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廣昌:我用人的六個標準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郭廣昌:我用人的六個標準

 

複星董事長郭廣昌在自己的微信公號“廣昌看世界”中說,複星用人有六個標準。

第一個標準是“企業家精神”,郭廣昌希望每個同事都能主動對接公司內部的資源,遇到問題時能創造性地去想解決辦法。郭廣昌說:“如果把複星比喻成一個球隊,我們每個人,每個團隊成員,都要保持踢球的狀態,不能懈怠。如果有人不在狀態,可能就會失球,球隊想要贏球就沒那麼容易了。”

第二個標準是學習能力,“現在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新技術的變化、新商業的變化都特別快,所以,唯一的壁壘就是你學習比別人更快,唯一的壁壘就是你不斷創造壁壘。”郭廣昌說,複星是從三無公司走過來的,無技術、無資金、無人才,到今天成為中國最大的民營企業之一,他自己是學哲學的,開始時也不懂怎麼做經營。如何做到的呢?“這些年我們就是一句話,‘邊學邊做’,不斷否定自己,看到問題然後解決問題,就是這樣一步步走過來的。”

第三是不為經驗所困。郭廣昌說,有一類員工是“大白象”,經驗豐富、有一定年齡,工作中也沒什麼錯,但卻沒有創新力,沒有工作熱情。因此,經驗豐富的人做事可能輕車熟路,但思維模式和工作習慣卻可能固化,為經驗所困。

第四個標準是忠誠。郭廣昌說,我們要比別人快0.01秒,還要比別人多堅持0.01秒,“一個人對工作如果沒有耐心,不敢堅持,不去做、不去積累,就做不成事情。”郭廣昌說:“我最不喜歡一直跳槽的人。工作上沒有定力,總覺得現在的平臺不好,這山望著那山高,覺得別人、別的企業更好。他工作做得不好,從來不從自己身上尋找問題,總是把原因歸結於他人,歸結於企業給他的空間不夠……發現問題是很容易的,抱怨和離開也是容易的,真正考驗人的是直面問題,主動想辦法解決問題,而不是一走了之。”

第五,主動競爭。郭廣昌喜歡強調“灰度”的概念。所謂灰度是指,“企業管理有灰度,各個業務團隊之間的業務邊界不是完全清晰,有一定灰度;新業務的發展,邊界也往往不是很清楚。把每個人的職責界定的一清二楚,每個人都像螺絲釘一樣工作,在這個年代是行不通的。”因此,對於每個員工,不要總是問“你要我做什麼,我要怎麼做”,而是要提自己想要做什麼,解決什麼問題。

第六,結果導向。工作是否做出成績,是唯一的標準,也是終極的標準。每個人都要對結果負責。

 

 

張一鳴:今日頭條的用人心法 團隊管理人才

如何選人才是每個組織都會遇到的問題,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在紅杉資本組織的活動中,介紹了今日頭條的用人心法。首先,張一鳴認為,只有不那麼執著于人才的“背景”,公司才有可能打破常規。今日頭條是一個多元化的團隊,張一鳴說:“相對於專業和背景,我們更看重人本身的特質。” 比如,今日頭條的人力資源(HR )負責人曾經是早期投資領域的從業者,他之所以能勝任這個崗位,是因為HR要考察人性,而作為一個投資人,他有很強的“看人”“選人”的能力,看起來好像“專業不對口”,但實際上卻十分匹配。

其次,今日頭條 “提倡人才的‘自驅’,發動集體的智慧。因為企業的價值在於分工和合作,而分工就是讓一個人盡可能把自己負責的工作做好。” 張一鳴說自己在選人的時候,“更看重一個人的基本面,即人品、情商、胸懷、熱情,而管理能力其實是可以培養的”。另外,在面試的時候,張一鳴會重點考察一個人的知識儲備和自學能力。他覺得只要一個人的基本面是好的,管理能力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最後,如果有人沒跟上公司的發展,掉隊了,張一鳴認為先進行調崗,不得已的時候只能讓這個人離職。“遇到這種情況我們會‘攤開了說’,不要執著于遠近親疏、先來後到,要對事不對人。千萬不要做‘好人’,拖得越久反而會對人產生更加負面的影響。”

 

 

新觀點:智慧手機塑造的一代人 心理學青少年文化

珍·M·特文格(Jean M. Twenge)是美國聖地牙哥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她一直都在研究人類世代之間的差異,以及年輕人的心理文化變化。她曾經出版過《我一代》、《自戀時代》等書,她的新書《iGen》研究的是出生在1995年至2012年之間的一代人,她把這代人稱為iGen世代。珍·特文格在《大西洋月刊》上的一篇文章,概述了她的研究。

珍·特文格說:“2012年左右,我注意到青少年行為和情緒狀態突然發生變化,千禧世代(1980年後到2000年出生的人通常被稱為千禧世代)的很多獨有特徵開始消失。以前代際之間的變化都是平穩、緩和地發生的,我沒有見到過這麼突然的變化。”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在2012年,美國人擁有智慧手機的比例超過了50%。千禧時代跟之前世代的最大區別是看待世界的方式,今天iGen世代青少年與千禧世代的不同,除了看世界的方式外,還包括如何度過自己的時間。2017年對5000名美國青少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其中四分之三都有iPhone。

珍·特文格描述了智慧手機對這一世代青少年的三個影響。

首先是他們更宅了,更不渴望獨立。特文格提供了一組資料:2009年時8年級(相當於中國初二)學生出門的次數,都比2015年時12年級(相當於中國高三)學生的出門次數多;2015年只有56%的高三學生外出約會,之前幾個世代這個數字是85%;之前的幾個世代青少年會打零工賺錢,1970年代末,有77%的高三學生邊學習邊打工掙錢,2010年中期,這個數字只有55%。

其次是缺乏面對面社交讓他們通常心情抑鬱。特文格說,從2000年到2015年,每天都和朋友聚一下的青少年人數下降了40%多,同時有研究表明,螢幕活動會帶來較少幸福感,非螢幕活動會帶來較多的幸福感,“青少年看螢幕的時間越多,他們越有可能報告說自己有抑鬱症狀。”

然後,智慧手機也影響了青少年的睡眠時間。特文格說,睡眠專家認為青少年晚上應該睡9個小時左右,少於7個小時屬於睡眠不足。但是,從2012年至2015年,睡眠不足7小時的青少年數量增加了22%。睡眠不足則會導致一系列問題,比如體重增加、高血壓、容易得病、容易出現抑鬱和焦慮等。

所以,特文格說,約伯斯在家裡都不讓自己的孩子們玩iPad,看來是有原因的。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