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在工作時容易分心 職場效率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為什麼我們在工作時容易分心 職場效率

開放式辦公室和社交網路給辦公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讓人們工作時更容易分心了。麻省理工學院電腦科學博士卡爾·紐波特(Cal Newport)在《深度工作:如何有效使用每一點腦力》一書中,分析了人們在工作場所分心的三個原因:

首先,工作時分心會帶來成本,深度工作可以提升價值,這個道理我們都明白,但這些或妨害或有益工作的行為所帶來的影響很難去精確度量。書中以前大西洋傳媒(Atlantic Media)CTO湯姆·科克倫(Tom Cochran)所做的個人實驗為例,2012年,科克倫開始對自己花在電子郵件上的時間感到不安,為了量化這種不安,他開始計算自己每天花了多少時間處理郵件,答案是一個半小時。這個簡單的統計讓科克倫開始思考,整個大西洋傳媒的員工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去傳輸資訊,而不是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紐波特認為,任何企業都很難對抗趨勢的變化,比如協作辦公和內部大量的即時通訊消息,“在這種趨勢中,深度工作似乎特別脆弱。”

第二,工作時人們期待自己發出資訊後立刻得到回饋,很多職場專業人士都認為收到郵件後一小時內回復很重要。在紐波特看來,這種線上文化之所以盛行,是因為比較容易。當你處理問題時,能夠立刻得到回復,那工作自然會比較順利;時刻線上也讓你的社交軟體或收件箱來管理你的一天:迅速回復最新的郵件,即使其他事情堆在旁邊,卻一直感覺自己很有生產力。

第三個原因就是以忙碌代表生產力。很多知識工作者想證明自己在團隊中的生產力,但又沒有明確的指標可以證明自己工作的價值,於是他們的做法就變成了,用明顯可見的方式做很多事。比如,隨時都在收發郵件,安排時間參加會議,在社交軟體上幾秒鐘內回復消息等等。所有這些行為都能讓人覺得你很忙。“如果你以忙碌代表生產力,那麼這些行為對說服自己和別人相信你很稱職可能很重要。” 雅虎前CEO瑪麗莎·梅耶爾就曾對員工說過:“如果我看不到你忙碌,我就假設你沒有生產力。”紐波特認為這種觀念過時了,知識工作不像生產流水線,而且從資訊中摘出價值是一種與忙碌不相干、不能用忙碌證明的活動。 他以沃頓商學院最年輕的教授亞當·格蘭特為例,格蘭特經常斷絕與外界的聯繫,專心寫論文,這種行為與公開的忙碌恰恰相反,“如果格蘭特為雅虎工作,梅耶爾可能會開除他。”

 

 

方法:如何用情緒細微性提升情商 心理學情商

不管是在生活還是工作中,情商都非常重要。但有些人對情商的理解是有誤區的,所以很難提高自己的情商。得到訂閱專欄“馬徐駿·世界名刊速讀”介紹了《鸚鵡螺》雜誌(7/8月刊)的一篇文章,標題是《正確認識情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 Needs a Rewrite),文章作者麗薩·巴雷特(Lisa Barrett)是西北大學的心理學教授,研究的主要方向就是情緒。

情商的這個“情”字,指的是是對別人情緒的探查和對自我情緒的把控能力。巴特雷在文章中介紹了一種能力,在心理學上叫做“情緒細微性”,指的是我們在不同的情況下,區分並識別出自己感受的能力。它是決定一個人情商高低的關鍵。

高情緒細微性的人,能準確識別並且描述出自己的情緒。比如說同樣是驚訝,在他們的概念中分成吃驚、驚訝、驚呆、震驚,以及驚嚇等等。這幾個詞,如果你一下子就能聽出區別,說明你的情緒細微性就比較高。 高情緒細微性的人,對自己的情緒有著非常細緻的識別和描述能力,能說明白自己的感受,並且能針對自己的情況想出相對應的解決辦法。

而低情緒細微性的人,情緒對他們來說只是很含糊、很籠統的感受。他們會說“我感覺特別糟糕”這樣的話。他們在每一次感覺不好的時候,產生的都是相同的反應,不知道自己當下的情緒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要怎麼解決。這就很容易陷入被情緒控制的困境中,讓情緒左右自己的行為。

那怎麼能訓練自己的情緒細微性呢?文章給了一個方法,就是學習情緒概念的相關詞彙和它們的具體含義,比如,剛才說的幾個和“驚訝”有關的詞,每個詞的程度都不一樣。耶魯大學情緒智慧中心的研究顯示,孩子在學校裡,只要通過學習更多的情緒概念,就能改善自己的情緒管理能力。而且文章還說,如果對自己的母語太熟悉,可以去學習外語中表示不同情緒的詞,這樣也能幫你更細緻地去體會別人的情緒,以及你自己的情緒。

 

 

觀點:可以學習日本的安定精神 歷史

哈佛大學教授、歷史學家傅高義出版過很多本寫日本和中國的書。他也是美國影響力最大的中國和日本研究學者之一。比如,他曾出版過當年在美國轟動一時的《日本第一》,主張美國要向日本學習;他用了十年時間撰寫的鄧小平傳記《鄧小平時代》,在中國也很受歡迎。

接受《南方週末》採訪時,傅高義說,他當年出版《日本第一》,並不是說日本會成為世界第一的經濟大國,而是說日本的社會組織非常好,值得學習。比如日本年輕人普遍教育水準很高;日本的醫療制度很好;犯罪率很低。“中國的很多孩子在美國念書,但日本人卻希望留在日本。”

他認為,中國需要學習日本的安定精神,“日本有安定的生活;貧富差距的問題不算很大;福利制度不錯,基本每個人都看得起病”;中國需要向美國學習的地方是美國的教育制度,“為什麼哈佛的水準比較高?美國人有自己的做法,他們讓全世界的人來到這裡,表達他們不同的看法。”

傅高義正在準備寫一本從隋唐到今天的中日關係歷史。他說:“日本人寫書,中國人不相信;中國人寫書,日本人不相信。有時候旁觀者更清。我是旁觀者,我喜歡中國,也喜歡日本,我的目標就是寫比較客觀的書。”

 

 

[ERP X EC] [POS + 電商] 行業別雲端系統   規劃/設計/建置 資料整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