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東:做內容要把握時代的暗流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馬東:做內容要把握時代的暗流

伴隨著互聯網上新模式的不斷出現,我們消費的內容無論是數量還是種類都變得越來越多。從過去的書和電影、電視劇,到現在社交媒體、短視頻、網劇、網綜、直播等,內容似乎無處不在。而我們每個人在消費的同時,也成為了內容生產者。有的人由業餘製作者跨入到專業生產者行列。可以說,這是個內容消費發生巨大變化的時代。

在混沌商學院的課堂上,作為一個內容產業從業者,馬東分享了他對內容和內容經濟的理解。馬東創立的米未傳媒,製作出了知名網路綜藝節目《奇葩說》。

首先,內容的作用是什麼?為什麼它被人需要?

內容發自於內心,是我們感受世界的方法,解決人的內心焦慮。無論是喜劇還是悲劇,我們從中看到的都是自己。看喜劇,你看到的是荒誕、無奈、一些因為雙方資訊不對稱導致的衝突,哈哈一笑,就釋放了自己。而看悲劇,我們的悲憫是由內而生的,它觸動你的瞬間,就釋放了某種焦慮。

在內容經濟中,不是說所有的內容都一樣,整個內容領域就像一個金字塔,塔尖就是頭部內容,底座就是使用者原創的內容。

其次,用什麼標準來區分頭部的好內容和普通內容呢?

 好的作品也就是頭部內容標準只有一個:能在多大程度上、多大範圍內、何種時間維度上,觸達更多的人心。不是每個人生產的內容都能解決別人的焦慮。普通人創作的內容,同理心不夠,移情能力不足,不能觸達更多的人,只是釋放了自己的苦惱。只有能觸達更多人內心焦慮的東西,才是頭部內容的種子。

對內容產品的需求,也有表面需求和潛在需求之分,表面的需求未必是用戶真實的需求,而潛在的需求是用戶不知道他所不知道的,是說不出來的。如果用一條大河作比喻,所謂的潮流文化,它是存在於表面波浪下面的一條暗流。但這條暗流才是決定一條河能夠起多大的波瀾,能夠走向哪裡的重要力量。那條暗流,是人心所向、共同的痛點與焦慮。摸到它,是文化產品生產的核心。

第三,什麼是內容經濟呢?

過去在文本時代,我們閱讀去體會內容中的感受,而今天我們更多用圖像、視頻方式去感受更多的信息量。當要用影像做產品時,需要太多的人、資金、技術,去完成那個能夠給我們更多信息量的影像。也就是,需要通過市場有效組織去完成,這就是內容經濟。

米未也是一家頭部內容公司,頭部內容和頭部內容公司也不是一回事。頭部內容是一個內容結果,頭部內容公司是一個公司形態,這兩者互為前提。頭部內容公司也未必每個產品都是頭部內容。但是,它生產頭部內容的概率也許比別人高——內容平臺的厚度決定了你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馬東認為,所謂內容生產者,是組織生產者,導演團隊其實是內容生產者。而內容創造者,是內容的源頭,這是兩類人。

頭部的內容生產平臺是不依賴於任何一個具體內容創作者的平臺,它是一個講求效率、方法論、流程和結構的平臺。這個平臺能夠讓更多的內容創作者發揮自己的作用,而合作的方式就是市場化的合作方式。比如米未與奇葩說人氣辯手姜思達的合作,就是共同成立一個公司,姜思達所有的項目都放在這個公司。而姜思達只需要最大限度地創造內容,米未負責嫁接其他的事情。

歸結起來,內容經濟是時代、時間、時機的生意。

時代的生意是說我們在一個文化繁榮的時代,很多人在生產、交換和消費資訊,這就是一個美好的內容經濟時代。

時間的生意是說生產者還是會用KPI、時間節點、項目週期、投入產出比等這些生產要素去衡量內容專案。

時機的生意是說錯過了,就再也沒有那個爆炸點了。馬東希望做節目內容的人要明白,節目是一個生物,你可以生下它,但它怎麼長大,不一定是由節目生產者決定的,它是多種力量結合的產物,不可能完全在控制當中。你在此時、此刻、此種環境遇到了合適的生產素材,產生了一個經典,那麼,你的運氣很好。時過境遷,同樣是這撥人,未必幹得出來。能不能真正幹出來,是命,是運氣。如果你沒有那個命別抱怨,只是時機未到。

以上就是馬東對內容和內容經濟的理解,希望對你有幫助。

參考來源:混沌商學院《馬東:經營<奇葩說>,我對內容經濟本質的3個判斷》

 

馬化騰:網路要與製造深度融合

 

在8月25日舉辦的“2017中國兩化融合大會” 上,騰訊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分享了他對互聯網+製造業未來發展的看法。所謂兩化是指資訊化與工業化。馬化騰說,未來20年,中國製造要走向中國創造,需要互聯網與製造業深度融合。過去兩年中,騰訊推進了“互聯網+”行動計畫,在服務業有許多專案落地。馬化騰認為“互聯網+”是手段,數字經濟是結果,工業製造業將是數字經濟的主戰場,製造業的轉型升級,是新一輪全球數字競爭的關鍵。

而推進“互聯網+製造”需要三個重要的基礎:連接、雲平臺和安全。

第一個基礎是連接,馬化騰認為要打破傳統製造業中的“資訊孤島”,通過更多的連接,形成以用戶為中心的工業互聯網。互聯網的創新,得益於互聯網公司與用戶的連接和交互能力。馬化騰希望,製造業能夠通過動態感知使用者需求,來組織研發、製造和服務,憑藉內生動力,實現智慧製造。生產者和消費者的有效連接,有賴於打通線上線下,把資訊網、銷售網與供應鏈融合起來。

第二個基礎是工業雲平臺。馬化騰認為,現在說“接入雲”,和過去說“插上電”,有同樣的意義。雲將推動製造業的數位化升級,工業企業的“用雲量”,也有可能成為兩化融合的一個重要指標。馬化騰舉例說,三一重工通過騰訊雲,把分佈在全球各地的30萬台設備,接入平臺,能夠即時採集近1萬個運行參數。利用雲計算和大資料,三一重工能夠遠端系統管理設備群的運行狀況,不僅實現了故障維修2小時內到現場、24小時內完成,還大大減輕了庫存壓力。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製造企業也開始實現了向服務企業的轉型升級,甚至還能涉及到供應鏈金融。

第三個基礎是安全。安全問題是製造企業進行數位化轉型的一大顧慮,尤其是工業資訊安全。過去近20年,騰訊運營了海量資料,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技術,馬化騰希望盡可能地將這些能力開放給製造企業。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