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如何讓組織更有創造力 管理創造力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管理:如何讓組織更有創造力 管理創造力

大多數公司都很重視員工的創造力管理。財富中文網發表的一篇文章專門討論了這個話題。文章引用了美國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的教授對創造力的研究,討論了創造力在團隊中的作用。

首先,創造力可能會帶來自私自利的行為。管理與組織學助理教授馬里亞姆·庫察基說:“ 當人們被告知他們具有創造力但創造力很常見時,對行為就沒有負面影響。但是,當人們被告知他們具有獨特的創造力時,就有可能增加他們的不良行為。” 所以,公司應該告訴自己的員工,創造力是所有員工都有的才能,不是少數人特有的天賦。“你要鼓勵的是創造力文化,而不是給有創造力的人特殊待遇。”

其次,增加規則可能對團隊的創造力更有幫助。管理與組織學教授利·湯普森認為:“創意團隊如果能先花點時間制定出明確的書面綱領,確立一個基本規則,最好是一句話,這樣的團隊運作會更好。” 制定了規則的團隊會更靈活,行為上也更積極主動,不會出現每個人都在等著別人採取行動的情況。

第三,要分清什麼時候使用標準,什麼時候使用創意。文章舉了一家連鎖餐廳的例子。一般連鎖餐廳的風格都一樣,但有一家很成功的連鎖餐廳,它的人力資源等方面是由總部統一管理的,但每一家餐廳的風格是獨特的,總部給了每家餐廳充分的自主權。這種做法不僅能給組織帶來創造力,還能增加廚師和經理的忠誠度,因為他們一方面享受著連鎖企業的許多福利,另一方面又能按照自己的風格打造他們經營的餐廳。

 

 

為什麼人不擅長做長遠規劃?

保羅·羅伯茨是美國著名記者,他為包括《滾石》雜誌、《新共和》雜誌、《華盛頓郵報》等知名的媒體撰稿。他最近的一本書是《衝動的社會》。在這本書裡,他分析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在社會中,人和組織都變得越來越短視。他把這種短視稱之為“古老的生理功能和當代現實之間的錯配”。知道了為什麼人會變得短視,和不擅長做長遠規劃,我們才可能避開短視的錯誤。就像查理·芒格說的,如果我知道我會死在哪裡,那我一輩子都不會去那兒。

短視和衝動在跨期選擇的問題上表現得最為明顯。什麼是跨期選擇?它指的是,我們必須對現在和未來的情況進行綜合考慮之後,才能做出的決策。隨便舉幾個例子,比如,我們是把每個月的工資都花掉,還是把錢存起來為以後買房子做準備;應該每天堅持鍛煉身體,還是寧肯日後忍受身體健康不好的痛苦;是在派對上和同事調情,還是為了享受婚姻生活帶來的各種好處而克制這種衝動?

保羅·羅伯茨說,像這類跨期選擇問題我們經常會碰到,它基本上決定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從健康、理財、婚姻、事業。但是這種要綜合未來和現在的跨期選擇,也是人類最容易出錯的決策領域。大部分情況下,我們都很清楚,短暫的滿足和快感,可能會帶來長期的痛苦,但是我們就是沒有辦法抗拒這種即時獎勵的誘惑。

行為經濟學家理查·泰勒給出過一個解釋。泰勒的觀點是,人類的大腦不是一個決策整體,而是兩種同時存在的自我的聯合體。這兩個自我,其中一個是短視的衝動者;另一個是長遠的計畫者,長遠的計畫者的任務,就是管理短視的衝動者,雖然常常不成功。

泰勒的觀點已經被醫學技術證明了。科學家通過掃描人類的大腦揭示了人類決策過程的生理基礎。人類做決策時,負責理性的長遠規劃的部分,由大腦的前額皮質發動。前額皮質屬於人類大腦相對現代的結構,它負責抽象思維和解決複雜問題。衝動決策的部分由大腦的邊緣系統發起,它又被稱作“蜥蜴腦”,主要負責控制人類對危險、性行為及其他與生存密切相關的活動。

前額皮質明白。今天的瘋狂消費或者婚外戀會導致一個月以後的高額成本。蜥蜴腦則完全不考慮未來的後果。因為蜥蜴腦在進化上主要負責處理眼前的危機。未來完全處於蜥蜴腦的盲區之中。2004年,普林斯頓大學一項著名的大腦掃描研究顯示,當實驗物件接受即時獎勵時,他們的大腦邊緣區高亮,也就是這一區域產生了大量的神經活動。當研究者向實驗物件承諾未來給予他們某些獎勵時,實驗物件的大腦邊緣完全不亮。對人類的蜥蜴腦來說,未來的概念根本不存在。

為什麼人類不擅長做“跨期決策”,總是被短期的即時獎勵誘惑,而不考慮長遠後果呢?原因就是,前額皮質和蜥蜴腦是一對完全不匹配的對手,在決策中總是落於下風。

大腦的邊緣系統也就是蜥蜴腦在人類的衝動行為方面起決定作用。當人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大腦的邊緣系統立即啟動一系列強有力的神經活動,促使我們快速行動。大腦的邊緣系統可以釋放多種神經遞質,比如刺激衝動的去甲腎上腺素,以及產生快感的多巴胺。

除此之外,大腦邊緣系統還能通過調控情緒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比如說,當我們看到一個奶油甜甜圈時,大腦邊緣系統只需要幾毫秒,就能讓我們感受到滿滿的愛慕情緒,這種情緒讓整個身體都渴望去採取行動,拿起甜甜圈就吃。

甚至理性的前額皮質也都會受到蜥蜴腦的影響。當蜥蜴腦也就是大腦邊緣系統呼喚我們採取行動時,前額皮質會不由自主地產生一些與衝動相關的思考,而且這些思考都會支援我們做出衝動的行為。這種不自主的思考就是我們的直覺,有時候也被稱為“內心的聲音”。

即使前額皮質沒有被蜥蜴腦影響,它想阻止我們採取行動,不但要提出有說服力的反對觀點,還要製造出足夠的情緒,比如“羞恥心”等。但是,未來的事情常常沒有辦法轉化成當下的強大的情緒。想到十年後變成一個胖子帶來的羞恥感,不如當下馬上吃到奶油甜甜圈的滿足感那麼強烈。

總結一下,也就是說,大腦邊緣系統讓我們對即時快感反應非常強烈,對未來選擇的感受卻很微弱。前額皮質雖然能預見到當下快感可能導致未來的痛苦,但卻缺乏把未來痛苦變成當下刺激的能力。因此,大部分人就會屈從於短視和衝動。

這種短視和衝動其實本來並沒有錯。你想想看,我們的祖先生活在一個食物稀缺、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年月,路上碰到食物,當然是先吃了再說,根本不需要擔心肥胖問題。

但是,現代社會帶來了新的挑戰。

第一個挑戰是,現代社會物質已經極大豐富。如果我們還受蜥蜴腦的綁架,看到甜食就吃,那就一定要面對超重問題了。

第二個挑戰是,在我們的大腦決策系統中,除了蜥蜴腦和前額皮質之間的角力之外,還必須面對外部的對手,也就是,想要賣給你甜甜圈的商家。他們會盡一切可能利用大腦決策系統的弱點,拼命挑動人類的衝動和短視。紐約市前市長邁克爾·布隆柏格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一點,才曾經想要限制商家出售超大杯的碳酸飲料。

以上就是大腦的決策機制和人為什麼不擅長做長遠規劃的原因。希望對你有所啟發,並且幫助你在決策時,更多考慮長期,而不是受到大腦中蜥蜴腦的綁架。

參考來源:《衝動的社會》

作者:李翔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