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深度學習在中國這麼熱?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為什麼深度學習在中國這麼熱?

 

2017年7月11日,人工智慧創業公司商湯科技宣佈自己完成了4.1億美元的B輪融資。這是全球人工智慧創業公司拿下的最高單筆融資,商湯科技的估值也超過了15億美元。商湯科技創始人湯曉鷗教授8月30日在上海人工智慧創新峰會上發表演講,談了他對全球中國人工智慧技術發展的看法。

湯曉鷗說,為什麼今天在人工智慧領域總能聽到穀歌的聲音,從AlphaGo到自動駕駛?“一個原因是穀歌一年的研發投入是120億美金,這是研發燒掉的而不是整個公司的日常運營花費,正因為這樣,才會有AlphaGo、自動駕駛等技術。2014年谷歌就願意付6.6億美金買一個小初創公司,這個公司只有12個人,沒有任何的產品落地,就是用深度學習在玩遊戲、下棋。他們會花這麼高的價格來買這樣的一家公司。如果在我們中國的商業環境下,可能花幾百萬美金挖人就夠了,這樣肯定經濟效益更好。但是,就不會有後來的AlphaGo了。他們願意投入,就是對原創技術、對人才的尊重,才會有後面的AlphaGo。”

AlphaGo大戰李世乭之後,深度學習技術在中國變得非常火。湯曉鷗說,之前他和投資人講深度學習,沒有人願意聽,也沒有人關心。“但是這盤棋下完之後,投資人開始回過頭和我講什麼是深度學習。”AlphaGo後來在中國和中國圍棋國手柯潔也下了一盤棋,那一周中國媒體鋪天蓋地地報導,但國外媒體只是報導了一下,並不像中國媒體那樣瘋狂。因為, “做原創,第一次做這件事是最重要的。就像捅破窗戶紙一樣,第一下很重要,第二下就不那麼重要了,你已經知道房間裡面發生什麼事情了。”

湯曉鷗說,Deep learning(深度學習)的搜索量,中國比全球任何國家都多,可以想像這在中國有多熱。“為什麼這麼熱?因為我們不懂,我們這麼多年沒有做原創技術。中國有句話‘不明覺厲’,因為你不知道怎麼回事才覺得厲害。還有一句話叫‘文人相輕’,你是文人,你知道他的水準和高度,互相之間會不服氣,如果你都不是文人,哪裡有資格去輕視別人呢。”

 

 

新觀點:對自動駕駛的不同看法

 

蔚來汽車是這一輪互聯網造車浪潮中表現突出的一家。他的創始人李斌是一個連續創業者,他創辦的易車網已經上市,他還是摩拜單車的天使投資人。蔚來汽車的投資人團隊也很豪華,包括了像騰訊、淡馬錫、聯想、紅杉資本、高瓴資本這些知名公司和投資機構。在8月24日的全球汽車AI大會上,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說,自動駕駛的意義,根本不是要把司機這個職業消滅掉,讓大家都來共用汽車從而不需要買車,或者是解決擁堵問題。

自動駕駛在短時間內解決不了擁堵的問題。原因是,首先,擁堵是馬路的供應和對交通量的需求之間的矛盾,自動駕駛汽車很可能在初期加劇擁堵,因為馬路供應沒有增加,但交通量可能增加了。其次,由於不可能一下子實現路上全是自動駕駛汽車,人類司機和自動駕駛的不同駕駛習慣也會增加擁堵。

自動駕駛也不會改變人們擁有汽車的模式。李斌曾經說過,自動駕駛相當於買一輛車送一個司機,而現在的網約車和共用出行,其實更大程度上共用的是司機,而不是汽車。因此,自動駕駛只會增加人們對汽車的購買量。

自動駕駛真正的意義是,使用汽車的體驗會完全不同,人在車上的時間被解放出來。車開始不只是一個交通工具,而是變成一個移動的生活空間和第二起居室。

對於傳統汽車公司和新汽車公司之間的競爭,李斌的看法是,“長期來看,將來的汽車公司和產品一定是軟體定義的汽車,或者是AI定義的汽車。從商業的角度來講,誰擁有這方面的人才,誰就可能勝出。”因此,他認為,這不是簡單的汽車製造或汽車研發的競爭,而是“怎樣建立一個新的機制或者新的文化,能夠讓軟體人才、AI人才在一起很好地工作”。

 

 

投資人王剛朱嘯虎談共用經濟 共用經濟投資

阿裡巴巴出身的天使投資人王剛和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是最近幾年大出風頭的一對投資人。他們共同投資了滴滴出行、ofo共用單車等明星項目。朱嘯虎說,他和王剛的關係是最靠譜的關係,因為是“一起賺過錢的關係”。

8月19日在新媒體36氪舉辦的新共用峰會上,王剛和朱嘯虎一起接受採訪,談他們理解的共用經濟和他們投資共用經濟的邏輯。李翔知識內參從他們的對談中總結出了4點。

首先是他們認為的共用經濟的驅動力是什麼。共用經濟有兩個驅動力,第一個是移動支付。朱嘯虎把移動支付視為最大的驅動力。他說,10年前北京就有人想做共用汽車,但是用戶必須先找地方去付押金,用完了還要找地方付錢,很麻煩。移動支付出現後,掃碼就可以,流程極度簡化。“技術層的完善帶來的機會是巨大的。” 另一個驅動力是消費理念的變化,用戶會越來越習慣“只求使用,不求擁有”。

第二是他們理解的共用經濟的本質。朱嘯虎說:“共用經濟的本質,是利用長尾的兼職供給,帶來差異化體驗和成本優勢,構建出新的平臺和管道。說白了,就是找到新的群眾(供給)跟你一起造反,挑戰原有的強勢管道和平臺。這裡的核心是差異化供給。”

然後,朱嘯虎認為,爭論是共用經濟還是租賃經濟,並不是核心問題。重資產適合共用,輕資產適合租賃。比如滴滴出行就適合共用,因為車是重資產。而單車和充電寶,更適合租賃模式,“做成分時租賃,更容易把控用戶體驗,也更容易把控節奏,迅速鋪大”。

王剛甚至提出,比較輕的資產,可以考慮以租代售。租是切入,售是目的。他舉了自己投的一個共用服裝平臺為例子,用戶可以先租衣服,如果喜歡就買下來。對用戶而言,有充分的時間做購買決策。對公司而言,租也賺錢,售也賺錢。而且,衣服只是入門,還可以從衣服向高毛利的配飾和包去推進。

第三是他們兩個人投資共用經濟時的邏輯。朱嘯虎和王剛認為,在衣食住行領域,都有非常成功的共用經濟公司出來。所有剛需他們都看好。但“關鍵是找到差異化的供給”。比如,愛彼迎(Airbnb)找到的就是差異化的民宿供給,如果有規定說帶廚房的民宿都不准短租,那麼Airbnb的估值要掉一半。差異化供給是核心要素。

但是,依賴於特殊場景的項目會很危險。比如共用雨傘的的重要場景是下雨時在地鐵口;共用籃球的場景是必須在球場邊。朱嘯虎說:“他們不讓你做了或者坐地起價怎麼辦?”

然後,市場大小也很重要。共用單車可以做到每天2000萬單,體量很大。共用籃球、共用小板凳就要差很多。朱嘯虎說:“投資人最大的瓶頸就是時間,我們還是希望能投潛力巨大的項目。”

第四,很多人包括王思聰都不看好,但為什麼他們會投資共用充電寶。最重要的原因是需求真實。對於共用充電寶而言,需求真實存在。朱嘯虎說,自己之前會帶3個充電寶出門,只要看到手機電不到30%,就很焦慮。

王剛則說,共用充電寶符合他一貫喜歡的模式:剛需、高頻、小額大眾。而且,他們投的公司小電有非常好的團隊,“如果走下去發現充電寶的模式真的單一,那就繼續做疊加好了,目前看來模式是通的,賬也是完全算得過來。在大家思考過的能成立的模式裡,我們選了行業中最可能贏的CEO。”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