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成功與運氣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新書:成功與運氣

 

羅伯特·弗蘭克是康奈爾大學的管理學教授。他曾經寫過一本書《牛奶可樂經濟學》,用經濟學理念來解釋生活中的常見事情。羅輯思維節目也曾經推薦過這本書。他還寫過一本書叫《成功與運氣》,解釋運氣在很多精英人士成功過程中發揮的作用

弗蘭克說,他之所以要寫這本書,是因為他覺得精英主義的態度帶來了很多壞處。精英主義這個詞本來是英國大法官邁克爾·楊(Michael Young)用來諷刺英國教育體系的。邁克爾·楊不喜歡成功人士把成功完全歸結為自己的努力和能力,進而甚至把自己固化為一個特殊的社會階層,把其他人排斥在外。但是沒想到後來精英和精英主義竟然變成了褒義詞。精英認為自己的成功全靠自己,就不會認為自己應該去做公益,或者心甘情願繳稅。他會認為這都是別對人自己的剝削。

有一個試驗最能說明精英主義者這種自以為是。著名作家邁克爾·路易斯在一次演講中引用了這個試驗。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學家把相同性別的受試者分成三人一組,安排到不同房間,要求他們解決一個複雜的道德問題,比如考試作弊。研究者會隨意指定一名成員當組長。半個小時後,研究人員會送進來四塊餅乾。每個人吃一塊餅乾之後,還多出一塊。你猜誰把多的那塊吃掉了?無一例外,全都是組長。邁克爾·路易斯說:“雖然他沒什麼特別的優點,只是30分鐘前被隨機選出,純粹是因為運氣好才當了組長。但這仍然讓他覺得餅乾應該是他的。”

說回到運氣,一個人出生的國家、所在的城市和家庭,本身就是運氣決定的。經濟學家布蘭科·米拉諾維克(Branko Milanovci)估計,半數的全球收入差異僅用兩個因素就能解釋,居住國與該國的收入分配。

羅伯特·弗蘭克舉了一個例子,他曾經在尼泊爾一個小村莊當過志願者。那時候他的廚師是一個叫叫伯克阿曼·雷的當地山地部落年輕人。弗蘭克認為,雷是他見過的最有進取心、最有天賦的人。“他會用茅草蓋屋頂,會修理鬧鐘,會給鞋子換鞋底,會用牛糞、泥土和其他免費原料製成石灰刷牆,會宰羊,還擅長跟本地商販使勁砍價又不惹惱他們。”如果雷生在美國或其他發達國家,他可能會非常成功,比現在富有的多。但在尼泊爾,他連學都沒上過,只能在貧窮中度過一生。

著名作家格拉德威爾在《異類》中還講了很多因為出生而帶來的競爭優勢。比如,美國歷史上造就億萬富翁最多的兩個時期,一個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鍍金時代;另一個是電腦革命。錯過了這兩個時期的聰明人,可謂“生不逢時”。

當然,出生國和時間這個運氣有點大。進一步縮小去看,會發現,即使在同時代頂尖高手間的競爭中,運氣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要理解這一點,首先我們要認識到,承認運氣的作用並不是否認努力和才華。既無才華又不努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獲勝。然後,要承認,最終的贏家往往也得到了運氣的加持。運氣帶來的一點點的優勢,就可以不斷疊加,造成巨大的影響。

為什麼會這樣?羅伯特·弗蘭克的觀點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技術和全球化已經造就了一個贏家通吃市場。

贏家通吃市場中存在著馬太效應。所謂馬太效應,是指強者越強,弱者越弱。任何個體、群體或地區,在某一個方面獲得成功和進步,就會產生一種積累優勢,就會有更多的機會取得更大的成功和進步。

這種最開始的優勢,有極大的可能,是因為運氣好帶來的。心理學家有另一個詞來描述這種現象:光環效應。光環效應,是指人們認為在一個方面表現很好的人或組織,在其他方面也會表現很好。

下面這個試驗可以說明光環效應。社會學家鄧肯·瓦茨設計了一個音樂實驗,他們在網站上貼出了48個獨立樂隊的名字,並選了每個樂隊的一首歌。訪問者可以下載任何一首歌,並且根據喜歡程度評分。研究人員發現,每首歌的命運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最先下載的人對它的反應,如果他們很喜歡,就會形成一種光環效應,然後其他人就很可能也會下載並給予好評。但是如果最初下載者恰好不喜歡,結果就很悲催。這項研究表明,很多歌曲或書籍電影能夠大獲成功,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早期的評論者碰巧喜歡他們。也就是說,許多作品和作者的成功,多多少少是靠運氣。

贏家通吃市場,運氣的作用越來越大。一方面是因為競爭越來越激烈,高手之爭,本來就是分毫之爭。同時,還有杠杆作用的原理。以CEO的薪酬為例,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大公司的CEO薪酬只是普通工人的42倍,今天則是後者的400倍有餘。為什麼會這樣?

設想一下,一家年收入100億美元的公司把它的CEO人選縮小到兩個人,其中一個僅僅比另一個優秀一點點,但卻足以導致公司股價發生3%的變化。微小的差異就能導致額外的3億美元的市值變化。理論上即使給那個稍微優秀一點的CEO開出1億美元的薪酬,也很值。

再舉個例子,一個音樂家比另一個音樂家可能僅優秀一點點,但是加上技術的杠杆作用,前一個音樂家的唱片可以賣出1000萬張,而後一個音樂家的唱片可能就無人問津。

一點小小的優勢,因為杠杆作用的放大,就足以造成看上去差距非常大的影響。

羅伯特·弗蘭克說,互聯網帶來的長尾效應也難以減緩頭部通吃的現象。因為,新技術難以解除另一個重要的限制,也就是人的時間和精力的稀缺性。沒有人會挨個去看亞馬遜裡所有的書,和蘋果應用商店裡所有的APP。大家還是會先從最受歡迎的那些開始看起。

總而言之,羅伯特·弗蘭克想說明,如果你成功了,那很好,但要記住運氣和大環境對你的成功幫助很大,要懂得感恩;但如果沒成功,也不能放棄努力,因為如果不是勤奮和有才華,根本走不到被運氣眷顧的那一步。

參考來源:《成功與運氣》

作者:李翔

 

 

耶魯校長:像狐狸一樣思考

 

耶魯大學校長、社會心理學家彼得·沙洛維(Peter Salovey)在8月26日的耶魯大學新生入學演講上,提到了兩種類型的學習者和思想者:刺蝟和狐狸。微信公眾號“頂思”翻譯了這篇演講。

刺蝟和狐狸的分類法非常著名。它最早來自於西元前7世紀,希臘詩人阿爾洛克斯的一句話:狐狸知道很多事,而刺蝟只知道一件大事。後來英國哲學家以賽亞·伯林把刺蝟和狐狸的說法用來指兩種類型的思想家。狐狸很靈活,會根據當前的狀況,汲取大量其他人的想法和經驗,並作出改變;刺蝟則傾向於對所有變化的現實,都用一種觀點來解釋。“刺蝟堅持一種普遍原則,萬事萬物都堅持用一種理解來解釋。狐狸追求更多知識,無論是相矛盾的還是互相連接的。”

沙洛維說,我們從“偉大的刺蝟”和“偉大的狐狸”身上都可以學到很多。但是,在大學階段,他還是希望同學們能多多效仿狐狸。“通過學習,你可能會用某種觀念或方式來觀察這個世界,但是我建議,多學習不同人的思想、多考慮不同人的觀點。儘量都去嘗試一下,然後找出什麼是最適合自己的。耶魯大學提供的人文教育,最厲害的一點是將你從狹隘的、以職業為導向的學習計畫中解放出來。”

他鼓勵同學多去瞭解不同領域的人是如何思考和理解世界的,並且對不同的觀點,以批判性思考的態度去看待,而不是一味地認同某種觀點。

沙洛維說,像狐狸一樣思考有很多好處。狐狸會仔細傾聽,去參與、去探索,始終保持好奇心。“狐狸不僅從他們認同的觀點中獲取知識,對於一些他們不同意的觀點,狐狸也會說‘帶走’。狐狸是靈活的。面對挑戰時,他們不僅可以做出更好的反應,甚至可以預測到將來可能會遇到什麼困難。”

 

 

馬東:娛樂沒有高下之分

 

米未傳媒創始人馬東在視頻節目《十三邀》第二季裡接受了作家許知遠的採訪。米未傳媒曾製作《奇葩說》等多檔知名綜藝節目。許知遠說,他覺得今天這個時代有一個粗鄙化的傾向,或者說人們不嚮往精緻文化,並且問馬東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馬東回答說,那要看這個粗鄙化是相對於什麼,或者說我們是不是曾經精緻化過。“在1949年之前,中國人的識字率沒有超過5%,從文明整個進程來說都沒有,所以今天我們看待所有我們所說的文化和傳承,透過千年歷史煙霧的,都是那5%的人留下來的。他們是認字的人,他們就是人中的精英。我舉例子,活字印刷,或者活字印刷之前的刻板印刷,板工是不識字的,所以才有板與板之間的很多謬誤。識字是一個非常奢侈的事情,而歷史是由這些人寫的,因為歷史是靠文字傳下來的。如果一個社會一直只有5%的識字率,而且還能夠穿過歲月煙塵,你當然看到的都是精緻的。但是我們不能把它誤認為那是世界的真相,因為其實世界是那95%的人是主體。”

馬東說:“這個世界上大約只有5%的人有願望積累知識,瞭解過去。那95%的人就是在活著,在生活。只是這95%的人今天都有了一個自媒體的權利,而且有了技術通道。所以他們的聲音被你看到了。”

馬東認為,娛樂是沒有高下之分的。“娛樂是人的先天本能,而文化其實是沉澱的結果。文化從來都不是目的,文化是一個結果,把文化當做目的去追求,是崇高的,但卻是本末倒置的。京劇很美,但是梅蘭芳和程硯秋就是(今天的)劉德華和周傑倫。每個時代都有自己時代的娛樂、形式,本質上都一樣。李白那個時代人人寫詩,因為科舉核心就是寫詩,考的就是寫詩,只要你認字你就寫詩,只是李白更好,所以留到了今天,但是不是人人都是李白,而人們對李白,對柳永的喜愛,跟人們今天對高曉松的喜愛沒有差異。”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