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領袖競選美國總統的利與弊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商業領袖競選美國總統的利與弊

美國媒體Politico8月2日報導說,公益組織“陳-紮克伯格計畫”(Chan-Zuckerberg Initiative)聘請了希拉蕊·克林頓競選總統時的高級顧問喬爾·博納森(Joel Benenson)。陳-紮克伯格計畫是Facebook創始人兼CEO馬克·紮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陳共同發起成立的。這個舉動再次引發了關於紮克伯格要競選美國總統的猜測。

在此之前,這種猜測就已經很多。2017年1月份時,紮克伯格還聘請了美國前總統奧巴馬2008年競選活動主管大衛·普魯夫(David Plouffe)。紮克伯格還正在進行為期一年的環美旅行。今年1月份時,紮克伯格在自己的Facebook主頁上宣佈這會是自己的“個人年度挑戰”,造訪他沒去過的30個州,跟“更多人聊聊,瞭解他們的生活、工作,聽聽他們對未來的思考”。他去拜訪的人通常是餐廳經理、難民、鋼鐵工人等億萬富翁平時不會接觸到的人。

《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說,普通人近距離接觸這位元大企業家,需要遵守三個規則:1.事先多半沒人通知你紮克伯格要來;2.就算知道他要來,你也不能告訴別人;3.你倆的交流內容不能隨便告訴別人。

這裡有一個例子:4月份時,俄亥俄州的一名鋼鐵工人丹·摩爾接到一個電話,電話中問他,是否願意在五天后招待一位來自加州的億萬富翁慈善家。然後,在客人到訪15分鐘前,57歲的摩爾才知道,要來做客的是33歲的紮克伯格。他們一起吃了從附近餐館中訂的晚餐。摩爾說,離開之前,紮克伯格叮囑他:“要是有記者給你打電話,記得告訴他們我可不打算競選總統。”

然後,2017年5月,紮克伯格在Facebook上發文否認自己想要競選公職。“你們有些人已經問我,(環美旅行計畫)是否意在在競選公職,並沒有。我這麼做,是為了獲得更廣闊的視角,來確保我們能為近20億Facebook使用者提供最好的服務,並通過‘陳-紮克伯格計畫’推動人們平等享有機會。”

但是,擋不住人們一顆八卦的心啊。

《快公司》雜誌之前曾報導過,自從毫無從政經驗的地產大亨唐納德·特朗普戰勝了經驗豐富的政治家希拉蕊·克林頓後,選舉觀察員們就開始把一系列商業精英列為2020年可能考慮參選總統的人員名單。這個名單中包括:星巴克創始人霍華德·舒爾茨、迪士尼CEO鮑勃·伊格爾、達拉斯小牛隊老闆馬克·庫班、知名脫口秀主持人和媒體企業家奧普拉·溫弗瑞,當然,還有Facebook創始人兼CEO馬克·紮克伯格——儘管紮克伯格已經否認了。

那麼,商業領袖競選美國總統的優勢和劣勢分別是什麼?

優勢是,首先,隨著時代變化,CEO在美國人心中的形象已經變了。歷史學家道格拉斯·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說,在過去,富人們會擔心,如果選民感覺富人是在靠金錢操縱選舉,就會引發不滿甚至叛亂。但現在,“我們所處的時代,CEO們就是美國的領頭人。相比某位參議員,多數人對比爾·蓋茨或史蒂夫·約伯斯的故事更感興趣。”希拉蕊·克林頓競選總統時的新聞秘書布萊恩·法倫說:“商人幾乎自然而然被視為強大的經濟風向標和就業機會創造者,這賦予他們一個內在優勢。”

其次,商業領袖們本身就擁有大量擁躉和粉絲。馬克·庫班是社交媒體紅人,擁有近700萬推特粉絲;奧普拉自己就是個媒體名人;星巴克的門店遍佈全美;絕大部分美國人都是Facebook用戶。而且,商業領袖們本身在行銷和推廣方面就很有一手。

第三,越來越多人開始認為,管理大公司的經驗和領導力,會有助於管理政府。馬克·庫班就對《快公司》記者說,他認為傑出的商業領袖懂得如何快速學習,迅速適應自己面對的一切挑戰。

但是,挑戰也不少。

第一要看特朗普總統的四年表現。無論商業領袖們如何看特朗普,他都被視為CEO總統的代表。如果特朗普搞砸了,那麼,商業領袖們必須說服選民,特朗普不能代表所有商業精英,“你不能僅僅說,他這個商人執政搞砸了,但我不會。”

其次,商業領袖們必須面對自己從未面對過的輿論環境。相比于總統競選時期政治記者們對你的衣著、言行、家庭、歷史等的報導和調查,到時候商業領袖們會發現商業記者、分析師和董事會都還算是很溫和很好的人。

第三,競選過公職,然後又失敗的感受,是否是一個過往總是風光無限的商業精英所能承受的?歷史學家布林克利就說:“假設你現在是星巴克的老闆,你會想淪落成一個鎩羽而歸的政治人物嗎?”

最後,針對馬克·紮克伯格這個矽谷企業家,我還有一點特別的看法:矽谷人至今在美國政府中的職務,都沒有做到過部長以上,成就遠不如華爾街人,是有原因的。矽谷人無論公司做到多大,氣質都很中二,就是那種“你知道你們原本都錯了,我才是對的吧”的氣質。上一次總統大選中,關於虛假新聞的事件鬧大之後,最初矽谷精英的反應也是一臉無辜,希望大家接受“技術和平臺都是中立的”的說法。但是,能在民選政府中居於高位的,必定是能站在大多數選民角度思考,甚至迎合選民,為選民的“對”提出“解決方案”的。比如特朗普。

所以,選舉和經營互聯網公司,底層邏輯不同,除非紮克伯格有所變化,否則即使他真的參選,也走不遠。

參考來源:《華爾街日報》(紮克伯格“微服私行”記)《快公司》(奧普拉總統?)紮克伯格聘用喬爾·博納森的報導

作者:李翔

 

 

心理:耶魯脫單秘笈 兩性

財新傳媒主編、得到訂閱專欄“王爍·大學·問”第一季的主理人王爍,在自己的公眾號“BetterRead”寫了一篇文章,介紹了耶魯大學校長薩洛維在心理學入門課上關於愛的理解。

想要獲得愛情,就要創造兩人之間的吸引力。薩洛維把吸引力分成兩大類。第一類是三個“原動力”,這三個原動力幾乎無所不包。第二類是四個“有趣”,意思是雖然沒有原動力那麼普世,但也足夠有趣。

先說三個原動力。第一是離得近(proximity),研究表明,不管是在哪裡,談戀愛的成功率和兩個人住距離明顯成反比,離得越遠越沒戲,越近越有戲。第二是相似(similarity),也就是說,你真正喜歡的是跟你相似的人,無論相似的是家世、品味、興趣還是其他別的東西。第三是熟悉(familarity),熟人變成戀人很常見。

再說四個“有趣”。首先是能幹(competency)。雖然說能幹很有吸引力,但最有吸引力的卻不是那些最能幹的人。反而是那些能幹但不時出點紕漏的人吸引力最大。最有魅力的明星並不完美也是這個道理。其次是顏值(physical attractiveness)。喜歡好看的人是人的天性,很多人不願意承認,但它偏偏就是事實。舉個例子,人們會很在意那些顏值很高的異性對自己的評價,評價高會讓人高興,評價低會讓人生氣。但是,如果是一個顏值不高的異性,對自己的評價高低就完全無所謂。第三是得到-失去情節(gain-loss)。這裡的意思是說,誰對你一直好,不如誰對你的態度從壞變好,更讓你開心。反過來也一樣,誰對你一直很差,不如誰對你從好變成差,更讓你憤怒。第四是是搞錯(mis-attribution),也就是錯誤歸因。你以為那是愛,其實不是,至於是什麼,有無數的可能。王爍認為,我們常說的愛上愛情,可能就是這個意思。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