考慮這個問題,到底使用者在如何使用自家產品?使用一款產品就像在吃健康食品,但吃得太多也對身體不好。如果你想24小時都泡在iPhone上,我也不會阻止你,因為這是你的自由。但作為設備的發明者,我會想方設法來幫助你,蘋果在這上面可費了不少精力。”

在談到對科技公司的善惡評價時,庫克說:“與其他事物一樣,科技公司也有兩面性,你不能斷定一些公司就是100%的壞,一些公司就是100%的善。事情沒有絕對性,生命也不是非黑即白。”

 

 

阿裡前CEO談新零售、職場等

衛哲現在的身份是嘉禦基金創始人。在此之前,從2006年11月到2011年,他是阿裡巴巴B2B公司的CEO。再之前,2002年時,他才32歲,就成為了百安居中國總裁,一直到2006年離開加入阿裡巴巴。

8月20日他做客長城會創始人文廚的直播節目文談矽谷,分享了他的職業生涯和對現在一些熱門投資領域的看法。新媒體矽谷密探整理了衛哲的這次直播。李翔知識內參從中選出了衛哲談新零售、人工智慧和職場跨界的觀點,跟你分享下。

新零售

衛哲說,零售一頭連著消費者,一頭連著供應商,如果要做新零售,那就看老零售消費者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供應商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再來看新零售如何改變它。

消費者的體驗可以用四個字概括:多快好省。傳統零售的做法是犧牲其中兩個,換來另外兩個。比如Costco(好市多)就是做到了好和省,但犧牲了多和快。好市多商品種類只有4000種,對比之下沃爾瑪有2萬多種;開車到好市多至少要30分鐘。便利店是犧牲了省和多,換來了快。做新零售,就是要想清楚怎麼去補全四個維度。

衛哲說,他特別反對無人便利店,原因是它搞錯了人的定位,人不是成本,人應該是投資,便利店裡的人,不是理貨員,而是理客員,應該幫助顧客最快找到想要的貨品。

第二點是,新零售要把互聯網做不了的體驗補回來。衛哲說,他去蘋果零售店,問店長,你知道這個月的銷售目標和完成情況嗎?店長說,不知道。再去問店員,你知道這個月的銷售目標和你賣一個產品的提成嗎?店員也回答不知道。這說明,蘋果店的店長和店員,並不是以銷售為目的的,蘋果店的存在就是為了創造體驗,因此蘋果店就是新零售。

第三點是,傳統零售有兩個成本不可避免要上升,一是房租成本,二是人工成本。新零售要線上下開店,也會同樣面臨這兩個成本的上升問題。因此,新零售必須做到,人均產出大幅度提升,每平米產出大幅度提升,如果新零售不能成倍提高坪效,就做不下去。

第四點是,要帶著互聯網思維去看新零售,也就是要有流量概念。衛哲說,百度騰訊阿裡巴巴就是中國互聯網的三個最大的地主,把用戶圈了起來,其他人都要給它們交份子錢。新零售的流量概念,就是要卡住線下入口,比如在社區門口開店,用戶就不會去別的地方了。線下同樣要把握流量入口。

人工智慧

在談到人工智慧時,衛哲說,今天的人工智慧,至少有9成到9成5都是偽人工智慧。他說,今天他們看到的商業計畫書,很多都在大談機器學習。但是機器學習是阿裡巴巴很早就在談的。如果沒有把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區別開來的話,那就是偽人工智慧。

衛哲說,人工智慧的核心不是技術,而是不斷更新的資料流程。人工智慧技術是把刀,資料是磨刀石。哪怕你的技術暫時領先,但是另一個公司有源源不斷的資料來磨煉技術,肯定早晚會超過你。所以只有技術,沒有持續更新的資料是不行的。這也就是為什麼大部分人工智慧領域都是大公司的天下,因為大公司有資料。對於創業公司而言,做一把刀賣給做磨刀石的公司,是一個比較好的出路。

除此之外,創業公司的機會還在於,看能不能找到大公司自己也缺乏資料的領域。也就是說,在美國不依賴於蘋果、亞馬遜、穀歌這些公司的資料,在中國不依賴於百度騰訊阿裡巴巴的數據。因此,醫療和金融領域,有可能誕生相對獨立的人工智慧公司。因為醫療資料和金融資料,大公司也相對缺乏。

衛哲認為,今天在人工智慧領域存在兩個巨大的泡沫。第一個泡沫是估值,很多公司沒什麼實質性收入,但動輒就有十億幾十億的估值;第二個泡沫是人才泡沫,人才價格很高,但真正的人才是數的過來的。

不過,衛哲說,這個泡沫不是肥皂泡沫,看起來五顏六色,但破了什麼都沒有,而是有點像啤酒泡沫,泡沫破了,但還是會留下有用的技術。

職業建議

衛哲最開始時在上海第一家證券公司萬國證券工作,他是有中國證券教父之稱的管金生的秘書。32歲時,衛哲成為世界500強公司百安居的中國區總裁。36歲時,加入當時的阿裡巴巴,成為阿裡巴巴B2B公司的總裁。阿裡巴巴B2B公司在香港上市後,他也是上市公司的CEO。現在他在做投資。他的職業生涯相當於從金融開始,然後到零售,再到互聯網,再到投資。

在談到自己的職業生涯時,衛哲的建議是,首先,要有意去跨界,而不要被動跨界。他自己基本上每次跨界都是主動的,主動去擁抱別人的價值觀;其次,跨界時,要“換行不換崗,換崗不換行”。

換行不換崗,換崗不換行,也就是說,換了行業,最好不要換崗位,換了崗位,最好不要換行業。衛哲說,很多矽谷互聯網公司,工程師跳槽到另一家互聯網公司,還幹著跟以前差不多的工作,這就是他不建議的跳槽方式,又不換崗位,又不換行業。

如果不換行業也不換崗位,那你就不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兒。如果換崗位又換行業,相當於從頭來過,前面就白乾了。

以上就是衛哲對新零售、人工智慧以及職業發展的一些看法。希望對你有所啟發。

參考來源:公眾號“矽谷密探”(阿裡前CEO衛哲:我特別反對無人便利店)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