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方俞敏洪的時間管理 時間管理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新東方俞敏洪的時間管理 時間管理

在上海書展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分享了他如何安排和管理時間。俞敏洪說,在工作時,他每天早上6點多起床,然後會半散步半跑步3000步左右,在跑步時,同時也會聽知識性節目,這樣,等於跑步的時間也沒有浪費。

七點多回來吃完早飯他會去辦公室。路上有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他會用這段時間安排一天的工作,回復前一天的微信和郵件,如果還有時間,他會讀會兒書。

到辦公室之後,因為有路上的準備,所以他已經知道這一點要幹什麼。在辦公室的時間,他基本上是以半小時為單位在使用時間。

晚上回去之後,他會陪孩子聊天散步,然後再工作和讀書一會兒,到12點左右睡覺。

俞敏洪說,他有一個方法是,在一整天的時間安排中,他會有一個主線,比如,如果今天的主線是要讀完一本書,中間出現的任何零碎時間,比如兩次見人之間出現了10分鐘空閒,他都會用來讀這本書。

如果是在外面旅行,他會在早上五六點起來,然後至少工作到八點半。旅行時候,他會到景點或博物館等值得看的地方去看,或者拜訪值得拜訪的人。參觀景點或博物館前,他會先用一小時時間去瞭解今天要看的東西的歷史和現狀,等於自己給自己當導遊。看的同時,如果他發現值得記錄下來寫成遊記,就會同時進行構思。俞敏洪說:“輕鬆和勤奮是不矛盾的,我的輕鬆是一種擠時間的輕鬆,比如說我到別的國家旅行,旅行的同時也在工作,但寫出來的文章你會覺得好像我就是在輕鬆地玩。”

 

 

作家賈平凹是如何工作的

 

65歲的賈平凹是中國最著名的作家之一,代表作包括《廢都》、《秦腔》等。8月23日,亞馬遜宣佈在全球的14大網站同步發行作家賈平凹小說《高興》的英文版。這14個網站覆蓋了183個國家的亞馬遜用戶。《高興》的中文版是賈平凹2007年出版的,描寫的是一個叫劉高興的人,他和家人從農村來到城市打工,如何融入城市的故事。

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賈平凹描述了自己的寫作習慣。最開始的第一步是要“想寫”,尋找到題材,“腦子裡想寫這個東西,就開始寫了”;第二步是構思,構思出一個讓人相信是真的東西;第三步是打草稿,也就是寫第一稿,在草稿階段,有些構思中的人會消失,有些場景會被徹底推翻;第四步是寫第二遍,把草稿中這樣或那樣不對的地方修改過來;第五步是寫第三遍。賈平凹不用電腦,仍然是用筆寫作,“手工活慢得很”。

賈平凹說:“一般情況下,我起碼寫三遍稿,也有個別作品寫四遍、五遍,有好多寫寫就作廢了,寫了幾十萬字就不要了,就從頭再來。我創作以來或者說生命以來,磨難一直多,創作以後的爭議也特別多,要幹一件事情,環境都不是誰給你設計得特別好,反正就是磕磕絆絆地走過來的。”

賈平凹現在差不多兩年多會出版一部長篇小說,但是他仍然覺得自己投入寫作的時間不夠。他說:“現在事多得很,再一個精力不夠,早晨起來寫不上兩小時就要吃飯,吃完飯得睡一會。到北京還不適應,下午就疲勞得不行了,然後到晚上你還得走走路。一天不開會、不見人、不參加任何活動就寫四五個小時。但現在,問題是干擾的事情太多,會也特別多,天天都是活動,天天都坐不下來寫東西,所以說寫東西的過程中,要得罪好多好多人。實際上都是為了空一點時間,寫寫東西。”

當年寫《廢都》時,賈平凹40歲出頭,”那時候沒有什麼干擾,我在一個地方也沒有見識,也沒有娛樂,也沒有朋友,那時候要求自己每天除了吃飯上廁所以外要坐夠10個小時來寫作。”事情太多,擠壓寫作時間,這也算是成名帶來的苦惱。

 

 

劉震雲:一個作家的教育觀 文學教育

作家劉震雲曾獲得過茅盾文學獎,代表作包括《一地雞毛》、《一句頂一萬句》、《我不是潘金蓮》等。導演馮小剛曾把他的作品拍成電影《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蓮》等。接受《南方週末》採訪時,劉震雲談到他的作家之路,以及他對教育的觀點。

可能會讓人感到意外,數學對於他成為作家有很大的幫助。一個幫助是,“數學特別講究嚴密,算了三頁紙,小數點點錯,那就全錯了。寫作的話,一字一句都要寫得特別準確,細緻和嚴密是非常重要的。”另一個幫助是,數學在他1978年高考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當時滿分100他考了80多分,“別人都是社會上顛沛流離過來的,能考十分八分就不錯了”。正是在北大中文系他開始寫作。

劉震雲曾有過一段被編輯退稿的時光。後來回想起來,他說,退稿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你確實寫得不好;還有一種是你寫的不是別人認識的那個好,比如後來大家都誇的小說《一地雞毛》,一開始別人就說不好。劉震雲說:“退稿的時候,你唯一面臨的形勢,就是周邊沒有一個說你能成功的人,那你自己還要不要繼續寫下去?它是一條道路,我沒有別的道路可走,所以得堅持寫。別人有別的道路,像北大那些人,當大官的特別多,成為大商人的也特別多,身價幾百億、上千億的也都有。但這些我都不會幹,所以就在寫作這條路上堅持下來了。”

劉震雲希望到一個貧困山區給一二年級的學生講一堂語文課。他的觀點是,“中國教育如果有問題,就是在課堂上只准老師說話,不准學生說話。發達國家的課堂是老師說,學生也說,形成一種討論的氣氛。其實春秋戰國時是這麼辦的,你讀一下《論語》就知道了,孔子說一段,學生說一段。”而農村的孩子相比城市的孩子會更羞澀,對老師的挑戰就是讓他們也開口說話,共同討論一篇有趣的課文。劉震雲說:“我有信心把它講好,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小時候就是下面坐著的,最前排那個學不會字的學生。”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